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煤矿矿长黑名单:13人终身不得担任煤炭行业矿长

  • 分类:旅游

本报讯 (记者王冬梅)国家安全监管总局21日发布公告,根据有关规定,张光伟、陈胜华等13人终身不得担任煤炭行业的矿长(董事长、总经理)。这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首次发布煤矿矿长“黑名单”。  “此次公布煤矿矿长‘黑名单’,旨在严格执行安全生产法,深刻吸取事故教训,严厉追究相关责任。”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负责人说。  据了解,2010年7月9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规定,对重大、特别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负有主要责任的企业,其主要负责人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企业的矿长(董事长、总经理)。  去年12月1日新修订实施的《安全生产法》,对安全生产事故追责力度大幅提升,其中明确规定,对生产经营单位发生重大、特别重大生产安全事故负有责任的主要负责人,将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首批被列入煤矿矿长“黑名单”的13人,均为2014年度发生重大生产安全事故煤矿的矿长(董事长、总经理),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具体如下:张光伟、陈胜华、严邦进、辜琪林、刘永军、冉旭、王永清、于清泉、李红兴、卢立绵、李庆刚、刘永健、杨继忠。(原标题:13人终身不得担任煤炭行业矿长)编辑:

25日下午,随着埃塞俄比亚航空ET684航班徐徐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百名红通”嫌犯钱增德成功落网。钱增德被法警押下舷梯、押进警车,似乎很平静。追逃人员告诉记者,就在12小时前,此人曾激烈反抗甚至伤人,远不像眼前看上去这么老实。  潜逃9年的钱增德在非洲能耐不小,强行遣返之际差点因一纸释放令前功尽弃,有关部门不得不通过第三国转移其回国。记者采访多名追逃人员,还原了此次追逃的曲折过程。    1963年出生的钱增德,曾经是淮安当地风云人物。他曾任江苏中淮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家国企改制后也归到他的名下。淮安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现初步查明,1995年3月至2005年3月期间,钱增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就在检察机关侦查期间,钱增德于2006年3月仓皇潜逃出境至非洲。  “他选择非洲,是有原因的。”省追逃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中淮公司此前在肯尼亚、苏丹等非洲国家有不小投资,钱增德对当地也十分熟悉,因此选择那里作为藏身地。  钱增德的选择“很有眼光”,他混得“风生水起”,在肯尼亚开有高档酒店、餐厅、赌场等,还“聪明”地与当地上层搞好关系,甚至戴上了“荣誉公民”的光环。这种在当地“通天”的关系,给国际追捕造成了不小麻烦。  虽在万里之外,执法机关从未忘记这名在逃嫌犯。钱增德潜逃后,淮安市检察机关曾多次试图劝返未果。去年“猎狐行动”中,钱增德被列为重点对象后,惶恐不安,曾多次联系大使馆表示愿意投案,并主动退缴了50万元赃款,却对有关部门最大限度从宽的承诺置之不理,一直漫天要价。“他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回国后取保候审、不采取强制措施;二是只判缓刑。”省追逃办相关人士说:“法律不可以拿来讨价还价,但如果主动投案,可以考虑从轻处理。”  今年3月,检察机关再次动员其亲属赴肯尼亚做其工作,同样无功而返。4月,钱增德成为“百名红通”排名第93的嫌犯。    鉴于钱增德主动投案诚意不足,为维护法律尊严,中央、江苏及淮安市有关部门,在中央追逃办、外交部、公安部指挥下,决定采取果断措施将其抓捕并遣返回国。  “前方最新消息说:钱增德反抗得厉害,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否能上飞机,我们先部署一下预案。”24日子夜,江苏省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连夜在南京召开紧急碰头会,各方迅速集结协商如何交接押解。25日11:30,中央追逃办再次在上海召开协调会,根据前方消息,进一步调整和细化方案。  旁听中记者了解到,当地有关部门经过艰苦努力,依法扣留了钱增德。但就在准备将其押上飞机时,不甘就擒的钱增德拼命反抗,躺在地上耍赖不肯走,甚至拳打脚踢打伤一名我方人员。钱妻随即带着律师和一纸释放令赶到机场,大喊大叫要求放人,双方对峙起来。前方立即多方协调,重申我方立场,反复强调钱是国际“红色通缉令”人员,扣押并遣返其符合规定。机场警卫随后将钱妻等人赶出机场。但原定回国航班已经起飞,怎么办?  “钱妻就等在机场外,出机场可能发生意外,所以我们不出机场,将钱转移到了第三国。”25日上午,中央追逃办在介绍前方情况时说,方案调整后,先将钱增德转移到他势力比较小的第三国,然后再回国。前后方各有关部门彻夜未眠协调此事,终于让钱增德登上了回国飞机。  ET684起飞,江苏追逃办上下也在紧张落实各种预案。25日13:30,记者来到浦东机场,淮安市检察院多部警车已到达机场待命,其中有一部囚车。淮安市检察院相关人士说,已经细致准备了沿途多套预案,包括吃饭、如厕、医疗等,一办完手续立即将其押往淮安市看守所。    15:30,各有关部门与机场边检、海关等部门一起赶往航班预定停机位。记者看到,警车、救护车等围绕舷梯排开,“钱增德有心脏病,这样准备以防万一。”省追逃办相关人士说。  原定15:15降落,但降落时间一直在变,等待让人心焦。直到16:28,传来了航班降落的消息。“终于降下来了,心一下就凉快了。”一名省追逃办工作人员说,“毕竟这是中国的土地!”  17:00,涂着三色尾翼的ET684滑行到停机位,边检立即上机确认,记者看到,钱增德的身份证明并非护照,而是大使馆出具的回国证明。17:20,待全部乘客下完,中央追逃办工作人员和两名淮安市检察院法警进入机舱。17:30,钱增德被押出舱门,押进警车。记者注意到,他神情平静,十分配合,与此前负隅顽抗的形象相去甚远。  钱增德甚至感慨:“听到乡音很亲切。”他并不认识这些检察官,但这些检察官为追捕他归案已隔空较量了9年时间。17:50,浦东机场T2航站楼,淮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徐建国庄严宣读了逮捕决定书,钱增德签字后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与预料相反,钱增德既不垂头丧气,也不沉默寡言,他形容如此回国“感慨万千”。在国外,钱增德也想过回来。“哪个不想回家呢?”但侥幸心理让他未付诸行动。记者问他,有没有想过可能会落网。钱增德坦言:“想过,很早以前就想过,包括今天这个场面。国家行为,个人是抗拒不了的。”  中央追逃办有关人员介绍说:钱增德案是“百名红通”发布以来,外逃人员被强制遣返的典型案件,是国际合作追逃的成功范例,意义非同小可,表明“劝返”之外还有“遣返”。省追逃办负责同志说:钱增德是继“百名红通”首名落网者戴学民之后,我省第二个落入法网的“上榜”人员。两级追逃办相关人士都请本报记者转告:钱增德落网再次表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外逃人员如不早日回国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追回并绳之以法。 本报记者 陈月飞(原标题:

法制网北京6月24日讯 记者陈丽平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今天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作关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主要问题修改情况的汇报。新草案规定,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构成危险驾驶罪。  去年10月举行的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九)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会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将草案印发各省(区、市)和中央有关部门、部分高等院校、法学研究机构等单位征求意见。中国人大网站全文公布草案征求社会公众意见。全国人大法律委、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召开座谈会,听取全国人大代表、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同时,还到四川、新疆、山东、安徽等地进行调研。  原草案第七条对现行刑法规定的危险驾驶罪作了修改。在上次审议时,有的常委会委员提出,实践中有的接送学生的校车管理不规范,严重超员、超速从而发生恶性事故,严重危及学生的人身安全,社会影响恶劣,应当增加规定为犯罪;公路客运、旅游客运等从事旅客运输业务的机动车超员、超速的,极易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应明确规定为犯罪;对客运车辆、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危险驾驶犯罪负有直接责任的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也应增加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法律委员会经同有关部门研究,建议将草案第七条修改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同时,增加规定:“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前款第三项、第四项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原标题: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又有新修改 校车严重超载超速将构成犯罪)编辑:

【熊艾春同事:他精神出现障碍 写诗水平不敢恭维】耒阳市文联工作人员称,刚了解到的事,“他十几天前出现精神障碍,很亢奋,需要药物才能控制”。他在之前的工作中很冷静有魄力,“工作上做的很好,之前他也写诗,水平我不敢恭维”,但他之前写的没有发到网上。

京华时报讯曾 因含冤入狱11年无罪释放获65万元国家赔偿而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南农民赵作海,近日再次回归公众视野时,赔偿款耗尽,生活困顿。赵作海坦言:经历过传销、投资骗局等以后,彻底明白自己不适合经商,如果这次投资失利的钱能拿回,自己就回农村老家种地,要是钱拿不回来就出去流浪。与此同时,妻子因为不堪外界的非议和压力,欲和他离婚,这让他“非常难过”。   昨天,记者在河南商丘老城区一出租屋里见到赵作海时,他正独自一人坐在屋里,默默地抽烟,面容疲惫、忧愁。身旁桌子上放着调料瓶、装着剩饭菜的碗碟等,沙发上放着一些衣物被褥,颇为凌乱。  赵作海告诉记者,2013年,经人介绍,他开始往商丘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投钱,最后一笔钱总共30万元,包括部分赔偿金和之前赚的利息。他妻子李素兰也将自己的10万元积蓄一并投入。  “俺两口子放了40万块钱。为啥放在那个地方?为了想吃点利息。”赵作海说,钱放家里是死钱,花得太快。  “投资公司运营得很好,每月都是提前一天或者两天就把利息打过来了。我们一放就是一年的期限,1万块钱每月利息就是200块钱,我们就是吃个利息。”李素兰也说,他们都60多岁,年纪大了,做生意也不容易,打工没有人要,又怕手里的钱花完了,将来没有收入,但没想到钱投出去以后收不回了。  原本,赵作海在经历过传销骗局后,曾在商丘干过环卫工,虽然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工资,当那时他认为靠劳动吃饭,心里踏实、愉快。后来因为道路改造,每天起早贪黑不说,上下班还需要绕很远的路,实在不便,他就辞了职。之后就指望着投资回报的利息生活,可半年前,投资失利,什么都没有了。    依靠利息生活的赵作海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前几日,他去要账,却遭遇推搡,病倒入院,一起要账的人凑了2000块钱给其看病,病情稍微好转,就赶紧出院回了家。失去了生活来源,赵作海的生活陷入困顿,如今房屋租赁费已经拖欠了几个月,迟迟交不上去。  近日,备受打击的赵作海,大多时候呆在家里,默默地抽烟,静静地回想出狱以来经历的一系列变故、骗局。“我也想明白了,自己不适合经商,要是钱(投资款)能要回来,也不再投资,不再干其它的了。我回到农村,回到以前,还能维持生活。要是没有这个钱的话,我就当一个乞丐,流浪街头。”    赵作海有了最坏的打算,但却得不到妻子李素兰的响应,她说,要跟赵作海离婚。  “钱讨回来讨不回来,我都不跟赵作海生活了。”李素兰说,当年赵作海在她和女儿危难之时收留了自己,说明他很有爱心,自己为了报答他,就跟赵作海结合了。5年来,洗头、洗脚、捶背……自己打工养活自己的同时,还无微不至地照顾赵作海,尽量弥补他的伤痛,让他开心过晚年。但没想到外界都说自己不是好女人,一些侮辱和谩骂不堪入耳,自己受不了了,“坚决要离婚”。说到委屈之处,李素兰甚至泪流满面。  听着妻子的哭诉,赵作海沉默了很久,无奈又木讷地说:“外界一些非议,妻子顶不住了,要跟我离婚,我也非常难过。”  (钟欣)(原标题:赵作海想回家种地或流浪)编辑:

煤矿矿长黑名单:13人终身不得担任煤炭行业矿长

本报讯 (记者王冬梅)国家安全监管总局21日发布公告,根据有关规定,张光伟、陈胜华等13人终身不得担任煤炭行业的矿长(董事长、总经理)。这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首次发布煤矿矿长“黑名单”。  “此次公布煤矿矿长‘黑名单’,旨在严格执行安全生产法,深刻吸取事故教训,严厉追究相关责任。”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负责人说。  据了解,2010年7月9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规定,对重大、特别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负有主要责任的企业,其主要负责人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企业的矿长(董事长、总经理)。  去年12月1日新修订实施的《安全生产法》,对安全生产事故追责力度大幅提升,其中明确规定,对生产经营单位发生重大、特别重大生产安全事故负有责任的主要负责人,将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首批被列入煤矿矿长“黑名单”的13人,均为2014年度发生重大生产安全事故煤矿的矿长(董事长、总经理),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具体如下:张光伟、陈胜华、严邦进、辜琪林、刘永军、冉旭、王永清、于清泉、李红兴、卢立绵、李庆刚、刘永健、杨继忠。(原标题:13人终身不得担任煤炭行业矿长)编辑:

25日下午,随着埃塞俄比亚航空ET684航班徐徐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百名红通”嫌犯钱增德成功落网。钱增德被法警押下舷梯、押进警车,似乎很平静。追逃人员告诉记者,就在12小时前,此人曾激烈反抗甚至伤人,远不像眼前看上去这么老实。  潜逃9年的钱增德在非洲能耐不小,强行遣返之际差点因一纸释放令前功尽弃,有关部门不得不通过第三国转移其回国。记者采访多名追逃人员,还原了此次追逃的曲折过程。    1963年出生的钱增德,曾经是淮安当地风云人物。他曾任江苏中淮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家国企改制后也归到他的名下。淮安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现初步查明,1995年3月至2005年3月期间,钱增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就在检察机关侦查期间,钱增德于2006年3月仓皇潜逃出境至非洲。  “他选择非洲,是有原因的。”省追逃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中淮公司此前在肯尼亚、苏丹等非洲国家有不小投资,钱增德对当地也十分熟悉,因此选择那里作为藏身地。  钱增德的选择“很有眼光”,他混得“风生水起”,在肯尼亚开有高档酒店、餐厅、赌场等,还“聪明”地与当地上层搞好关系,甚至戴上了“荣誉公民”的光环。这种在当地“通天”的关系,给国际追捕造成了不小麻烦。  虽在万里之外,执法机关从未忘记这名在逃嫌犯。钱增德潜逃后,淮安市检察机关曾多次试图劝返未果。去年“猎狐行动”中,钱增德被列为重点对象后,惶恐不安,曾多次联系大使馆表示愿意投案,并主动退缴了50万元赃款,却对有关部门最大限度从宽的承诺置之不理,一直漫天要价。“他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回国后取保候审、不采取强制措施;二是只判缓刑。”省追逃办相关人士说:“法律不可以拿来讨价还价,但如果主动投案,可以考虑从轻处理。”  今年3月,检察机关再次动员其亲属赴肯尼亚做其工作,同样无功而返。4月,钱增德成为“百名红通”排名第93的嫌犯。    鉴于钱增德主动投案诚意不足,为维护法律尊严,中央、江苏及淮安市有关部门,在中央追逃办、外交部、公安部指挥下,决定采取果断措施将其抓捕并遣返回国。  “前方最新消息说:钱增德反抗得厉害,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否能上飞机,我们先部署一下预案。”24日子夜,江苏省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连夜在南京召开紧急碰头会,各方迅速集结协商如何交接押解。25日11:30,中央追逃办再次在上海召开协调会,根据前方消息,进一步调整和细化方案。  旁听中记者了解到,当地有关部门经过艰苦努力,依法扣留了钱增德。但就在准备将其押上飞机时,不甘就擒的钱增德拼命反抗,躺在地上耍赖不肯走,甚至拳打脚踢打伤一名我方人员。钱妻随即带着律师和一纸释放令赶到机场,大喊大叫要求放人,双方对峙起来。前方立即多方协调,重申我方立场,反复强调钱是国际“红色通缉令”人员,扣押并遣返其符合规定。机场警卫随后将钱妻等人赶出机场。但原定回国航班已经起飞,怎么办?  “钱妻就等在机场外,出机场可能发生意外,所以我们不出机场,将钱转移到了第三国。”25日上午,中央追逃办在介绍前方情况时说,方案调整后,先将钱增德转移到他势力比较小的第三国,然后再回国。前后方各有关部门彻夜未眠协调此事,终于让钱增德登上了回国飞机。  ET684起飞,江苏追逃办上下也在紧张落实各种预案。25日13:30,记者来到浦东机场,淮安市检察院多部警车已到达机场待命,其中有一部囚车。淮安市检察院相关人士说,已经细致准备了沿途多套预案,包括吃饭、如厕、医疗等,一办完手续立即将其押往淮安市看守所。    15:30,各有关部门与机场边检、海关等部门一起赶往航班预定停机位。记者看到,警车、救护车等围绕舷梯排开,“钱增德有心脏病,这样准备以防万一。”省追逃办相关人士说。  原定15:15降落,但降落时间一直在变,等待让人心焦。直到16:28,传来了航班降落的消息。“终于降下来了,心一下就凉快了。”一名省追逃办工作人员说,“毕竟这是中国的土地!”  17:00,涂着三色尾翼的ET684滑行到停机位,边检立即上机确认,记者看到,钱增德的身份证明并非护照,而是大使馆出具的回国证明。17:20,待全部乘客下完,中央追逃办工作人员和两名淮安市检察院法警进入机舱。17:30,钱增德被押出舱门,押进警车。记者注意到,他神情平静,十分配合,与此前负隅顽抗的形象相去甚远。  钱增德甚至感慨:“听到乡音很亲切。”他并不认识这些检察官,但这些检察官为追捕他归案已隔空较量了9年时间。17:50,浦东机场T2航站楼,淮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徐建国庄严宣读了逮捕决定书,钱增德签字后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与预料相反,钱增德既不垂头丧气,也不沉默寡言,他形容如此回国“感慨万千”。在国外,钱增德也想过回来。“哪个不想回家呢?”但侥幸心理让他未付诸行动。记者问他,有没有想过可能会落网。钱增德坦言:“想过,很早以前就想过,包括今天这个场面。国家行为,个人是抗拒不了的。”  中央追逃办有关人员介绍说:钱增德案是“百名红通”发布以来,外逃人员被强制遣返的典型案件,是国际合作追逃的成功范例,意义非同小可,表明“劝返”之外还有“遣返”。省追逃办负责同志说:钱增德是继“百名红通”首名落网者戴学民之后,我省第二个落入法网的“上榜”人员。两级追逃办相关人士都请本报记者转告:钱增德落网再次表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外逃人员如不早日回国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追回并绳之以法。 本报记者 陈月飞(原标题:

法制网北京6月24日讯 记者陈丽平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今天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作关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主要问题修改情况的汇报。新草案规定,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构成危险驾驶罪。  去年10月举行的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九)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会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将草案印发各省(区、市)和中央有关部门、部分高等院校、法学研究机构等单位征求意见。中国人大网站全文公布草案征求社会公众意见。全国人大法律委、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召开座谈会,听取全国人大代表、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同时,还到四川、新疆、山东、安徽等地进行调研。  原草案第七条对现行刑法规定的危险驾驶罪作了修改。在上次审议时,有的常委会委员提出,实践中有的接送学生的校车管理不规范,严重超员、超速从而发生恶性事故,严重危及学生的人身安全,社会影响恶劣,应当增加规定为犯罪;公路客运、旅游客运等从事旅客运输业务的机动车超员、超速的,极易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应明确规定为犯罪;对客运车辆、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危险驾驶犯罪负有直接责任的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也应增加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法律委员会经同有关部门研究,建议将草案第七条修改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同时,增加规定:“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前款第三项、第四项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原标题: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又有新修改 校车严重超载超速将构成犯罪)编辑:

【熊艾春同事:他精神出现障碍 写诗水平不敢恭维】耒阳市文联工作人员称,刚了解到的事,“他十几天前出现精神障碍,很亢奋,需要药物才能控制”。他在之前的工作中很冷静有魄力,“工作上做的很好,之前他也写诗,水平我不敢恭维”,但他之前写的没有发到网上。

京华时报讯曾 因含冤入狱11年无罪释放获65万元国家赔偿而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南农民赵作海,近日再次回归公众视野时,赔偿款耗尽,生活困顿。赵作海坦言:经历过传销、投资骗局等以后,彻底明白自己不适合经商,如果这次投资失利的钱能拿回,自己就回农村老家种地,要是钱拿不回来就出去流浪。与此同时,妻子因为不堪外界的非议和压力,欲和他离婚,这让他“非常难过”。   昨天,记者在河南商丘老城区一出租屋里见到赵作海时,他正独自一人坐在屋里,默默地抽烟,面容疲惫、忧愁。身旁桌子上放着调料瓶、装着剩饭菜的碗碟等,沙发上放着一些衣物被褥,颇为凌乱。  赵作海告诉记者,2013年,经人介绍,他开始往商丘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投钱,最后一笔钱总共30万元,包括部分赔偿金和之前赚的利息。他妻子李素兰也将自己的10万元积蓄一并投入。  “俺两口子放了40万块钱。为啥放在那个地方?为了想吃点利息。”赵作海说,钱放家里是死钱,花得太快。  “投资公司运营得很好,每月都是提前一天或者两天就把利息打过来了。我们一放就是一年的期限,1万块钱每月利息就是200块钱,我们就是吃个利息。”李素兰也说,他们都60多岁,年纪大了,做生意也不容易,打工没有人要,又怕手里的钱花完了,将来没有收入,但没想到钱投出去以后收不回了。  原本,赵作海在经历过传销骗局后,曾在商丘干过环卫工,虽然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工资,当那时他认为靠劳动吃饭,心里踏实、愉快。后来因为道路改造,每天起早贪黑不说,上下班还需要绕很远的路,实在不便,他就辞了职。之后就指望着投资回报的利息生活,可半年前,投资失利,什么都没有了。    依靠利息生活的赵作海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前几日,他去要账,却遭遇推搡,病倒入院,一起要账的人凑了2000块钱给其看病,病情稍微好转,就赶紧出院回了家。失去了生活来源,赵作海的生活陷入困顿,如今房屋租赁费已经拖欠了几个月,迟迟交不上去。  近日,备受打击的赵作海,大多时候呆在家里,默默地抽烟,静静地回想出狱以来经历的一系列变故、骗局。“我也想明白了,自己不适合经商,要是钱(投资款)能要回来,也不再投资,不再干其它的了。我回到农村,回到以前,还能维持生活。要是没有这个钱的话,我就当一个乞丐,流浪街头。”    赵作海有了最坏的打算,但却得不到妻子李素兰的响应,她说,要跟赵作海离婚。  “钱讨回来讨不回来,我都不跟赵作海生活了。”李素兰说,当年赵作海在她和女儿危难之时收留了自己,说明他很有爱心,自己为了报答他,就跟赵作海结合了。5年来,洗头、洗脚、捶背……自己打工养活自己的同时,还无微不至地照顾赵作海,尽量弥补他的伤痛,让他开心过晚年。但没想到外界都说自己不是好女人,一些侮辱和谩骂不堪入耳,自己受不了了,“坚决要离婚”。说到委屈之处,李素兰甚至泪流满面。  听着妻子的哭诉,赵作海沉默了很久,无奈又木讷地说:“外界一些非议,妻子顶不住了,要跟我离婚,我也非常难过。”  (钟欣)(原标题:赵作海想回家种地或流浪)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4-17 07: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