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消防员给家人打电话:妈妈我够呛 炸到了内脏

  • 分类:旅游

记者杨育才  晨报讯 昨天晚上,天津滨海区泰达医院四楼手术室外,消防员刘斌的家属正在焦急地等待手术的结果。  26岁的刘斌,天津港公安局消防四大队消防员,单位距离爆炸点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不到200米。8月12日深夜不到11点,队里接到报警,随即派出4辆消防车,约20多名官兵火速赶往。  刘斌和战友们第一批冲进了火海。浇完一盘水后,刘斌返回取第二盘水,并由此躲过了最猛烈的第二次爆炸。尽管距离爆炸点稍远一些,但巨大的冲击波仍将刘斌击倒在地。身受重伤的刘斌,无法继续参与救援。在群众的救助下,刘斌和其他受伤的战友被送往泰达医院。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刘斌借用群众的手机向家里报了个信: “妈妈救我,我够呛,我炸到了内脏。”  接到电话之后,刘斌的父母立即从老家蓟县赶往医院。“凌晨1点半左右到的,他还在急诊病房,能简单说几句话,腹内有积血,肋骨骨折,没法吃东西,很虚弱,医生也不让多说话。”刘父说,刘斌只向他们简单回忆了救火的情况,“最近的战友离爆炸点只有50多米,爆炸之后,有些战友没能出得来。最开始只知道是火灾, 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哪有人想到会爆炸?”  在医院的“武警家属集中点”,一位家属有些激动地说,他和妻子中午抵达医院后,四处打听,但一直没有自己儿子的消息。另一位刘姓消防员的家属,最开始接到电话,得知其儿子在泰达医院动手术,但苦等4个多小时之后,一名武警战士告诉他,这名消防员只 是和他儿子同名,不是同一个支队的。听说此言后,这名家属几乎瘫倒在地,武警战士赶紧扶他坐下,含着泪安慰他。

记者 郁文艳  晨报讯 申城连日高温,晴空万里之下,一个“隐形杀手”正在危害着人们的健康,它就是臭氧。昨天下午,上海市环境监 测中心网站显示,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于下午1点达到最高数值,为134,主要污染物为臭氧。今天下午臭氧污染还会继续,根据预报,指数将达到 105-125。  据市环境监测中心监测,从7月25日至8月4日,上海已经连续11天臭氧污染,其中6天中度污染,5天轻度污染。在目前的 11天臭氧污染中,污染指数最高的是8月4日,达到了181。臭氧污染是伴随着午后气温升高、阳光日益强烈而上升的,中午11点以后,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便 会陡升,空气中的主要污染物也变转为O3,直至傍晚5点太阳日渐西下,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也会逐步回落,空气质量转为良。  市环境监测中心首席预报员段玉森介绍,臭氧污染是由于氮氧化物NOX、挥发性有机物在阳光照射下发生二次光化学反应而产生的,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来自汽车尾气排放、工业工艺排放等。  据悉,这种在地面10-100米左右的近地面臭氧不同于距地面20-30千米的高空臭氧,后者是“地球卫士”,而近地面臭氧则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很多不 利,比如破坏人体免疫系统,诱发淋巴细胞染色体病变;刺激和损害鼻粘膜和呼吸道,引发胸闷咳嗽,严重则引发哮喘;造成神经中毒,导致记忆力衰退等。  不同于PM2.5的预防,佩戴口罩对臭氧预防无效,环保部门建议市民,午后两三点臭氧污染最严重的时候尽量避免户外活动。盛夏是臭氧污染高发季,9月起臭氧污染将缓解。

今天(9月14日)出版的《学习时报》在头版位置刊登了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的文章《全面从严治党事关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文章聚焦治党,指出治党问题是关系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大问题。全文如下:    治党问题,是关系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大问题。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国家的命运和一个党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党强则国强,党危则国危。这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事实。现如今,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局势千变万化,国内社会矛盾突出,国家发展、民族复兴正处在历史紧要关头,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种情况下,肩负领导责任的党自身状况如何,更是与我们事业的兴衰成败密切关联。党要管党,管好自己,不但是党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要求。  治党务必从严。这似乎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基本道理。从党的价值目标而论,通过执掌政权,带领人们走向更加美好的社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样一个党,必定是一支集合在崇高理想下的高标准严要求的队伍。从党的性质而论,“先锋队”的特性决定了这支队伍应当由有担当、有责任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秀分子所组成。然而,问题实际上又不那么简单。一个“严”字之所以让人充满期待,是因为我们在领导国家经历沧桑之变、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对党自身的治理却有些不尽如人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这个“严”上出现了问题,打了折扣。在某些领域一定程度上,消极腐败现象泛滥,基层组织软弱涣散,党员理想信念动摇,党的机体遭到了严重侵蚀。邓小平早在八十年代后期痛心疾首地讲“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的时候,针对的恐怕就是这种情况。  在治党方面,我们党有着极为丰富的历史经验。这些经验,为我们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成功提供了根本保证。党的建设也因此被毛泽东誉为我们克敌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看到,执政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治党不严的问题确实存在,而且伴随着改革的深入而日显突出,引人关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固然不能把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简单化,然而的确可以说,诸多原因中最根本的一条,还是对政党执政规律把握不够。相比过去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执政党最大的变化是执政。执了政、掌了权,一方面,有了为人民服务的更好条件,可以集中力量为人民办更多的大事、好事。另一方面,党的干部、党员甚至组织被权力腐蚀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忽视执政带来的这种风险、危险和考验,对权力的双刃剑作用认识不足,对权力约束和制约缺乏足够的力度,“权力任性”便难以避免。一部跌宕起伏的社会主义发展史已经表明,怎样既利用权力为人民服务又防止被权力异化、腐蚀,是一个长期困扰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并且至今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重大课题。我们看到,正是在这个问题上,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用权不当,用权不慎,执政失误,进而导致党群关系不进反退,党的形象不升反降,党的公信力逐步丧失,执政合法性逐步动摇,出现了执政权得而复失的大悲剧。这里反映出来的是政党执政的规律性。警钟长鸣,其中的惨痛教训,永远值得我们反思。  我们提出全面从严治党作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表明我们党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立足于治党和国家、民族命运密切联系的宽广视野,我们能够更加科学地理解今天提出这一重大命题的深刻含义。这里的“全面”,不只是指治党涉及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制度和反腐倡廉建设等各个方面,更不是对以往党建理论、党建思想、党建经验的简单堆砌和重复,而是把治党放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背景下来考察,放到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中来认识,把治党和治国理政结合在一起来思考。治党不是为治而治,而是以更好地实现党对国家和社会的科学、有效领导为指向。提高执政党建设的科学化水平,也内在地要归结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总目标上,并且本身就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治党和治国同属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面统筹、整体设计、协调推进。只有这样,全面从严治党才能和其他三个“全面”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强大动力。    【最高层首次谈中共执政合法性】在“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上,王岐山告诉外方代表,,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办好中国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编辑: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讯 9月6日,有市民发现,在合肥南淝河新港段至繁华大道跨南淝河大桥段长约3公里的河面上,出现了大量死鱼。相关部门说,这是南淝河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死鱼事件”。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昨天获悉,目前相关部门已打捞出死鱼近3000斤,剩下的死鱼今天才能打捞完毕。涉事河段已进行水样抽检,今天下午将出结果。    合肥市民陈先生反映称,最近两天,在南淝河新港段至繁华大道跨南淝河大桥段,长约3公里的河道中,漂浮着数以万计的死鱼。在河水的冲刷下,死鱼沿河岸随波逐流。  “我是这里看守南淝河大桥建设(工地)的,平时就住在船上。死鱼是从昨天突然冒出来的。”陈先生昨天告诉记者,他从大桥开建时就住在那里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死鱼,而且还是一夜之间从水里冒出来的,“ 从新港到大桥,河里都是死鱼”。  昨天上午11时许,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刚到合肥新港附近的南淝河堤坝边,闻到了阵阵恶臭。随后,记者沿南淝河堤坝行走,便发现在靠近岸边的水面上,漂着成片翻着白肚皮的死鱼。密密麻麻的死鱼中,小的有半两,大的有八两左右,其中鲫鱼居多,也有不少红尾鲤鱼。  沿着河岸往南淝河大桥方向行走,河道两侧翻着白肚皮的死鱼随处可见,臭气熏天。在新港和大桥之间的河道里,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打捞死鱼。记者注意到,在短短50多米的河道里,就打捞上来几百斤死鱼。  在靠近南淝河大桥水域,停着一艘海事船,在船跳板下,堆积着密密麻麻的死鱼,几乎将船包围了。死鱼招来的苍蝇四处乱飞,恶臭更是让人窒息,船上的窗户也都关闭着。“ 水里汇集了蓝藻,漂浮着死鱼,现在越来越多。”一位海事人员告诉记者,这些鱼应该就是南淝河里的,“ 因为大部分都是野生鲫鱼,少量红尾巴的鲤鱼应该是从养鱼场漂来的。”    记者获悉,昨天上午,合肥市包河区环保局、农林水务局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已赶往现场调查处理“死鱼事件”。截至昨晚6时,已经打捞上来近3000斤死鱼,“ 死鱼太多了,预计到明天才能全部打捞完。”  负责组织现场打捞工作的合肥市包河区农林水务局的朱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6日晚接到群众举报后,于昨天上午6时安排了大圩镇四个行政村的13名专业人员开始打捞死鱼。“ 由于受水流冲刷影响,今天死鱼漂浮的水域面积有所扩大,大量死鱼顺水向下一直漂至入湖口附近,几乎漂满了五六公里水域。”这位工作人员说,这次死鱼的数量是有史以来最多的。  “从早晨6点到下午6点,打捞队已经打捞了70多袋死鱼,共有近3000斤重。”由于死鱼蔓延的范围广、数量多,要到今天才能打捞完。据悉,打捞上来的死鱼会在附近合适地点深埋,“ 不会造成二次污染”。    小鱼因何而死?为何死鱼数量如此之多?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部门。  包河区农林水务局的朱姓工作人员昨天介绍说,根据以前鱼类死亡的原因推断,一是因为天气反常,水内缺氧导致死亡;二是有人发现南淝河下游河坝水位下降了1米左右,船只驶过翻起河底淤泥引发鱼类死亡;但确切的原因目前尚未查出,“我们缺乏必要的检测设备,因此原因无从查起。”  昨天上午,包河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前往死鱼河段抽取了河水样本。“我们选取了三个点位的水样,大概明天下午能出结果。”合肥市包河区环保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南淝河的水质确实一直不太好,常年是V类或是劣V类水,“上午我在现场发现死鱼的河段覆盖了比较厚的藻类,水体也有臭味。不过水质到底有没有问题,还是要看检测结果。”该负责人告诉记者,环保部门只能负责对水质进行检测,到底有没有污染、是不是水体污染造成鱼类死亡,这些暂时还不好说。  不过,这位负责人表示,这次发现死鱼的位置比较“奇怪”,是在合肥港下游一公里至繁华大道跨南淝河大桥的位置,长约3公里,“通常来说,污染造成鱼类死亡,多会集中在上游或是下游。”  对于会不会是该河段附近有企业偷排污水造成鱼类大量死亡的疑问,包河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发生污染的河段在包河区境内并没有排水口,“所以我才说这次鱼类死亡的原因比较奇怪。”  据悉,此次河水样本的检测由第三方机构负责,检测项目包括常规项和重金属含量。“常规项主要是总磷、总氮、氨氮等10余种指标,不过最终的检测结果只能作为死鱼事件的参考。”该监测机构的负责人说。

参考消息网9月3日报道 外媒称,一条通往朝鲜边境的新的中国高速铁路线日前开始投入运营,这条高铁线路将极大地缩短中国东北两座城市之间的旅行时间。  据美国合众社9月1日报道,这条129英里长的线路起点为中国东北最大城市沈阳,终点为边境城市丹东——该市与朝鲜的新义州市仅一江之隔。《洛杉矶时报》报道说,这条铁路是中国修建基础设施并向邻国彰显北京“软实力”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  报道称,韩国联合通讯社援引沈阳铁路局的一份声明说,过去需要花大约3.5小时的旅行现在仅需1小时10分钟左右就能完成。  中国过去就曾向边境项目投入时间和金钱。北京近日说,它已经准备好在丹东开设一个边境贸易区,这个贸易区将于今年10月在朝中经济贸易文化旅游博览会期间开放。  但是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项目主任斯科特·肯尼迪说,新线路仅仅覆盖了朝鲜附近的一小片狭长地带。  肯尼迪说:“从经济角度讲,这并不是多大的事。事实上它或许对沈阳市的帮助比对中朝关系的帮助大。”  肯尼迪说,沈阳附近是一个拥有大型低效的国有产业的衰退地区,始于2010年的上述高铁建设很可能是想为中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近年来,北京一直在投入资金建设旨在促进朝鲜经济改革的经济特区和基础设施,而丹东是超过600家中朝合资贸易企业的总部所在地。与朝鲜之间的贸易占到丹东市贸易总额的40%。报道称,朝鲜严重依赖与中国的贸易,它并没有总是对中国要求其进行更大改革的暗示作出回应。位于美国蒙特雷的米德尔伯里国际研究学院的国际关系学和贸易学教授梁微说,中朝贸易占到朝鲜贸易总额的80%。

消防员给家人打电话:妈妈我够呛 炸到了内脏

记者杨育才  晨报讯 昨天晚上,天津滨海区泰达医院四楼手术室外,消防员刘斌的家属正在焦急地等待手术的结果。  26岁的刘斌,天津港公安局消防四大队消防员,单位距离爆炸点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不到200米。8月12日深夜不到11点,队里接到报警,随即派出4辆消防车,约20多名官兵火速赶往。  刘斌和战友们第一批冲进了火海。浇完一盘水后,刘斌返回取第二盘水,并由此躲过了最猛烈的第二次爆炸。尽管距离爆炸点稍远一些,但巨大的冲击波仍将刘斌击倒在地。身受重伤的刘斌,无法继续参与救援。在群众的救助下,刘斌和其他受伤的战友被送往泰达医院。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刘斌借用群众的手机向家里报了个信: “妈妈救我,我够呛,我炸到了内脏。”  接到电话之后,刘斌的父母立即从老家蓟县赶往医院。“凌晨1点半左右到的,他还在急诊病房,能简单说几句话,腹内有积血,肋骨骨折,没法吃东西,很虚弱,医生也不让多说话。”刘父说,刘斌只向他们简单回忆了救火的情况,“最近的战友离爆炸点只有50多米,爆炸之后,有些战友没能出得来。最开始只知道是火灾, 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哪有人想到会爆炸?”  在医院的“武警家属集中点”,一位家属有些激动地说,他和妻子中午抵达医院后,四处打听,但一直没有自己儿子的消息。另一位刘姓消防员的家属,最开始接到电话,得知其儿子在泰达医院动手术,但苦等4个多小时之后,一名武警战士告诉他,这名消防员只 是和他儿子同名,不是同一个支队的。听说此言后,这名家属几乎瘫倒在地,武警战士赶紧扶他坐下,含着泪安慰他。

记者 郁文艳  晨报讯 申城连日高温,晴空万里之下,一个“隐形杀手”正在危害着人们的健康,它就是臭氧。昨天下午,上海市环境监 测中心网站显示,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于下午1点达到最高数值,为134,主要污染物为臭氧。今天下午臭氧污染还会继续,根据预报,指数将达到 105-125。  据市环境监测中心监测,从7月25日至8月4日,上海已经连续11天臭氧污染,其中6天中度污染,5天轻度污染。在目前的 11天臭氧污染中,污染指数最高的是8月4日,达到了181。臭氧污染是伴随着午后气温升高、阳光日益强烈而上升的,中午11点以后,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便 会陡升,空气中的主要污染物也变转为O3,直至傍晚5点太阳日渐西下,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也会逐步回落,空气质量转为良。  市环境监测中心首席预报员段玉森介绍,臭氧污染是由于氮氧化物NOX、挥发性有机物在阳光照射下发生二次光化学反应而产生的,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来自汽车尾气排放、工业工艺排放等。  据悉,这种在地面10-100米左右的近地面臭氧不同于距地面20-30千米的高空臭氧,后者是“地球卫士”,而近地面臭氧则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很多不 利,比如破坏人体免疫系统,诱发淋巴细胞染色体病变;刺激和损害鼻粘膜和呼吸道,引发胸闷咳嗽,严重则引发哮喘;造成神经中毒,导致记忆力衰退等。  不同于PM2.5的预防,佩戴口罩对臭氧预防无效,环保部门建议市民,午后两三点臭氧污染最严重的时候尽量避免户外活动。盛夏是臭氧污染高发季,9月起臭氧污染将缓解。

今天(9月14日)出版的《学习时报》在头版位置刊登了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的文章《全面从严治党事关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文章聚焦治党,指出治党问题是关系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大问题。全文如下:    治党问题,是关系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大问题。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国家的命运和一个党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党强则国强,党危则国危。这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事实。现如今,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局势千变万化,国内社会矛盾突出,国家发展、民族复兴正处在历史紧要关头,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种情况下,肩负领导责任的党自身状况如何,更是与我们事业的兴衰成败密切关联。党要管党,管好自己,不但是党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要求。  治党务必从严。这似乎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基本道理。从党的价值目标而论,通过执掌政权,带领人们走向更加美好的社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样一个党,必定是一支集合在崇高理想下的高标准严要求的队伍。从党的性质而论,“先锋队”的特性决定了这支队伍应当由有担当、有责任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秀分子所组成。然而,问题实际上又不那么简单。一个“严”字之所以让人充满期待,是因为我们在领导国家经历沧桑之变、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对党自身的治理却有些不尽如人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这个“严”上出现了问题,打了折扣。在某些领域一定程度上,消极腐败现象泛滥,基层组织软弱涣散,党员理想信念动摇,党的机体遭到了严重侵蚀。邓小平早在八十年代后期痛心疾首地讲“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的时候,针对的恐怕就是这种情况。  在治党方面,我们党有着极为丰富的历史经验。这些经验,为我们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成功提供了根本保证。党的建设也因此被毛泽东誉为我们克敌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看到,执政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治党不严的问题确实存在,而且伴随着改革的深入而日显突出,引人关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固然不能把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简单化,然而的确可以说,诸多原因中最根本的一条,还是对政党执政规律把握不够。相比过去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执政党最大的变化是执政。执了政、掌了权,一方面,有了为人民服务的更好条件,可以集中力量为人民办更多的大事、好事。另一方面,党的干部、党员甚至组织被权力腐蚀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忽视执政带来的这种风险、危险和考验,对权力的双刃剑作用认识不足,对权力约束和制约缺乏足够的力度,“权力任性”便难以避免。一部跌宕起伏的社会主义发展史已经表明,怎样既利用权力为人民服务又防止被权力异化、腐蚀,是一个长期困扰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并且至今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重大课题。我们看到,正是在这个问题上,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用权不当,用权不慎,执政失误,进而导致党群关系不进反退,党的形象不升反降,党的公信力逐步丧失,执政合法性逐步动摇,出现了执政权得而复失的大悲剧。这里反映出来的是政党执政的规律性。警钟长鸣,其中的惨痛教训,永远值得我们反思。  我们提出全面从严治党作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表明我们党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立足于治党和国家、民族命运密切联系的宽广视野,我们能够更加科学地理解今天提出这一重大命题的深刻含义。这里的“全面”,不只是指治党涉及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制度和反腐倡廉建设等各个方面,更不是对以往党建理论、党建思想、党建经验的简单堆砌和重复,而是把治党放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背景下来考察,放到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中来认识,把治党和治国理政结合在一起来思考。治党不是为治而治,而是以更好地实现党对国家和社会的科学、有效领导为指向。提高执政党建设的科学化水平,也内在地要归结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总目标上,并且本身就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治党和治国同属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面统筹、整体设计、协调推进。只有这样,全面从严治党才能和其他三个“全面”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强大动力。    【最高层首次谈中共执政合法性】在“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上,王岐山告诉外方代表,,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办好中国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编辑: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讯 9月6日,有市民发现,在合肥南淝河新港段至繁华大道跨南淝河大桥段长约3公里的河面上,出现了大量死鱼。相关部门说,这是南淝河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死鱼事件”。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昨天获悉,目前相关部门已打捞出死鱼近3000斤,剩下的死鱼今天才能打捞完毕。涉事河段已进行水样抽检,今天下午将出结果。    合肥市民陈先生反映称,最近两天,在南淝河新港段至繁华大道跨南淝河大桥段,长约3公里的河道中,漂浮着数以万计的死鱼。在河水的冲刷下,死鱼沿河岸随波逐流。  “我是这里看守南淝河大桥建设(工地)的,平时就住在船上。死鱼是从昨天突然冒出来的。”陈先生昨天告诉记者,他从大桥开建时就住在那里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死鱼,而且还是一夜之间从水里冒出来的,“ 从新港到大桥,河里都是死鱼”。  昨天上午11时许,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刚到合肥新港附近的南淝河堤坝边,闻到了阵阵恶臭。随后,记者沿南淝河堤坝行走,便发现在靠近岸边的水面上,漂着成片翻着白肚皮的死鱼。密密麻麻的死鱼中,小的有半两,大的有八两左右,其中鲫鱼居多,也有不少红尾鲤鱼。  沿着河岸往南淝河大桥方向行走,河道两侧翻着白肚皮的死鱼随处可见,臭气熏天。在新港和大桥之间的河道里,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打捞死鱼。记者注意到,在短短50多米的河道里,就打捞上来几百斤死鱼。  在靠近南淝河大桥水域,停着一艘海事船,在船跳板下,堆积着密密麻麻的死鱼,几乎将船包围了。死鱼招来的苍蝇四处乱飞,恶臭更是让人窒息,船上的窗户也都关闭着。“ 水里汇集了蓝藻,漂浮着死鱼,现在越来越多。”一位海事人员告诉记者,这些鱼应该就是南淝河里的,“ 因为大部分都是野生鲫鱼,少量红尾巴的鲤鱼应该是从养鱼场漂来的。”    记者获悉,昨天上午,合肥市包河区环保局、农林水务局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已赶往现场调查处理“死鱼事件”。截至昨晚6时,已经打捞上来近3000斤死鱼,“ 死鱼太多了,预计到明天才能全部打捞完。”  负责组织现场打捞工作的合肥市包河区农林水务局的朱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6日晚接到群众举报后,于昨天上午6时安排了大圩镇四个行政村的13名专业人员开始打捞死鱼。“ 由于受水流冲刷影响,今天死鱼漂浮的水域面积有所扩大,大量死鱼顺水向下一直漂至入湖口附近,几乎漂满了五六公里水域。”这位工作人员说,这次死鱼的数量是有史以来最多的。  “从早晨6点到下午6点,打捞队已经打捞了70多袋死鱼,共有近3000斤重。”由于死鱼蔓延的范围广、数量多,要到今天才能打捞完。据悉,打捞上来的死鱼会在附近合适地点深埋,“ 不会造成二次污染”。    小鱼因何而死?为何死鱼数量如此之多?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部门。  包河区农林水务局的朱姓工作人员昨天介绍说,根据以前鱼类死亡的原因推断,一是因为天气反常,水内缺氧导致死亡;二是有人发现南淝河下游河坝水位下降了1米左右,船只驶过翻起河底淤泥引发鱼类死亡;但确切的原因目前尚未查出,“我们缺乏必要的检测设备,因此原因无从查起。”  昨天上午,包河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前往死鱼河段抽取了河水样本。“我们选取了三个点位的水样,大概明天下午能出结果。”合肥市包河区环保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南淝河的水质确实一直不太好,常年是V类或是劣V类水,“上午我在现场发现死鱼的河段覆盖了比较厚的藻类,水体也有臭味。不过水质到底有没有问题,还是要看检测结果。”该负责人告诉记者,环保部门只能负责对水质进行检测,到底有没有污染、是不是水体污染造成鱼类死亡,这些暂时还不好说。  不过,这位负责人表示,这次发现死鱼的位置比较“奇怪”,是在合肥港下游一公里至繁华大道跨南淝河大桥的位置,长约3公里,“通常来说,污染造成鱼类死亡,多会集中在上游或是下游。”  对于会不会是该河段附近有企业偷排污水造成鱼类大量死亡的疑问,包河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发生污染的河段在包河区境内并没有排水口,“所以我才说这次鱼类死亡的原因比较奇怪。”  据悉,此次河水样本的检测由第三方机构负责,检测项目包括常规项和重金属含量。“常规项主要是总磷、总氮、氨氮等10余种指标,不过最终的检测结果只能作为死鱼事件的参考。”该监测机构的负责人说。

参考消息网9月3日报道 外媒称,一条通往朝鲜边境的新的中国高速铁路线日前开始投入运营,这条高铁线路将极大地缩短中国东北两座城市之间的旅行时间。  据美国合众社9月1日报道,这条129英里长的线路起点为中国东北最大城市沈阳,终点为边境城市丹东——该市与朝鲜的新义州市仅一江之隔。《洛杉矶时报》报道说,这条铁路是中国修建基础设施并向邻国彰显北京“软实力”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  报道称,韩国联合通讯社援引沈阳铁路局的一份声明说,过去需要花大约3.5小时的旅行现在仅需1小时10分钟左右就能完成。  中国过去就曾向边境项目投入时间和金钱。北京近日说,它已经准备好在丹东开设一个边境贸易区,这个贸易区将于今年10月在朝中经济贸易文化旅游博览会期间开放。  但是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项目主任斯科特·肯尼迪说,新线路仅仅覆盖了朝鲜附近的一小片狭长地带。  肯尼迪说:“从经济角度讲,这并不是多大的事。事实上它或许对沈阳市的帮助比对中朝关系的帮助大。”  肯尼迪说,沈阳附近是一个拥有大型低效的国有产业的衰退地区,始于2010年的上述高铁建设很可能是想为中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近年来,北京一直在投入资金建设旨在促进朝鲜经济改革的经济特区和基础设施,而丹东是超过600家中朝合资贸易企业的总部所在地。与朝鲜之间的贸易占到丹东市贸易总额的40%。报道称,朝鲜严重依赖与中国的贸易,它并没有总是对中国要求其进行更大改革的暗示作出回应。位于美国蒙特雷的米德尔伯里国际研究学院的国际关系学和贸易学教授梁微说,中朝贸易占到朝鲜贸易总额的80%。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8-16 04: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