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于军任北京市海淀区委副书记代区长

  • 分类:情感

于军 男,50岁(1964年6月生),山东平度人,1985年1月入党,1987年7月参加工作,北京航空学院飞行器制造工程专业大学毕业,研究生,管理学博士,副研究员、讲师。现任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副书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党组书记、代理区长。  新京报讯 (记者邓琦)海淀官网昨日发布消息称,经北京市委研究决定,于军任海淀区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免去孙文锴海淀区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该消息显示,市委同意提名于军为海淀区区长人选;建议免去孙文锴海淀区区长职务。另外,经海淀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决定,于军为海淀区代区长。接受孙文锴辞去海淀区区长职务的请求,并报海淀区人民代表大会备案。  本月6日,首都之窗发布于军任前公示显示,时任中关村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于军,拟推荐为区政府区长人选。昨日,于军的去向尘埃落定,他并未“走远”,而是“就近”在自己工作多年的海淀区履新。  简历显示,于军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团委副书记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助理等职。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于军首次任职海淀。其简历显示,1997年至2008年,于军曾任海淀区委常委、海淀区副区长等职。  跟于军一样,孙文锴简历显示,他曾任中国农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和人事处处长等职,并成为农学博士。此后他前往地处京郊的延庆县,先后任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县长和县委书记,2012年调任海淀区长,接替成为区委书记的隋振江。关于孙文锴的去向,目前官方尚未公布。(原标题:于军任海淀区委副书记 代区长)编辑:

当时,毛泽东主席的医疗小组和重大医疗等,都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安排和总负责的,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汪东兴主任等直接领导。被允许在主席身边,留在"游泳池"的,只有秘书、警卫人员、护士和护理勤务人员,以及个别医师等。即便是江青在未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也是不能随便来见主席的。这次因为医生报了病重,而且主席又不愿意进行过多的治疗,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得不及时向江青通报病情。1月21日,周总理陪江青来"游泳池"见主席,意在让作为夫人的她对毛泽东的病情也有个了解,并一块儿劝说毛泽东对自己的疾病引起足够的重视,配合医疗。但事与愿违,江青不仅不相劝,反而火上浇油,甚至把矛头直接对准医生,"你们最好不要制造紧张空气,主席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前几天还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他的体质多年来始终很健康,你们不要把事情夸大才好","主席本来没病,完全是你们医生给弄出来的病。"她坚持主席仍是固有的慢性支气管炎发作,否认有心脑并发症的存在。  当时,周恩来等负责人完全相信医生所汇报的毛泽东的病情确实在逐步加重,但因为江青与医生在医疗问题上的意见僵持,决定在当晚紧急召开政治局会议,把毛泽东最近病情的变化及医疗小组的意见,一并提交政治局会议研究讨论,以期达成共识,并尽快制订一个让毛泽东能够接受的治疗方案。而根据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回忆,2月3日晚8时,曾由周总理在怀仁堂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主席的医疗问题。江青在会议上大讲:"主席体质是好的,怎么可能病得这么厉害呢?是医生、护士谎报军情……医生护士是特务、是反革命!主席身边有一个集团,要拔钉子。有些人杀人不见血,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要立案审查。"我们根据父亲生前零星的透露,只知确实出现过江青大闹政治局的事件,并在会议上将问题的性质不断升级,污蔑医生都是特务。  实际上,江青与父亲很熟悉,至少相识已十余年。父亲经常给她看病,并曾陪送她到苏联治病。而且多次在她的医疗问题上,出现不好解决的矛盾或难题时,周总理多依赖和委托我们的父亲出面协助解决。解放军总医院的姜泗长主任就曾证实,我们的父亲在江青的医疗上最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资深保健医师卞志强主任也有过类似的表述。因此,他们相互之间应该没有什么矛盾,江青本人对我们的父亲也是了解的。  她这时之所以这样说、这样做,显然不是针对父亲等医师,而是有明显政治企图。因为当时毛泽东的医疗问题,都是由周恩来和汪东兴主持和安排的。她把医生都看做是汪东兴的爪牙,是要通过嫁祸医师,从而将矛头对准周恩来。她的行为一旦得逞,医生们都将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父亲作为主诊专家也必然首当其冲,难逃厄运。  这次政治局会议,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专门讨论主席健康问题的高层会议,可见问题的严重程度。而江青等人将其上升到政治高度的斗争。   据载,此次会议在怀仁堂举行,当时是由周恩来主持会议。一开始就出现了激烈的争吵。江青等人的主要意见,毛泽东患的只是一般疾病,而医师所汇报的,已出现肺及右心功能衰竭是肆意夸大病情。当时,姚文元也紧跟江青,污蔑医生谎报军情,动摇人心,在政治上制造混乱。要医生负政治责任。政治责任在当时就是已上升为敌我矛盾了,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除了医疗组的三个主要医师应邀到会外,还特别邀请了之前曾参与过主席医疗的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和中南海门诊部主任卞志强,可能是为了避免"一言堂",希望在医学专业上听到另外一种监督意见。  卞志强主任是一个资深老保健,保健经验非常丰富,深知一切都不是医学本身的问题。吴阶平是比较受江青信任和器重的专家,本身虽不是内科医师,也知道在诊断和治疗上不会存在问题。在这种场合下,他们也不适宜发表任何主观意见。父亲事先已经知道政治局的争论,并听到江、姚等人的指责,精神上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原本周总理打算让医疗组直接向政治局成员汇报,之后进行讨论,统一意见,而在江青和姚文元等人危言耸听的直接干扰下,只得取消了医师的当面汇报而遣回待命。关于这次汇报,有两种说法或记忆:第一种版本是,医生们只到了"怀仁堂东休息室外厅",没有进入会场。会后,也就是次日凌晨四时许,由叶剑英和李先念代表政治局再次把医师们找来汇报,并相互进行了沟通。第二种版本是,父亲作为主诊专家,退缩不得,只得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与保健医师李志绥一起向政治局汇报主席的病情和自己的诊疗意见。汇报还没有完,江青突然发火,说道,你们医生谎报军情,主席哪有什么病?当时的父亲原已是惊弓之鸟,这种架势吓得他双腿发软,全身微微颤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关键时刻还是叶剑英元帅打了圆场,说:"吴主任,你们先回去。"算给父亲等人解了围。  无论医生们是否进入了会场之内,总之,这是我们所知道和能查阅到的,三次直接向政治局汇报毛泽东病情及医疗相关问题的首次。最后,医务人员惴惴不安地离开了现场。这一晚,父亲整整一夜未眠。他心里很害怕,不知继续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有什么结果?他们将面临什么厄运?   第二天(1月22日),父亲把主席的主要检查结果随身带着,想找机会解释,把未说的话说完。正好(一说是傍晚)碰上周恩来总理和叶剑英元帅来到游泳池。父亲不仅与周恩来熟悉,也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与叶剑英相识,前后在诊病、治病方面有着很多往来。他知道他们了解他,就抓住这个机会赶紧向他们解释主席的病情。因为过去父亲曾教过叶帅看心电图,总理和叶帅也都有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所以很快就理解了。总理说,主席是有病了,以后你们要谨慎小心。随后,叶剑英元帅又语重心长地说:"吴主任,你做了几十年医生,比主席年纪大的你也抢救过来了,难道还治不了主席的病?"父亲充满信心地说:"只要主席肯治,一定治的好。"叶帅笑了,说:"那好,主席现在不治,是生了气,气过了还是要治的。"这时,主席仍时睡时醒,呼吸急促并有痰鸣,口唇紫绀,水肿越来越重,但仍然拒绝治疗。  1月25日,周恩来根据医生们的意见,专门就治疗问题写信给毛泽东,"您的健康,大家都在关心。治疗情况,我和东兴、耀祠、李志绥同志亦常商酌。昨晚,江青同志谈及主席休息事,在这几天,建议主席可否少看或缓看电影,以便保证室中新鲜空气,请主席定。"另根据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载文,也是这一天,毛泽东在气喘下,亲自指示张带领几个医师,到当时江青在钓鱼台国宾馆的居住地,向她通报病情。而江对此却提出质疑说,"主席的体质是好的,不可能有什么大病。"1月28日夜间,因为医师一时未能摸到脉搏而虚惊一场,再次惊动了江青,因而大闹了一场,说"医生护士谎报军情",要追查责任,并再次说出"医生、护士是特务,是反革命"的话,气得主席彻底拒绝打针吃药。1976年下发的中共中央文件所附医务人员揭发材料也有一段相应记述,  "1972年主席病重时江一再干扰说'主席没有病,医护人员谎报病情',还说'医务人员都是反革命特务',气得主席停止了一切治疗,延误治疗廿多天。"另据中办张耀祠副主任记载,2月2日午夜,江青又曾约周总理、姚文元、张耀祠和五位医师,在怀仁堂再次研究主席疾病的治疗问题,但在会议上大谈的都是她自己的健康和疾病问题。江青等人反复质疑的夸大病情之说,不久就被无情的事实所证实。  《共和国领袖首席保健专家》  作者:吴新生等 定价:68元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本书简介:作为毛泽东医疗专家组首席专家,吴洁和同事们用精湛的医术为国家领导人的生命和健康保驾护航。他是毛泽东、周恩来眼中的"老实人",是他们最信任的医疗保健专家。他及他的同仁们,创造了一个个医学奇迹。本书由他的子女们回忆撰写,详细记述了他的一生。

对于节目中反映的陈粮“变”新粮问题,中储粮总公司回应称:对报道中某些粮库“以陈顶新”问题一经核实,将会同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坚决严肃查处,绝不姑息,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查处结果。  【业内潜规则!中储粮陈粮“变”新粮】近日,据粮商实名举报,记者调查发现,辽宁吉林等地一些粮库和粮商相互勾结,用陈粮顶替新粮赚取差价,每吨达700元,若买2万吨,差价可达千万!从业10年的粮商透露,陈粮变新粮在业界已不是秘密。散发霉味、质量难保的陈粮就这样走向百姓餐桌。编辑:

京华时报讯 (记者 潘珊菊)今年是苏联卫国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昨天下午,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向32位中国老兵授予“1941年-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仪式。    昨天,32位中国老兵代表拄着拐杖步履蹒跚来到俄罗斯驻华大使馆。虽已年迈,但一谈到当年经历的点滴,很多人仍然可以用流利的俄文表达内心情感。记者看到,每位老人的眼神都坚定有力。  俄罗斯驻华特命全权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代表俄罗斯总统普京为在场32位受勋者颁发奖章。该纪念奖章授予那些为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事业(在战场或在后方)做出了贡献的俄罗斯公民及外国公民以及无国籍人士,每枚奖章都附有带编号的具名证书。  安德烈·杰尼索夫在致辞中说,战争期间你们都很年轻,有的人还只是孩子,战争给你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俄罗斯此次颁发纪念奖章,是向曾经为俄罗斯打败法西斯做出贡献的老战士表达感激。“你们没有在战争面前退缩,挺身而出与苏联患难与共,你们在交通队值班、在医院工作、给俄罗斯军队缝制军服,俄罗斯人民将永远铭记你们这些为和平而斗争的国际友人”。  安德烈·杰尼索夫说,今年9月,中俄两国将共同举办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相关活动,两国人民将不忘战争、铭记历史。    遗憾的是,有些纪念奖章的获奖者已不在人世,在座人员集体起立为那些逝去的老战士默哀1分钟,以表悼念。  据了解,本次已确定的受勋者共有53位,但由于年龄、疾病等原因,部分受勋者昨天无法抵达大使馆。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新闻官罗曼表示,将由使馆工作人员另行安排隆重仪式,或在获奖者家中颁发。    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正伟出席了昨天的纪念仪式。王正伟说:“在座各位都是二战亲历者,也是中俄两国和两国人民特殊友谊的见证者,更是为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出过大力、受过大苦、立过大功的贡献者。”王正伟表示,70多年前,中俄两国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凝成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为当前中俄关系奠定了坚实基础。70年后的今天,中俄两国更要珍视和巩固传统友谊。  当天,一名受勋者向记者透露,将有两名中国老兵受邀赴俄罗斯,参加5月9日俄方举办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红场阅兵。  □      曾芳兰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新中国档案事业开拓者曾三的女儿,当年父亲在苏联学习由于地下工作需要,不得不留下曾芳兰独自一人回国。  曾芳兰说,卫国战争期间,她和国际儿童院的小孩生活,一天只能吃到一块不到二两的黑面包。当时实际年龄10岁的她,看起来瘦得像个6岁儿童。“老师都上前线去了,留守的老师要照看四五十名孩子,我那时和大班的孩子一起去慰问伤员。”  1945年战争结束后,很多伤残战士被送到儿童院旁的疗养院,由于身体留下重创,很多人得了忧郁症,有轻生的念头。儿童院组织孩子们去疗养院给他们唱歌、朗诵诗文、念报纸,想办法让他们忘记战争带来的伤痛,鼓励战士们要活下去。“战争都胜利了,为什么不想活?”曾芳兰言谈中略有哽咽。  “我8岁就亲眼经历生死,当时情况太艰难了,他们活下来,我们也活下来,看到俄罗斯度过这场艰难战争,我们非常感激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曾芳兰说,“在艰难环境下俄方还给中国孩子创造条件,让我们安全活下来,并把我们顺利送回国,这段经历我永远难忘,我们曾一同经历磨难的那帮‘孩子’如今仍会把苏联(俄罗斯)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  □    上世纪30年代初,为保护和抚养流落在各地的烈士遗孤和革命者后代,中共党组织决定将这些孩子,陆续送到苏联国际儿童院,其中极少数孩子从法国转道苏联或从东北到达苏联外,绝大多数由新疆赴苏。1941年最后一批中国孩子到达苏联。据不完全统计,大约有近百名孩子在国际儿童院受教育成长,其中20多人出生于苏联。  在苏联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学习和生活的中国革命家的后代及家属有很多,包括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女儿李敏、朱德的女儿朱敏、蔡和森的女儿蔡妮和儿子蔡博、刘少奇和何宝珍的长子刘允斌和女儿刘爱琴等人。  在那里,他们与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接受了系统的文化教育和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的熏陶,同时也经历了伤病的折磨和战争的洗礼。  1950年,中国与苏联政治局达成协议:凡在18岁以下的孩子都送回中国,18岁以上青年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回国。之后孩子们都义无反顾回国,在这块他们父母生长并为之战斗洒过热血的土地上默默耕耘。(原标题:俄向中国老兵颁卫国战争奖章)编辑:

事件发生后,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立即展开调查。据目前调查情况,没有证据表明事件与飞机故障有关,初步判断可能是一起人为原因导致的不安全事件。确切原因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仍在调查中。(央视记者陈亮)编辑:

于军任北京市海淀区委副书记代区长

于军 男,50岁(1964年6月生),山东平度人,1985年1月入党,1987年7月参加工作,北京航空学院飞行器制造工程专业大学毕业,研究生,管理学博士,副研究员、讲师。现任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副书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党组书记、代理区长。  新京报讯 (记者邓琦)海淀官网昨日发布消息称,经北京市委研究决定,于军任海淀区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免去孙文锴海淀区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该消息显示,市委同意提名于军为海淀区区长人选;建议免去孙文锴海淀区区长职务。另外,经海淀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决定,于军为海淀区代区长。接受孙文锴辞去海淀区区长职务的请求,并报海淀区人民代表大会备案。  本月6日,首都之窗发布于军任前公示显示,时任中关村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于军,拟推荐为区政府区长人选。昨日,于军的去向尘埃落定,他并未“走远”,而是“就近”在自己工作多年的海淀区履新。  简历显示,于军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团委副书记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助理等职。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于军首次任职海淀。其简历显示,1997年至2008年,于军曾任海淀区委常委、海淀区副区长等职。  跟于军一样,孙文锴简历显示,他曾任中国农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和人事处处长等职,并成为农学博士。此后他前往地处京郊的延庆县,先后任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县长和县委书记,2012年调任海淀区长,接替成为区委书记的隋振江。关于孙文锴的去向,目前官方尚未公布。(原标题:于军任海淀区委副书记 代区长)编辑:

当时,毛泽东主席的医疗小组和重大医疗等,都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安排和总负责的,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汪东兴主任等直接领导。被允许在主席身边,留在"游泳池"的,只有秘书、警卫人员、护士和护理勤务人员,以及个别医师等。即便是江青在未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也是不能随便来见主席的。这次因为医生报了病重,而且主席又不愿意进行过多的治疗,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得不及时向江青通报病情。1月21日,周总理陪江青来"游泳池"见主席,意在让作为夫人的她对毛泽东的病情也有个了解,并一块儿劝说毛泽东对自己的疾病引起足够的重视,配合医疗。但事与愿违,江青不仅不相劝,反而火上浇油,甚至把矛头直接对准医生,"你们最好不要制造紧张空气,主席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前几天还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他的体质多年来始终很健康,你们不要把事情夸大才好","主席本来没病,完全是你们医生给弄出来的病。"她坚持主席仍是固有的慢性支气管炎发作,否认有心脑并发症的存在。  当时,周恩来等负责人完全相信医生所汇报的毛泽东的病情确实在逐步加重,但因为江青与医生在医疗问题上的意见僵持,决定在当晚紧急召开政治局会议,把毛泽东最近病情的变化及医疗小组的意见,一并提交政治局会议研究讨论,以期达成共识,并尽快制订一个让毛泽东能够接受的治疗方案。而根据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回忆,2月3日晚8时,曾由周总理在怀仁堂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主席的医疗问题。江青在会议上大讲:"主席体质是好的,怎么可能病得这么厉害呢?是医生、护士谎报军情……医生护士是特务、是反革命!主席身边有一个集团,要拔钉子。有些人杀人不见血,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要立案审查。"我们根据父亲生前零星的透露,只知确实出现过江青大闹政治局的事件,并在会议上将问题的性质不断升级,污蔑医生都是特务。  实际上,江青与父亲很熟悉,至少相识已十余年。父亲经常给她看病,并曾陪送她到苏联治病。而且多次在她的医疗问题上,出现不好解决的矛盾或难题时,周总理多依赖和委托我们的父亲出面协助解决。解放军总医院的姜泗长主任就曾证实,我们的父亲在江青的医疗上最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资深保健医师卞志强主任也有过类似的表述。因此,他们相互之间应该没有什么矛盾,江青本人对我们的父亲也是了解的。  她这时之所以这样说、这样做,显然不是针对父亲等医师,而是有明显政治企图。因为当时毛泽东的医疗问题,都是由周恩来和汪东兴主持和安排的。她把医生都看做是汪东兴的爪牙,是要通过嫁祸医师,从而将矛头对准周恩来。她的行为一旦得逞,医生们都将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父亲作为主诊专家也必然首当其冲,难逃厄运。  这次政治局会议,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专门讨论主席健康问题的高层会议,可见问题的严重程度。而江青等人将其上升到政治高度的斗争。   据载,此次会议在怀仁堂举行,当时是由周恩来主持会议。一开始就出现了激烈的争吵。江青等人的主要意见,毛泽东患的只是一般疾病,而医师所汇报的,已出现肺及右心功能衰竭是肆意夸大病情。当时,姚文元也紧跟江青,污蔑医生谎报军情,动摇人心,在政治上制造混乱。要医生负政治责任。政治责任在当时就是已上升为敌我矛盾了,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除了医疗组的三个主要医师应邀到会外,还特别邀请了之前曾参与过主席医疗的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和中南海门诊部主任卞志强,可能是为了避免"一言堂",希望在医学专业上听到另外一种监督意见。  卞志强主任是一个资深老保健,保健经验非常丰富,深知一切都不是医学本身的问题。吴阶平是比较受江青信任和器重的专家,本身虽不是内科医师,也知道在诊断和治疗上不会存在问题。在这种场合下,他们也不适宜发表任何主观意见。父亲事先已经知道政治局的争论,并听到江、姚等人的指责,精神上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原本周总理打算让医疗组直接向政治局成员汇报,之后进行讨论,统一意见,而在江青和姚文元等人危言耸听的直接干扰下,只得取消了医师的当面汇报而遣回待命。关于这次汇报,有两种说法或记忆:第一种版本是,医生们只到了"怀仁堂东休息室外厅",没有进入会场。会后,也就是次日凌晨四时许,由叶剑英和李先念代表政治局再次把医师们找来汇报,并相互进行了沟通。第二种版本是,父亲作为主诊专家,退缩不得,只得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与保健医师李志绥一起向政治局汇报主席的病情和自己的诊疗意见。汇报还没有完,江青突然发火,说道,你们医生谎报军情,主席哪有什么病?当时的父亲原已是惊弓之鸟,这种架势吓得他双腿发软,全身微微颤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关键时刻还是叶剑英元帅打了圆场,说:"吴主任,你们先回去。"算给父亲等人解了围。  无论医生们是否进入了会场之内,总之,这是我们所知道和能查阅到的,三次直接向政治局汇报毛泽东病情及医疗相关问题的首次。最后,医务人员惴惴不安地离开了现场。这一晚,父亲整整一夜未眠。他心里很害怕,不知继续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有什么结果?他们将面临什么厄运?   第二天(1月22日),父亲把主席的主要检查结果随身带着,想找机会解释,把未说的话说完。正好(一说是傍晚)碰上周恩来总理和叶剑英元帅来到游泳池。父亲不仅与周恩来熟悉,也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与叶剑英相识,前后在诊病、治病方面有着很多往来。他知道他们了解他,就抓住这个机会赶紧向他们解释主席的病情。因为过去父亲曾教过叶帅看心电图,总理和叶帅也都有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所以很快就理解了。总理说,主席是有病了,以后你们要谨慎小心。随后,叶剑英元帅又语重心长地说:"吴主任,你做了几十年医生,比主席年纪大的你也抢救过来了,难道还治不了主席的病?"父亲充满信心地说:"只要主席肯治,一定治的好。"叶帅笑了,说:"那好,主席现在不治,是生了气,气过了还是要治的。"这时,主席仍时睡时醒,呼吸急促并有痰鸣,口唇紫绀,水肿越来越重,但仍然拒绝治疗。  1月25日,周恩来根据医生们的意见,专门就治疗问题写信给毛泽东,"您的健康,大家都在关心。治疗情况,我和东兴、耀祠、李志绥同志亦常商酌。昨晚,江青同志谈及主席休息事,在这几天,建议主席可否少看或缓看电影,以便保证室中新鲜空气,请主席定。"另根据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载文,也是这一天,毛泽东在气喘下,亲自指示张带领几个医师,到当时江青在钓鱼台国宾馆的居住地,向她通报病情。而江对此却提出质疑说,"主席的体质是好的,不可能有什么大病。"1月28日夜间,因为医师一时未能摸到脉搏而虚惊一场,再次惊动了江青,因而大闹了一场,说"医生护士谎报军情",要追查责任,并再次说出"医生、护士是特务,是反革命"的话,气得主席彻底拒绝打针吃药。1976年下发的中共中央文件所附医务人员揭发材料也有一段相应记述,  "1972年主席病重时江一再干扰说'主席没有病,医护人员谎报病情',还说'医务人员都是反革命特务',气得主席停止了一切治疗,延误治疗廿多天。"另据中办张耀祠副主任记载,2月2日午夜,江青又曾约周总理、姚文元、张耀祠和五位医师,在怀仁堂再次研究主席疾病的治疗问题,但在会议上大谈的都是她自己的健康和疾病问题。江青等人反复质疑的夸大病情之说,不久就被无情的事实所证实。  《共和国领袖首席保健专家》  作者:吴新生等 定价:68元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本书简介:作为毛泽东医疗专家组首席专家,吴洁和同事们用精湛的医术为国家领导人的生命和健康保驾护航。他是毛泽东、周恩来眼中的"老实人",是他们最信任的医疗保健专家。他及他的同仁们,创造了一个个医学奇迹。本书由他的子女们回忆撰写,详细记述了他的一生。

对于节目中反映的陈粮“变”新粮问题,中储粮总公司回应称:对报道中某些粮库“以陈顶新”问题一经核实,将会同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坚决严肃查处,绝不姑息,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查处结果。  【业内潜规则!中储粮陈粮“变”新粮】近日,据粮商实名举报,记者调查发现,辽宁吉林等地一些粮库和粮商相互勾结,用陈粮顶替新粮赚取差价,每吨达700元,若买2万吨,差价可达千万!从业10年的粮商透露,陈粮变新粮在业界已不是秘密。散发霉味、质量难保的陈粮就这样走向百姓餐桌。编辑:

京华时报讯 (记者 潘珊菊)今年是苏联卫国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昨天下午,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向32位中国老兵授予“1941年-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仪式。    昨天,32位中国老兵代表拄着拐杖步履蹒跚来到俄罗斯驻华大使馆。虽已年迈,但一谈到当年经历的点滴,很多人仍然可以用流利的俄文表达内心情感。记者看到,每位老人的眼神都坚定有力。  俄罗斯驻华特命全权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代表俄罗斯总统普京为在场32位受勋者颁发奖章。该纪念奖章授予那些为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事业(在战场或在后方)做出了贡献的俄罗斯公民及外国公民以及无国籍人士,每枚奖章都附有带编号的具名证书。  安德烈·杰尼索夫在致辞中说,战争期间你们都很年轻,有的人还只是孩子,战争给你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俄罗斯此次颁发纪念奖章,是向曾经为俄罗斯打败法西斯做出贡献的老战士表达感激。“你们没有在战争面前退缩,挺身而出与苏联患难与共,你们在交通队值班、在医院工作、给俄罗斯军队缝制军服,俄罗斯人民将永远铭记你们这些为和平而斗争的国际友人”。  安德烈·杰尼索夫说,今年9月,中俄两国将共同举办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相关活动,两国人民将不忘战争、铭记历史。    遗憾的是,有些纪念奖章的获奖者已不在人世,在座人员集体起立为那些逝去的老战士默哀1分钟,以表悼念。  据了解,本次已确定的受勋者共有53位,但由于年龄、疾病等原因,部分受勋者昨天无法抵达大使馆。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新闻官罗曼表示,将由使馆工作人员另行安排隆重仪式,或在获奖者家中颁发。    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正伟出席了昨天的纪念仪式。王正伟说:“在座各位都是二战亲历者,也是中俄两国和两国人民特殊友谊的见证者,更是为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出过大力、受过大苦、立过大功的贡献者。”王正伟表示,70多年前,中俄两国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凝成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为当前中俄关系奠定了坚实基础。70年后的今天,中俄两国更要珍视和巩固传统友谊。  当天,一名受勋者向记者透露,将有两名中国老兵受邀赴俄罗斯,参加5月9日俄方举办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红场阅兵。  □      曾芳兰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新中国档案事业开拓者曾三的女儿,当年父亲在苏联学习由于地下工作需要,不得不留下曾芳兰独自一人回国。  曾芳兰说,卫国战争期间,她和国际儿童院的小孩生活,一天只能吃到一块不到二两的黑面包。当时实际年龄10岁的她,看起来瘦得像个6岁儿童。“老师都上前线去了,留守的老师要照看四五十名孩子,我那时和大班的孩子一起去慰问伤员。”  1945年战争结束后,很多伤残战士被送到儿童院旁的疗养院,由于身体留下重创,很多人得了忧郁症,有轻生的念头。儿童院组织孩子们去疗养院给他们唱歌、朗诵诗文、念报纸,想办法让他们忘记战争带来的伤痛,鼓励战士们要活下去。“战争都胜利了,为什么不想活?”曾芳兰言谈中略有哽咽。  “我8岁就亲眼经历生死,当时情况太艰难了,他们活下来,我们也活下来,看到俄罗斯度过这场艰难战争,我们非常感激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曾芳兰说,“在艰难环境下俄方还给中国孩子创造条件,让我们安全活下来,并把我们顺利送回国,这段经历我永远难忘,我们曾一同经历磨难的那帮‘孩子’如今仍会把苏联(俄罗斯)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  □    上世纪30年代初,为保护和抚养流落在各地的烈士遗孤和革命者后代,中共党组织决定将这些孩子,陆续送到苏联国际儿童院,其中极少数孩子从法国转道苏联或从东北到达苏联外,绝大多数由新疆赴苏。1941年最后一批中国孩子到达苏联。据不完全统计,大约有近百名孩子在国际儿童院受教育成长,其中20多人出生于苏联。  在苏联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学习和生活的中国革命家的后代及家属有很多,包括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女儿李敏、朱德的女儿朱敏、蔡和森的女儿蔡妮和儿子蔡博、刘少奇和何宝珍的长子刘允斌和女儿刘爱琴等人。  在那里,他们与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接受了系统的文化教育和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的熏陶,同时也经历了伤病的折磨和战争的洗礼。  1950年,中国与苏联政治局达成协议:凡在18岁以下的孩子都送回中国,18岁以上青年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回国。之后孩子们都义无反顾回国,在这块他们父母生长并为之战斗洒过热血的土地上默默耕耘。(原标题:俄向中国老兵颁卫国战争奖章)编辑:

事件发生后,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立即展开调查。据目前调查情况,没有证据表明事件与飞机故障有关,初步判断可能是一起人为原因导致的不安全事件。确切原因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仍在调查中。(央视记者陈亮)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3-05 07: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