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驻巴基斯坦大使:巴海军近期助中国学生撤离也门

  • 分类:情感

  近几天,“反坝派”和“挺坝派”争议了七八年之久的小南海水电站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3月30日,环保部批复了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提交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但在这份批复中,环保部却“出人意料”地说,未来三峡集团及其他单位,不得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朱杨溪水电站、石硼水电站及其他任何拦砂坝等涉水工程。  批复中的这段内容迅速在一些关注小南海水电站的民间组织间流传,很多机构将其解读为,环保部第一次明确否决了小南海水电站。但同时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认为环保部不应该在批复乌东德水电站环评的时候,扯到小南海水电站。甚至有人提出,环保部此举已经涉嫌严重违反了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    小南海水电站曾被列为重庆市“十一五”规划最重要的项目,也因为其370亿元的计划投资额,有可能成为重庆史上最大的单体投资项目。  水利部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回忆说,小南海水电站尽管被列入1990年版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但真正被动议建设还是重庆市2009年出台的“十一五”规划。当时重庆方面一个比较重要的理由是,都守在长江边,上游的云南、四川,下游的湖北,都有自己的水电站,重庆也要有,要改变重庆没有水电站的历史。  这个项目一提出就遭到不少反对,最重要的原因是,拟建设的小南海水电站坝址规划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按照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是不能开工任何项目的。为了让小南海水电站项目上马,重庆方面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修改保护区的范围,这样水电站就可以顺利上马。  2009年年初,我国鱼类学研究领域的泰斗级人物、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院士曹文宣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年,为给长江上游“高潮迭起”的水电开发让步,“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已经一再缩小。前几年保护区为给三峡工程让路,被“掐去了头”,如果“再去了尾”,那么剩下的、支离破碎的河段就不可能继续成为长江上游特有鱼类的生命通道。  翁立达说,当时反对者还有一条重要理由,规划中的小南海水电站装机容量只有180万千瓦,是个非常小的水电站,这点电量完全可以通过优化上下游的几个发电站就能提供给重庆市。重庆市没必要为了这一点发电量就让长江干流上唯一的国家级鱼类保护区变得支离破碎。  据大自然保护协会长江保护项目的负责人介绍,他们曾对长江几个发电项目的成本进行过比较,三峡工程每千瓦发电的成本是4950元,长江上游溪洛渡水电站的成本是每千瓦3538元,向家坝的成本是5749元,而小南海的成本将高达每千瓦13553元。  令大多数保护人士遗憾和意外的是,2011年环保部接受了农业部提出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修改方案,削减了这个保护区的面积,在长江上给小南海水电开发项目“让出一块地盘”。    尽管保护区给小南海水电站让路了,但很多环保人士还是寄希望于未来在环评审批时,环保部能“阻拦”一下。没想到,小南海水电站的环评报告还没有交到环保部,环保部就在审批其上游的乌东德水电站的环评报告时,提出了反对意见。  一位接近环保部的专家说,其实环保部在审批乌东德水电站时对小南海水电站提出的意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否决小南海水电站”,但是“顺便传递了环保部的态度,对小南海水电站是不支持的”,可以说是对小南海水电站的业主单位三峡集团的一种告知。  对环保部在审批乌东德项目环评时,提及小南海项目是否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相关规定的质疑,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劲表示不赞同这种质疑。他说,从文件的表述来看,环保部并没有否决或禁止小南海项目,只是告知三峡集团不再申报这一江段的水电工程。  汪劲认为,环保部也在批复中给出了理由,“过去10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金沙江下游一期工程建设等因素进行了两次调整,自然保护区结构和功能已受到较大影响。未来该流域开发必须严格按照主体功能定位,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切实严格依法保护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另一位环境法学人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也认为,环保部在审批一个项目环评时,是可以提出限制性条件的。在这个审批中,环保部提出,三峡集团不得再申报小南海水电站等项目,其实就是批复乌东德水电项目的限制性条件。  王灿发认为,只要没有超越该部门的审批权限,环保部根据现实中的生态条件,是有权对一个项目的环评审批提出限制性条件的。  上述接近环保部的专家也认为,对乌东德项目的环评批复替代不了对小南海的环评批复,这种表示有瑕疵,但上升不到违反行政许可相关法律的层面。    “挺坝派”还有一个观点认为,小南海水电站是《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明确要上马的项目,这份规划早在1990年就获得了国务院批复。国务院都批复的事,环保部有什么权力通过环境影响评价的方式否决掉?  对此,王灿发和汪劲都认为,规划只是工程项目的一个依据,并不意味着规划列入的项目都必须执行,如果生态环境发生了变化,生态环境容量不够,环保部门可以依照现实情况对项目进行否决。  汪劲特别强调,规划只是前瞻性的统筹和安排,规划说可以干的事,如果不符合法律法规标准,一样不能干。  说起那份规划,翁立达有一肚子话要说。他说,到目前为止,我国与长江综合利用的规划有两部,一部是被反复提到的1990年版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另一部是2012年国务院批复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2012-2030年)》。  翁立达说,1990年版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是为三峡工作做准备的一部规划,所以侧重项目开发,缺少生态环境保护的内容,可以说是有缺陷的。  翁立达告诉记者说,对河流水资源和水能资源的开发利用必须适度,不能超越河流自身的恢复调整能力,国际公认40%为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的警戒线。而随着水电规划的实施,金沙江流域规划的水库总库容将达到径流量的83%,长江上游地区水库总库容将达到河川径流量的61%,对河流生态环境将产生长期深远的影响。  在他看来,应根据长江流域水资源和水环境的承载能力,刚性规定水能资源开发利用的上限。翁立达说,长江宜昌段的年均径流量变化已经向人类发出警告:1981年~2000年,这个点的年均径流量是4384亿立方米;而2003年~2012年,这里年均径流量只有3978亿立方米。  尽管2012版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有了不少生态环保方面的内容,但翁立达认为,最大的遗憾是,这份规划出台之前,有关部门就批复了电力公司联合提交的长江电力开发规划,各大电力公司已经完成了对长江的“跑马圈地”。  翁立达说,按道理,2012年修编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是要弥补原来对生态环境考虑不足,但最后,没有起到这样的效果。  在不少生态学家看来,长江的生态环境确实已频频亮出红灯,是不是应该重新评估《长江流域综合规划》,让这个规划本身也有一份环评。  本报北京4月11日电(原标题:小南海水电站争议引出长江生态忧思)编辑:

新华网伊斯兰堡4月18日电(记者张琪 陈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前夕,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孙卫东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说,习主席此访将对中巴关系未来发展做出战略部署和长远规划,全面提升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双边关系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孙卫东说,此次访问是习主席作为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巴,也是中国国家主席时隔9年再次访巴。巴基斯坦各界充满期待,将隆重欢迎这位来自友好兄弟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自1951年建交以来,中巴关系始终得到两国领导人的亲自培育和广大人民的真诚拥护。中巴友好超越时代变迁和国际风云变幻,历久弥新,堪称典范。  孙卫东说,中国人为巴基斯坦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叫做“巴铁”,就是铁杆朋友的意思,这生动地体现了两国关系的独特友好、牢不可破。中巴关系之所以这么铁,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是坚持道义。中巴都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基本准则,在国际事务中都主张公平正义,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敢于仗义执言。巴基斯坦在台湾、涉藏、涉疆等一系列问题上始终给予中国鼎力支持,中国也始终坚定支持巴基斯坦捍卫独立、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真诚无私地帮助巴基斯坦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其次是君子之交。中巴在交往中一直相互尊重,以诚相待,心心相印。两国在合作中始终保持密切沟通和协调,遇事总是更多地从对方的处境和利益着想,充分考虑对方感受。中巴双方讲原则、重情义,结下了真挚友谊。  第三是患难与共。上世纪在新中国突破外部封锁、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等关键时刻,巴基斯坦向中国提供了坚定支持;2008年中国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害后,巴基斯坦第一时间向中国提供全部战略储备帐篷,真正做到倾囊相助。同样,2010年巴基斯坦遭遇特大洪灾时,中国是第一个向巴方伸出援手的国家;近期也门局势紧张,中国海军舰船协助176名巴基斯坦侨民从也门安全撤离,巴海军也协助8名中国留学生撤离,再次展现了两国有难同当的兄弟情谊。  孙卫东说,目前中巴关系保持着稳步深入推进的良好势头,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主要内容的务实合作富有成效。中巴经济走廊是两国领导人着眼双边关系长远发展做出的战略选择,目的是实现中巴在更高层次上的互联互通与发展对接。作为“一带一路”宏伟构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巴经济走廊为两国务实合作搭建了战略框架。  孙卫东说,中巴双方同意,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合作为重点,打造“1+4”的合作布局。目前,走廊各个项目推进顺利,已从前期规划逐步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走廊建设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正逐步显现。走廊不仅将造福巴全体人民,也将有力促进整个地区的发展和繁荣。  展望未来,孙卫东表示,中巴下一步可在产能承接、治国理政经验交流、人文交流等领域探讨深化合作,加强反恐、安全合作及国际地区事务配合,维护中巴共同利益。  孙卫东说,今年是中巴友好交流年。中方愿与巴方一道,继承和发扬双方在过去60多年里积累起来的宝贵经验和传统友谊,让两国友好合作焕发出更大的生机与活力,打造“中巴命运共同体”。编辑:

中新社北京4月20日电 (记者 马海燕)明星代言虚假广告三年不得代言其他广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20日在北京开幕。二次提请审议的广告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对备受关注的明星广告代言有了更严格规定。  近年来,明星代言虚假广告违法成本低的现象广受诟病。该草案规定,对在虚假广告中作推荐、证明受到行政处罚未满三年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利用其作为广告代言人。  对虚假宣传泛滥的药品、保健品广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建议将保健食品广告准则单列一条,并增加规定,保健食品广告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不得声称或者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并应当显著标明“本品不能代替药物”。  对于药品广告,草案规定,药品广告的内容不得与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说明书不一致,并应当显著标明禁忌和不良反应。  针对一些媒体以健康、养生栏目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广告,误导消费者的现象,草案对此增加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音像出版单位、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和保健食品广告。  草案建议,医疗机构违法发布广告,情节严重的,除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本法处罚外,卫生行政部门可以吊销诊疗科目或者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新闻出版广电以及其他有关部门对有广告违法行为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音像出版单位,不依法予以处理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对广受关注的烟草广告,草案二审稿以列举的方式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公共场所、形式等作了进一步限制,即除了在烟草制品专卖点的店堂室内发布经工商部门批准的烟草广告,以及烟草制品生产者向烟草制品销售者内部发送的经工商部门批准的烟草广告外,其他形式的烟草广告均被禁止。  为促进母乳喂养,草案规定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发布声称全部或者部分替代母乳的婴儿乳制品、饮料和其他食品广告,并对违反这一规定的法律责任相应作了规定。(完)(原标题:中国拟立法规定:

王文华  在中国,看似高大上的游艇行业,发展现状并不乐观。  “现在整个上海市有将近30家游艇俱乐部,但2014年这些游艇俱乐部基本上全部亏损,且亏损数额较大。”上海佳豪游艇运营公司总经理刘勇对界面新闻表示。  根据今年3月游艇行业论坛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国国内102家游艇俱乐部,拥有的游艇数量共约有4000艘,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的游艇就达70%以上。  刘勇对界面新闻分析称,目前大部分游艇俱乐部主要是通过出售或者租赁游艇的方式运营,盈利模式比较单一;另外受政策的限制以及大环境不鼓励奢侈品消费的影响,之前游艇购买者多集中在大公司或者私企老板,用作商务接待使用,而近两年这种购买情况基本上不存在。  游艇的消费模式正发生变化。刘勇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游艇消费正逐渐从商务型转向家庭型消费,家庭和个人购买的比例有所上升。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改变,财富方面的积累也使得个人有能力购买游艇。  家庭型购买的中小艇价格相对在100万元-200万元以内,而此前的豪华游艇价格多在一两千万元,有的甚至接近1亿元。据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国内游艇制造商达120家,注册游艇数约为4000艘,主要的分布地为海南、深圳等。  目前一些游艇企业已经开始在游艇去“奢侈化”方面有所行动,在4月9-12日举行的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游艇展上,上海莱悦游艇集团有限公司就推出了游艇的多人共享业务,通过多人共同分摊游艇购买成本的方式,节省开支,同时上海莱悦游艇集团有限公司还可以将闲置的游艇租掉,让游艇爱好者有机会花更少的钱体验更好的游艇。  对此,上海巴富仕游艇销售有限公司吕君对界面新闻表示,现在了解游艇和体验游艇的群体还不够多,因此,想要改变现在游艇行业不景气的现状,需要通过推广宣传游艇的方式,并使相关费用平民化。  据了解,目前全国102家游艇俱乐部都不赚钱,游艇出租率高,但固定成本包括泊位、维护、船长水手的人力花费不变。如果不做业务,每年的成本在100万元左右。对此,艇汇游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新进称,“国外每100人拥有42艘游艇,但全中国总共只有5000多艘游艇。”这就让游艇出海的旅游项目非常昂贵,这与国内游艇市场流转不便利、停泊费用高有关。  据媒体此前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中国国内的游艇俱乐部经营模式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地产开发商通过投资兴建码头作为房地产的配套设施,通过游艇来提高房地产利润,游艇并不作为主要的利润源,另一类则是游艇俱乐部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此类游艇俱乐部因为受政策的限制和影响,导致成本过高,亏损严重。  而相比起来,海外如欧洲等发达国家的游艇俱乐部,政策发展环境相对宽松很多,灵活性强,运营情况也较好。  关于中国的游艇俱乐部如何摆脱亏损,刘勇认为,增加消费者的体验和感受是解决亏损现状的一个途径,此外,通过游艇的消费和体验,带动餐饮、旅游等其他领域的消费也是增加游艇俱乐部盈利的一种模式。

4月28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暴动越狱、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盗窃、故意毁坏财物一案。  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均羁押于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101监室,且床铺相邻。高玉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且系累犯,2人均面临重刑,遂产生越狱之念并形成合意。高玉伦、王大民发现,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习惯。经反复商议,2人最终确定在段某某值班时越狱,并准备了绳子、毛巾。为确保越狱成功,2被告人又拉拢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羁押的被告人李海伟共同越狱。  2014年9月1日晚,高玉伦以给家人打电话为名,要求管教民警段某某提审。9月2日4时30分许,段某某将高玉伦提出监室至值班室内,王大民随即扭转监室内监控摄像头并将监室门拨开,与李海伟逃出监室,潜至值班室外伺机动手。高玉伦用段某某的手机与家人通话后,见王大民、李海伟已在门外,便趁段某某不备,从身后用胳膊勒住其颈部。王大民、李海伟冲入室内,3被告人合力将段某某按倒在地。高玉伦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绑段某某双腿,又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手铐,铐住段某某双脚,高玉伦、王大民用毛巾猛力堵压段某某嘴部。因段某某挣扎,王大民、李海伟多次用拳头击打其头面部,最终将段某某制服。高玉伦将所戴脚镣打开,3被告人按事先计划换上警服,王大民从段某某兜内翻出钥匙打开前厅大门,3人相继走出看守所。值班武警发觉情况异常进行询问并鸣枪示警,3被告人迅速逃离。段某某因生前颈部被扼压及勒压、口鼻被捂压或堵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检察机关同时还指控:被告人高玉伦2013年12月6日在王某某家饮酒期间因与被害人李某某言语不和,持尖刀捅刺李某某右胸部一刀,后被他人拉开并将尖刀抢下。高玉伦返回家中,又持斧头、菜刀到王某某家,均被他人制止并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当场抓获。被害人李某某经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被告人王大民2013年2月16日晚指使李剑等多人(均另案处理)对居住在延寿县的被害人王某家进行打、砸、恐吓,并在犯罪中致一人轻伤、2人轻微伤。2013年6月26日至9月6日期间,被告人王大民窜至山东省临沂市,在该市实施盗窃犯罪6起,涉案价值157239元。  被告人李海伟因怀疑其前妻与被害人崔某某存在两性关系,遂心生怨恨。2014年3月2日14时许,李海伟窜至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新睡眠旅店,持事先准备的菜刀砍崔某某头面部、胸部、腹部、右臂十余刀,致崔某某重伤,李海伟被他人当场制服。(记者梁书斌 王子辰)编辑:

驻巴基斯坦大使:巴海军近期助中国学生撤离也门

  近几天,“反坝派”和“挺坝派”争议了七八年之久的小南海水电站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3月30日,环保部批复了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提交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但在这份批复中,环保部却“出人意料”地说,未来三峡集团及其他单位,不得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朱杨溪水电站、石硼水电站及其他任何拦砂坝等涉水工程。  批复中的这段内容迅速在一些关注小南海水电站的民间组织间流传,很多机构将其解读为,环保部第一次明确否决了小南海水电站。但同时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认为环保部不应该在批复乌东德水电站环评的时候,扯到小南海水电站。甚至有人提出,环保部此举已经涉嫌严重违反了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    小南海水电站曾被列为重庆市“十一五”规划最重要的项目,也因为其370亿元的计划投资额,有可能成为重庆史上最大的单体投资项目。  水利部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回忆说,小南海水电站尽管被列入1990年版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但真正被动议建设还是重庆市2009年出台的“十一五”规划。当时重庆方面一个比较重要的理由是,都守在长江边,上游的云南、四川,下游的湖北,都有自己的水电站,重庆也要有,要改变重庆没有水电站的历史。  这个项目一提出就遭到不少反对,最重要的原因是,拟建设的小南海水电站坝址规划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按照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是不能开工任何项目的。为了让小南海水电站项目上马,重庆方面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修改保护区的范围,这样水电站就可以顺利上马。  2009年年初,我国鱼类学研究领域的泰斗级人物、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院士曹文宣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年,为给长江上游“高潮迭起”的水电开发让步,“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已经一再缩小。前几年保护区为给三峡工程让路,被“掐去了头”,如果“再去了尾”,那么剩下的、支离破碎的河段就不可能继续成为长江上游特有鱼类的生命通道。  翁立达说,当时反对者还有一条重要理由,规划中的小南海水电站装机容量只有180万千瓦,是个非常小的水电站,这点电量完全可以通过优化上下游的几个发电站就能提供给重庆市。重庆市没必要为了这一点发电量就让长江干流上唯一的国家级鱼类保护区变得支离破碎。  据大自然保护协会长江保护项目的负责人介绍,他们曾对长江几个发电项目的成本进行过比较,三峡工程每千瓦发电的成本是4950元,长江上游溪洛渡水电站的成本是每千瓦3538元,向家坝的成本是5749元,而小南海的成本将高达每千瓦13553元。  令大多数保护人士遗憾和意外的是,2011年环保部接受了农业部提出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修改方案,削减了这个保护区的面积,在长江上给小南海水电开发项目“让出一块地盘”。    尽管保护区给小南海水电站让路了,但很多环保人士还是寄希望于未来在环评审批时,环保部能“阻拦”一下。没想到,小南海水电站的环评报告还没有交到环保部,环保部就在审批其上游的乌东德水电站的环评报告时,提出了反对意见。  一位接近环保部的专家说,其实环保部在审批乌东德水电站时对小南海水电站提出的意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否决小南海水电站”,但是“顺便传递了环保部的态度,对小南海水电站是不支持的”,可以说是对小南海水电站的业主单位三峡集团的一种告知。  对环保部在审批乌东德项目环评时,提及小南海项目是否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相关规定的质疑,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劲表示不赞同这种质疑。他说,从文件的表述来看,环保部并没有否决或禁止小南海项目,只是告知三峡集团不再申报这一江段的水电工程。  汪劲认为,环保部也在批复中给出了理由,“过去10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金沙江下游一期工程建设等因素进行了两次调整,自然保护区结构和功能已受到较大影响。未来该流域开发必须严格按照主体功能定位,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切实严格依法保护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另一位环境法学人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也认为,环保部在审批一个项目环评时,是可以提出限制性条件的。在这个审批中,环保部提出,三峡集团不得再申报小南海水电站等项目,其实就是批复乌东德水电项目的限制性条件。  王灿发认为,只要没有超越该部门的审批权限,环保部根据现实中的生态条件,是有权对一个项目的环评审批提出限制性条件的。  上述接近环保部的专家也认为,对乌东德项目的环评批复替代不了对小南海的环评批复,这种表示有瑕疵,但上升不到违反行政许可相关法律的层面。    “挺坝派”还有一个观点认为,小南海水电站是《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明确要上马的项目,这份规划早在1990年就获得了国务院批复。国务院都批复的事,环保部有什么权力通过环境影响评价的方式否决掉?  对此,王灿发和汪劲都认为,规划只是工程项目的一个依据,并不意味着规划列入的项目都必须执行,如果生态环境发生了变化,生态环境容量不够,环保部门可以依照现实情况对项目进行否决。  汪劲特别强调,规划只是前瞻性的统筹和安排,规划说可以干的事,如果不符合法律法规标准,一样不能干。  说起那份规划,翁立达有一肚子话要说。他说,到目前为止,我国与长江综合利用的规划有两部,一部是被反复提到的1990年版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另一部是2012年国务院批复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2012-2030年)》。  翁立达说,1990年版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是为三峡工作做准备的一部规划,所以侧重项目开发,缺少生态环境保护的内容,可以说是有缺陷的。  翁立达告诉记者说,对河流水资源和水能资源的开发利用必须适度,不能超越河流自身的恢复调整能力,国际公认40%为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的警戒线。而随着水电规划的实施,金沙江流域规划的水库总库容将达到径流量的83%,长江上游地区水库总库容将达到河川径流量的61%,对河流生态环境将产生长期深远的影响。  在他看来,应根据长江流域水资源和水环境的承载能力,刚性规定水能资源开发利用的上限。翁立达说,长江宜昌段的年均径流量变化已经向人类发出警告:1981年~2000年,这个点的年均径流量是4384亿立方米;而2003年~2012年,这里年均径流量只有3978亿立方米。  尽管2012版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有了不少生态环保方面的内容,但翁立达认为,最大的遗憾是,这份规划出台之前,有关部门就批复了电力公司联合提交的长江电力开发规划,各大电力公司已经完成了对长江的“跑马圈地”。  翁立达说,按道理,2012年修编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是要弥补原来对生态环境考虑不足,但最后,没有起到这样的效果。  在不少生态学家看来,长江的生态环境确实已频频亮出红灯,是不是应该重新评估《长江流域综合规划》,让这个规划本身也有一份环评。  本报北京4月11日电(原标题:小南海水电站争议引出长江生态忧思)编辑:

新华网伊斯兰堡4月18日电(记者张琪 陈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前夕,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孙卫东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说,习主席此访将对中巴关系未来发展做出战略部署和长远规划,全面提升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双边关系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孙卫东说,此次访问是习主席作为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巴,也是中国国家主席时隔9年再次访巴。巴基斯坦各界充满期待,将隆重欢迎这位来自友好兄弟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自1951年建交以来,中巴关系始终得到两国领导人的亲自培育和广大人民的真诚拥护。中巴友好超越时代变迁和国际风云变幻,历久弥新,堪称典范。  孙卫东说,中国人为巴基斯坦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叫做“巴铁”,就是铁杆朋友的意思,这生动地体现了两国关系的独特友好、牢不可破。中巴关系之所以这么铁,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是坚持道义。中巴都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基本准则,在国际事务中都主张公平正义,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敢于仗义执言。巴基斯坦在台湾、涉藏、涉疆等一系列问题上始终给予中国鼎力支持,中国也始终坚定支持巴基斯坦捍卫独立、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真诚无私地帮助巴基斯坦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其次是君子之交。中巴在交往中一直相互尊重,以诚相待,心心相印。两国在合作中始终保持密切沟通和协调,遇事总是更多地从对方的处境和利益着想,充分考虑对方感受。中巴双方讲原则、重情义,结下了真挚友谊。  第三是患难与共。上世纪在新中国突破外部封锁、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等关键时刻,巴基斯坦向中国提供了坚定支持;2008年中国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害后,巴基斯坦第一时间向中国提供全部战略储备帐篷,真正做到倾囊相助。同样,2010年巴基斯坦遭遇特大洪灾时,中国是第一个向巴方伸出援手的国家;近期也门局势紧张,中国海军舰船协助176名巴基斯坦侨民从也门安全撤离,巴海军也协助8名中国留学生撤离,再次展现了两国有难同当的兄弟情谊。  孙卫东说,目前中巴关系保持着稳步深入推进的良好势头,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主要内容的务实合作富有成效。中巴经济走廊是两国领导人着眼双边关系长远发展做出的战略选择,目的是实现中巴在更高层次上的互联互通与发展对接。作为“一带一路”宏伟构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巴经济走廊为两国务实合作搭建了战略框架。  孙卫东说,中巴双方同意,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合作为重点,打造“1+4”的合作布局。目前,走廊各个项目推进顺利,已从前期规划逐步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走廊建设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正逐步显现。走廊不仅将造福巴全体人民,也将有力促进整个地区的发展和繁荣。  展望未来,孙卫东表示,中巴下一步可在产能承接、治国理政经验交流、人文交流等领域探讨深化合作,加强反恐、安全合作及国际地区事务配合,维护中巴共同利益。  孙卫东说,今年是中巴友好交流年。中方愿与巴方一道,继承和发扬双方在过去60多年里积累起来的宝贵经验和传统友谊,让两国友好合作焕发出更大的生机与活力,打造“中巴命运共同体”。编辑:

中新社北京4月20日电 (记者 马海燕)明星代言虚假广告三年不得代言其他广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20日在北京开幕。二次提请审议的广告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对备受关注的明星广告代言有了更严格规定。  近年来,明星代言虚假广告违法成本低的现象广受诟病。该草案规定,对在虚假广告中作推荐、证明受到行政处罚未满三年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利用其作为广告代言人。  对虚假宣传泛滥的药品、保健品广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建议将保健食品广告准则单列一条,并增加规定,保健食品广告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不得声称或者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并应当显著标明“本品不能代替药物”。  对于药品广告,草案规定,药品广告的内容不得与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说明书不一致,并应当显著标明禁忌和不良反应。  针对一些媒体以健康、养生栏目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广告,误导消费者的现象,草案对此增加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音像出版单位、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和保健食品广告。  草案建议,医疗机构违法发布广告,情节严重的,除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本法处罚外,卫生行政部门可以吊销诊疗科目或者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新闻出版广电以及其他有关部门对有广告违法行为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音像出版单位,不依法予以处理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对广受关注的烟草广告,草案二审稿以列举的方式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公共场所、形式等作了进一步限制,即除了在烟草制品专卖点的店堂室内发布经工商部门批准的烟草广告,以及烟草制品生产者向烟草制品销售者内部发送的经工商部门批准的烟草广告外,其他形式的烟草广告均被禁止。  为促进母乳喂养,草案规定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发布声称全部或者部分替代母乳的婴儿乳制品、饮料和其他食品广告,并对违反这一规定的法律责任相应作了规定。(完)(原标题:中国拟立法规定:

王文华  在中国,看似高大上的游艇行业,发展现状并不乐观。  “现在整个上海市有将近30家游艇俱乐部,但2014年这些游艇俱乐部基本上全部亏损,且亏损数额较大。”上海佳豪游艇运营公司总经理刘勇对界面新闻表示。  根据今年3月游艇行业论坛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国国内102家游艇俱乐部,拥有的游艇数量共约有4000艘,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的游艇就达70%以上。  刘勇对界面新闻分析称,目前大部分游艇俱乐部主要是通过出售或者租赁游艇的方式运营,盈利模式比较单一;另外受政策的限制以及大环境不鼓励奢侈品消费的影响,之前游艇购买者多集中在大公司或者私企老板,用作商务接待使用,而近两年这种购买情况基本上不存在。  游艇的消费模式正发生变化。刘勇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游艇消费正逐渐从商务型转向家庭型消费,家庭和个人购买的比例有所上升。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改变,财富方面的积累也使得个人有能力购买游艇。  家庭型购买的中小艇价格相对在100万元-200万元以内,而此前的豪华游艇价格多在一两千万元,有的甚至接近1亿元。据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国内游艇制造商达120家,注册游艇数约为4000艘,主要的分布地为海南、深圳等。  目前一些游艇企业已经开始在游艇去“奢侈化”方面有所行动,在4月9-12日举行的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游艇展上,上海莱悦游艇集团有限公司就推出了游艇的多人共享业务,通过多人共同分摊游艇购买成本的方式,节省开支,同时上海莱悦游艇集团有限公司还可以将闲置的游艇租掉,让游艇爱好者有机会花更少的钱体验更好的游艇。  对此,上海巴富仕游艇销售有限公司吕君对界面新闻表示,现在了解游艇和体验游艇的群体还不够多,因此,想要改变现在游艇行业不景气的现状,需要通过推广宣传游艇的方式,并使相关费用平民化。  据了解,目前全国102家游艇俱乐部都不赚钱,游艇出租率高,但固定成本包括泊位、维护、船长水手的人力花费不变。如果不做业务,每年的成本在100万元左右。对此,艇汇游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新进称,“国外每100人拥有42艘游艇,但全中国总共只有5000多艘游艇。”这就让游艇出海的旅游项目非常昂贵,这与国内游艇市场流转不便利、停泊费用高有关。  据媒体此前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中国国内的游艇俱乐部经营模式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地产开发商通过投资兴建码头作为房地产的配套设施,通过游艇来提高房地产利润,游艇并不作为主要的利润源,另一类则是游艇俱乐部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此类游艇俱乐部因为受政策的限制和影响,导致成本过高,亏损严重。  而相比起来,海外如欧洲等发达国家的游艇俱乐部,政策发展环境相对宽松很多,灵活性强,运营情况也较好。  关于中国的游艇俱乐部如何摆脱亏损,刘勇认为,增加消费者的体验和感受是解决亏损现状的一个途径,此外,通过游艇的消费和体验,带动餐饮、旅游等其他领域的消费也是增加游艇俱乐部盈利的一种模式。

4月28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暴动越狱、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盗窃、故意毁坏财物一案。  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均羁押于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101监室,且床铺相邻。高玉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且系累犯,2人均面临重刑,遂产生越狱之念并形成合意。高玉伦、王大民发现,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习惯。经反复商议,2人最终确定在段某某值班时越狱,并准备了绳子、毛巾。为确保越狱成功,2被告人又拉拢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羁押的被告人李海伟共同越狱。  2014年9月1日晚,高玉伦以给家人打电话为名,要求管教民警段某某提审。9月2日4时30分许,段某某将高玉伦提出监室至值班室内,王大民随即扭转监室内监控摄像头并将监室门拨开,与李海伟逃出监室,潜至值班室外伺机动手。高玉伦用段某某的手机与家人通话后,见王大民、李海伟已在门外,便趁段某某不备,从身后用胳膊勒住其颈部。王大民、李海伟冲入室内,3被告人合力将段某某按倒在地。高玉伦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绑段某某双腿,又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手铐,铐住段某某双脚,高玉伦、王大民用毛巾猛力堵压段某某嘴部。因段某某挣扎,王大民、李海伟多次用拳头击打其头面部,最终将段某某制服。高玉伦将所戴脚镣打开,3被告人按事先计划换上警服,王大民从段某某兜内翻出钥匙打开前厅大门,3人相继走出看守所。值班武警发觉情况异常进行询问并鸣枪示警,3被告人迅速逃离。段某某因生前颈部被扼压及勒压、口鼻被捂压或堵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检察机关同时还指控:被告人高玉伦2013年12月6日在王某某家饮酒期间因与被害人李某某言语不和,持尖刀捅刺李某某右胸部一刀,后被他人拉开并将尖刀抢下。高玉伦返回家中,又持斧头、菜刀到王某某家,均被他人制止并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当场抓获。被害人李某某经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被告人王大民2013年2月16日晚指使李剑等多人(均另案处理)对居住在延寿县的被害人王某家进行打、砸、恐吓,并在犯罪中致一人轻伤、2人轻微伤。2013年6月26日至9月6日期间,被告人王大民窜至山东省临沂市,在该市实施盗窃犯罪6起,涉案价值157239元。  被告人李海伟因怀疑其前妻与被害人崔某某存在两性关系,遂心生怨恨。2014年3月2日14时许,李海伟窜至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新睡眠旅店,持事先准备的菜刀砍崔某某头面部、胸部、腹部、右臂十余刀,致崔某某重伤,李海伟被他人当场制服。(记者梁书斌 王子辰)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11-14 10: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