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外媒就南海问题替中方抱不平:中国已经很克制

  • 分类:情感

  今年的全国统一高考依旧定于6月7日至8日举行,部分省由于考试科目设置不同,9日仍安排有考试科目。  今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共942万人,据统计,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自2008年达到1050万峰值后,经历连续5年下降,去年首次回升,达939万,今年比去年增加3万人,报名人数继续回升。  就考试本身来看,今年,使用全国统一命题的省份将从去年的15个增加到18个,新增江西、辽宁和山东,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广东等省市依旧采用自主命题。另据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介绍,明年,全国将有25个省份采用国家统一命题。  对于由自主命题变为统一命题,有专家分析,这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普遍性的命题考试质量,另一方面,统一命题更有利于体现公平,减少命题本身存在的难易差别,关键是在判卷、招生时要充分调整好“标准分”与地区“录取分”之间关系,目的也是使考试录取更加公平、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高考,8个省份将迎来盲人考生,今年的高考考场也会出现针对视障考生的盲文试卷。  高考前夕,教育部要求各地积极创造条件,为残疾考生等特殊群体考生提供更具人性化的考试服务,还特别强调“有盲人考生的8个省级考试机构要提前做好盲人参加考试的具体工作”。  今年5月,教育部和中国残联发布《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要求各招生考试机构为残疾人参加高考提供平等机会和合理便利,如盲文试卷,大字号试卷等,设立环境整洁安静、采光适宜、便于出入的单独标准化考场等。根据规定,使用盲文试卷的视力残疾考生的考试时间,在该科目规定考试总时长基础上延长50%。    为了严防考试作弊,福建、湖北、安徽等省份纷纷明确,禁止佩戴手表入场,考点统一配置挂钟。山东青岛还要求,接触试卷的人员,包括监考员、验收员等,工作期间一般也不得佩戴手表。  对于考生佩戴手表,一些地区明确可以佩戴机械手表,但是严禁考生携带具有存储功能的手表。例如,北京今年高考考场不统一设置挂钟,考生可自行携带手表看时间,但如时下流行的“苹果”手表(Apple Wacth)等智能手表被禁止带入考场。  上海今年也明确,考生若携带具有发送或者接收信息功能的设备,将被认定为考试作弊,其中就包括手机、时下流行的“苹果”手表及运动手环等。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考生忘带准考证等往年常见的突发情况,一些地区也推出人性化规定。例如,北京、福建等地就明确,如果考生忘带证件可以“刷脸”入场,即如果考生忘记或遗失身份证(或准考证),须配合监考员进行相貌验证,若考生相貌与准考证存根上照片相符的,可允许考生先进考场应考。  今年一些地区的高考人性化措施还体现在考场中。例如,今年广州总共有58个考点,2146间考场,每个考场都安装了空调,空调开启温度大概在26℃左右。广州市招办特别建议参加考试的考生准备一件薄外套,以备不时之需。此外,考试期间如遇大雨天气,考生可多准备一套衣服,各考点均设置了更衣室,考生如遇淋雨可更换衣物。  在北京,据媒体报道,今年北京全市对于考场空调是否启动,并无统一规定。但据多个考点反映,是否开空调可视当天天气和考生的具体情况而定。    每年高考,严明考试纪律,保证考试公平都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为了确保今年高考安全,教育部与各省(区、市)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都签订了高考安全责任书。  教育部要求,各地高考期间要设立高考指挥部,统一调度指挥,快速有效地处理高考中出现的各类突发、偶发事件。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命题、试卷印制、运送、保管、考试实施、评卷、录取等环节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杜绝失、泄密事件发生。要组织有关部门对高考环境进行综合整治,完善并落实齐抓共管的工作保障机制,确保无大面积舞弊事件发生。  此外,教育部还部署协调全国31个省份教育行政部门和招生考试机构开通了2015年高考举报电话,并表示教育部及各省(区、市)将根据举报线索第一时间核实处理,切实维护高考安全。  在考前,教育部还会同中宣部、工信部、公安部等共10部门,集中开展“打击销售作弊器材”“净化涉考网络环境”“净化考点周边环境”“打击替考作弊”等4个综合治理专项行动。  据介绍,各地相关部门在中学、高校、通讯电子产品市场、考点周边及互联网上联合开展了对非法招募替考“枪手”、组织助考活动、违法贩卖作弊器材、发布涉考不良信息等危害考试安全、扰乱考试秩序、谋取非法利益等行为进行了重点侦查,依法打掉了一批犯罪团伙。      与往年相比,今年高考政策的重大变化出现在加分政策方面,今年开始,奥赛奖牌、体育特长等等,这些中学生获得的“光环”将难以为高考加分。  2014年底,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意见明确,2015年1月1日起,将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五项加分项目。  据悉,2015年1月1日之前在高级中等教育阶段已取得上述项目有关奖项、名次、称号的考生,是否具有加分资格由生源所在地省级高校招生委员会研究决定。确有必要保留的按本省(区、市)原有规定执行,加分分值不超过5分。  关于高考加分政策,袁贵仁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也介绍说:“今年全国加分政策鼓励类的全部取消,只保留一些扶持性政策,还有一些地方性加分政策减少63%,有10个省市全部取消地方加分。”  除了加分政策变化,与往年相比,今年高校自主招生政策也有大幅调整。  今年起,高校自主招生时间均安排在全国统一高考后,公布高考成绩前进行,申请参加自主招生的学生要参加全国统一高考,达到相应要求,接受报考高校的自主测试,试点高校也不得采用联考方式或组织专门培训。  专家分析,自主招生调整至高考后,考生不会过早地“被迫”卷入自主招生“大战”,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考生的压力。用高考成绩这个最大公约数作为前提,可以减少自主招生可能出现的“操作”空间。  此外,今年,根据高考改革方案的部署,31个省份将全面实行平行志愿录取投档。所谓平行志愿,举例来说,某省份规定考生第一批次可填报6个志愿,那么这6个志愿均为并列关系的“第一志愿”。  在招录阶段,根据新高考改革方案提出的招生问责制,高校校长还要从今年起,签发录取通知书,对录取结果负责。(完)(原标题:942万考生今日赶赴高考 18省份采用全国统一命题)编辑:

外媒称,人们正在目睹对中国发起的又一轮抨击,这回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岛屿和暗礁上的填海造地行动。  《日本时报》网站6月10日文章称,美国国防部指责中国破坏现状,引发动荡,违反国际法和国际规范。菲律宾和越南等其他声索方发表的看法则比这严重得多,前者甚至把中国的行为与二战前纳粹德国的行为相比。  文章称,当大家设法把事实与想象区分开来。中国对南中国海所有地貌提出声索。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也对南中国海部分地貌提出声索。基于现代“主权”标准,即持续有效的占领与管控等,这些声索都存在缺陷。没有哪一种声索被裁定比其他声索更正当。  文章说,对于斯普拉特利群岛(即中国南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中国并未占有,但仅仅占有并不等于拥有主权,而中国的确对这些岛屿提出声索。当然,这些岛屿的主权必须要与其他声索方谈判。中国声索的某些暗礁地貌或许处于中国所合法占有的岛屿的专属经济区内。这并不表示主权,却表示有权在其声索的专属经济区内施工。  文章称,美国的法律立场不是“稳操胜券”,因此,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是成问题的。  中国的行为在原则上与其他国家一致。此外,美国在主权问题上似乎并不中立,批评中国的其他声索方则是伪君子。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6月10日文章称,南中国海多年以来都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摩擦点,但在过去几周,华盛顿似乎有意提高了对中国在该地区行为的批评的音量。  在美国最近的声明中提出了两种担忧。首先就是中国针对那些较小和较弱的邻国使用欺凌和威胁战术以推动其对该地区有争议的岛礁的主张。第二个担忧就是被华盛顿视为对在南中国海上航行自由的威胁。  文章称,毋庸置疑,中国正在发挥其巨大且日益增加的影响力以威慑提出领土主张的对手。然而,尽管我们对此类行为感到遗憾,但这并不违反国际法。  文章称,美国的声明往往更加强调有关对航行自由的威胁的担忧。但完全没有证据表明,南中国海的商业航行以任何方式受到了任何提出主张的国家的行动的威胁,包括中国。也没有任何理由担忧任何提出主张的国家可能会在未来试图限制那里的商业航行——尤其是中国。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6月11日文章称,5月27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说,除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外,他的主要挑战之一是“中国在南中国海荒谬的领土主张以及造地活动”。难道一个建有飞机场的珊瑚礁与核武器一样危险?  文章称,哈里斯的说法被普遍解读为中国正在进行不讲道理的夺地活动,无异于胁迫甚至侵略其南部邻国。但中国认为其行为是防御,绝不是侵略。这两种评估相差甚远。如果哈里斯对中国的动机有误解,那么这一定是美国的情报部门出了大错。  文章称,中国是一个在南中国海拥有4000多公里海岸线的国家。根据国际法,它有权要求从其领海基线算起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为其所有。粗略估计,仅仅根据其大陆海岸和海南岛海岸,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专属经济区差不多有100万平方公里。中国的领土声索并不比越南和菲律宾的更加荒谬。  根据其领土基线而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拥有管辖权完全符合国际法;根据其领土而对大陆架享有管辖权也完全符合国际法。  文章认为,总的来说,很难让人看出哈里斯是出于什么理由对中国目前在南中国海的领土声索使用了一个非外交的词汇——“荒谬”。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观点是中国在永暑礁上兴建的3000米跑道“能使中国监控和控制整个南中国海的领空,加强了行使海上控制的能力”。这种假设对现实来说完全是“荒谬”的(从一个岛礁上的机场就能控制整个南中国海领空,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的力量)。这种过分渲染的评估反映了华盛顿和美国海军界的一种情绪:他们对中国的搅局行动近乎于愤怒,但不愿考虑越南、菲律宾或者美国自己的行动可能也导致了地区局势的动荡。  文章称,对那些把中国看作唯一挑衅者的人来说,他们多次采用的一种宣传策略就是把法律、时间以及事件发展的先后顺序等重要问题模糊处理,从而以最糟糕的视角来描绘中国。中国不是无可厚非,但来自反华阵营的歇斯底里言行可能会被视为可笑之举。2014年,一名中国评论员对此做了很好的总结:“马尼拉及其西方支持者有一个相当可笑的逻辑,菲律宾和越南可以在南沙群岛做任何事情,而中国不能有任何反制措施。”  (原标题:外媒就南海问题替中国抱不平:中国已经很克制) 编辑:

在北京,随着汽车保有量的迅猛增加,停车位迅速成为稀缺资源,随之衍生的停车难、乱收费等问题已是城市管理的一大顽疾。一方面,停车乱、停车难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车主们怨声载道;另一方面一些不法分子在暴利的驱使之下圈地收费,造成巨额停车管理资金流失。  近日,新京报记者通过深入调查发现,北京路边圈地收费、正规停车场扩容收费现象严重,路侧停车管理乱象丛生,有黑停车场最高日收入超两万元。  在昨日的市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上,副市长张延昆代表北京市政府向会议作《关于“加强机动车停车服务与管理构建科学完备的静态交通体系”议案办理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提到,2017年以前,以规范停车秩序为中心,集中治理“停车乱、收费乱”。我们期待北京机动车停车问题得到及时有效的调控。  ■   2012年5月5日 朝阳路甘露园尚街购物中心门前路边,有停车管理员乱收费。朝阳市政市容委证实,此处23个停车位并未备案,属于非法停车位。  今年5月27日 此处仍有自称通政停车管理公司的男子收停车费,并表示能提供停车发票。据悉,此处停车场目前仍未备案。    2012年5月5日 两收费员在青年路西侧30个停车位收费。朝阳区市政市容委称,此处17个备案停车位已过期。  今年5月27日 该处未立有任何停车收费牌,有自称通政停车管理公司的收费员在此收费。市政市容委表示,通政公司没有位于青年路西的备案。   2012年5月5日 鼎慧街路旁共划有121个停车位,远超过公示牌上的37个。  今年5月27日 新京报记者回访此街,发现该路段的停车收费公示牌车位数更新至51个。而现场停放的车辆超过80辆。  2014年1月4日 朝外悠唐广场旁并未立有停车收费公示牌。朝外城管分队工作人员证实,该处确为非法路边停车场。  今年5月27日 新京报记者再访发现,朝外南街街道西口仍有停车管理员拦车收费。  2014年1月4日 崇文门内大街与崇文门西大街交口东北侧报刊亭附近停车场。停车管理员自称,此处没有在交通部门备案,也无资质。  今年5月27日 记者对现场进行回访发现,事发处已被拆除,据此处不远的新景家园西门附近,一备案仅20个的停车场,收费员称有80余车位。   北京的人口规模、机动车保有量超过总规。目前机动车保有量达到559.1万辆,户均拥有车辆0.7辆,停车位缺口达350万,老旧小区和平房胡同区停车问题最为突出;出行车位缺口约30万个。  ●  今年,北京将按照差别化供给的思路,编制并实施今后三年的停车设施建设计划。一方面,将居住和公建停车位配建纳入建设计划统筹管理;将683处中心城公共停车场规划重新梳理,分类落实,并加快107处驻车换乘(P+R)停车场建设。此外,挖潜和设置临时停车设施,增加停车位数量。  “倒、倒、倒,好了。”5月27日下午6时,北京姑娘刘荣开车回到丰台区芳城园一区的家中,在家人的指挥下,将车停进住宅楼与小区马路的一个狭小夹角中。  自从搬入这个有着30年历史的小区中,刘荣每天都担心回家没“车位”。车位紧张带来的是业主们见缝插针,小区道路两侧,住宅楼旁,就连小区外的公路,都被车辆占得严严实实。  由于附近停车位太少,下班回来晚的业主连停在路边都没地儿,甚至有人把车停在500米外的大润发超市外。  同样在晚高峰,朝阳区梵谷水郡小区外的马路两侧,已经停了4排车,4车道的马路被压缩成两车道。路边自行车道和人行道被占用,停放车辆过百米,来往车辆在此交会时避让十分困难。  “车上经常挂彩。”梵谷水郡的业主周先生说,路边停车有很大风险,有时候被其他车剐蹭,有时被划,并且免不了被贴条。自从两年前入住梵谷水郡小区,他就一直把车停在路边,也有附近其他小区的业主将车停在此地。  停车难现在在医院、商业区以及行政办公区域更为突出。  5月26日晚9时左右,簋街灯火通明,在“胡大”酒店门口,上百名顾客正排队等待就餐,而此时的簋街道路两侧停满了私家车。六车道的马路,被乱停车辆压缩成了两车道。加上横穿马路的人流,整个马路堵得一片“通红”,来此就餐的顾客不得不把车停在一公里外交道口附近。  簋街的停车难时间节点性强。通常在下午5时过后最为严重。但对于东单、崇文门地区来说停车难现象则几乎没有时间节点可言,在这条街上布满了包括商店、机关、住户、医院、学校。“根本没地儿停,只能挤地铁。”在附近一家三甲医院工作的张医生透露,由于找不到停车位,加上道路拥堵,家住石景山的她已经有10年没有开车上下班了。   ●议案  调研指出,目前北京的停车管理体制不够完善、管理水平偏低。部分备案企业擅自私划车位,违规收费。  ●  2015年在全市范围内启动停车普查工作,在普查基础上,建立停车位登记制度,厘清停车设施产权属性。对新增或调整的停车位信息进行更新,实现对停车设施资源的动态管理。  5月27日下午,太阳宫南街辅路的自行车道上,已经停了数百辆车,甚至有三辆车停在主路上。  多位附近居民表示,这里占道停车现象很普遍,辅路被占用一半,自行车与机动车混行,经常会有收费员堵在辅路出口收取停车费。有车主质疑其收费资质,争吵时常发生。“扫描他们的上岗证,显示信息为没有收费资质。”有车主称。  太阳宫城管分队工作人员称,太阳宫附近路侧乱收停车费的情况收到过多次举报,之后一直派队员前去蹲守。太阳宫南街辅路上没有停车场备案,不允许收费。  当天长期在此冒牌收费的两名年轻人看到有城管队员前来巡查转身就跑,城管队员将路边竖立的停车收费牌换掉,路边的停车位也被涂抹掉。  一名车主刚被收取了15元停车费,“知道这里不是正规停车场,但不给也没办法。”该业主说,这里乱收停车费现象已有两年时间。  正规停车场收费也不那么透明。位于石榴庄南北里之间的石榴庄路南停车场,收费员表示,这里已被自己老板承包,每月向上级公司缴纳8000元。“在我的停车场贴罚单了,你拿罚单来找我。”  路侧收费牌显示,此处停车场收费公司为丰台区丰顺鸿达停车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范围是由光彩路到榴乡路。丰台市政市容委工作人员证实,此处停车场备案数量为79个。但记者走访发现,路两侧实际停车位超过200个,远超备案范围。自然也就成了停车场收费的灰色地带。  朝外大街悠唐广场门口的停车场车位公示信息与北京交通委官网备案信息不符。5月27日下午6时许,一名停车管理员为增加停车位,还将一辆红色轿车引导停至斑马线,几乎堵住了整个人行横道。  问题3  黑停车场圈地 霸占居民福利  ●议案  目前北京对停车经营企业管理仅通过单一的经营备案手段,尚未建立全市统一的停车管理信息系统。占道停车场挂靠经营、层层转包、以包代管等经营模式较普遍。  ●回应  力争停车改为电子收费  力争2016年下半年起,依托市区两级停车管理中心,采用视频监控、地磁、移动终端等信息化技术,将目前的人工收费改为电子收费,实现人钱分离和收支两条线,所收费用全额上缴同级财政。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签订合同支付劳务服务费用。通过立法授权或委托管理,对路侧占道违法停车进行取证、拖车和协助执法。  随意圈地收费和扩容收费的利润空间究竟有多大?新京报记者曾对朝阳区西坝河路一停车场转包生态链调查发现,该路段备案的占道停车场被停车公司层层转包。  作为中间承包人的向女士发现,车场出租人向自己许诺的260个划线停车位实际上仅有79个属于正规备案。也就是说整条路是收取260个车位的钱,向政府上交79个车位的占道费。  为此,该车场直接谋夺了附近居民本应享受的政策福利。负责此路边停车位经营的北京雁泽停车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赵晶证实,该停车场处于小区周边,享受北京市关于老旧小区居民停车优惠政策,居住小区周边临时占道停车符合条件者可享受“优惠”,一次性缴费包年1600元,包月每月150元。  实际上在经营的时候,收费员针对所有停车者的收费标准都按照即时停车收费标准处理,即第一小时6元,第二个小时9元。  据了解,该停车场每月上交的停车占道费仅有4000余元,向女士最终的账目显示,该停车场月毛收入能达到10万元,除去人力成本和上交的占道费用,各级承包经营者能分得的利润超过9万元。  这还是在官方有备案的停车场。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随意圈地的停车场收费利润更大。  每年4月末,北京进入赏花季节,各大公园附近都会出现圈空地收停车费的黑停车场。玉渊潭公园西门八一湖桥南辅路向东,一处土路停车场的收费人员曾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不用花什么成本,自己一天收入达千元,最高超过两万元。   停车管理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统筹不足。各区县分管部门不统一,管理力量不足,政府各个层级管理体系不够完善。  ●北京将综合整治“黑停车场和“黑停车位”。依法对其实施处罚,率先在核心区实现“零容忍”的标准。张延昆称,2015年北京将建设完成100条以上“严管街”,实现停车入位、违停必罚、交通有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停车严管街范围。对私划路侧停车位、擅自收费、违法占道停车等行为依法处罚并纳入诚信体系。  记者近日随机选取了新京报自2012年开始曝光的数十个问题停车场中的10个停车场进行回访发现,有高达一半的问题停车场仍在违规收费。  2015年1月5日,新京报记者深入调查朝阳西坝河路占道停车场(200余车位,正规备案的仅79个)被层层转包一事,并进行曝光。  5月27日,记者回访发现朝阳区西坝河路道路两侧仍停满车辆,停车收费牌已被撤走,取代收费牌的变成了一块指示牌,指示牌标注“此路段当前没有收费许可,如发现乱收费人员,请拨打举报电话”,同时指示牌下还留了太阳宫城管分队以及综治办的举报电话。  与西坝河停车场被取缔不同的是,朝阳门外大街一问题停车场在曝光后申请了正规备案。2013年10月20日,新京报曝光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华普超市门口的问题停车场。  5月27日,记者回访发现,此处20余辆车正停在辅路上的车位中,两男一女三名收费员正在收费。旁边的收费牌清楚标注了车位总数以及服务单位监督电话等信息。朝阳区市政管委工作人员称,该停车场于去年10月1日注册,目前尚在有效期内。  记者随后回访此前曝光的朝阳区枣子营街“枣营南里”南门附近、西单华威商场西侧的横二条路、西单北大街一处空地等问题车场,发现此三处车场均被取缔,现场已无人收费。  而另一处位于青年路西侧的问题车场则至今仍有人收费。2012年5月5日,新京报对该处过期停车场进行曝光,朝阳城管部门随后拆除了该区域的收费标志牌。时隔三年,这里仍存在“黑停车场”。收费员自称属于通政停车管理公司。  “按天收费,每天20元不讲价”,一名男子回复新京报记者的咨询。朝阳区市政市容委电话查询通政公司停车位情况,发现该公司没有位于青年路西的备案。  A08-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何光 鲁千国 实习生 沙璐 刘思维  A08-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周岗峰(原标题:四问停车乱象:黑停车场日进两万元)编辑:

中国日报北京5月20日电(记者 赵盛楠 迟珺) 5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近日缅方炮弹致中国边民受伤事件答问表示,缅方表示将向中方作出正式反馈,中方正等待缅方正式通报。  据媒体报道,缅军高层近期表示,5月14日发生的缅方炮弹致中国边民受伤事件,并非缅政府军所为,而是果敢武装组织意图破坏两国关系。  洪磊表示,中方已就近期缅方炮弹致中国边民受伤向缅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缅方就事件开展认真全面负责的调查,并向中方作出负责任的说明,采取切实有效措施,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尽快平息事态,恢复中缅边境地区正常秩序。(原标题:缅方将就缅炮弹再伤中国边民向中方作出正式反馈 - 中文国际 - 中国日报网)编辑:

河南鹿邑警方多份伤情鉴定涉嫌造假,因此造成的一些错判案件已被纠错,但事情远未完结……  销户事件牵出多起伤情鉴定涉嫌造假。去年4月,一则“”的新闻引发强烈关注,事件最终以3名涉事警员受到处分,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被诫勉谈话收场。而引发举报的前因,则是伤情鉴定作假。   2004年至今,河南鹿邑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具的多份伤情鉴定被发现问题,当地纪委监察局调查证明其中一份系用旧伤作假炮制。小企业主肖建鹏、乡村医生吴浩、农民张小艳、小职员田涛、农民徐伟等人质疑,鹿邑警方涉嫌利用造假病历作出错误的伤情鉴定,导致冲突事件中的受害者一方,变成了犯罪嫌疑人。  涉嫌造假的伤情鉴定出炉之后,当事人紧随而来的“待遇”是被网上追逃、注销户口、判刑坐监……有些错案甚至一错再错。  由于不满当地司法纠错迟缓或不够彻底,这些四处申诉的访民们转而利用各种电子设备,紧紧盯住公、检、法官员的私生活,期待以此推动冤案昭雪。   2010年,原籍江西的肖建鹏,与河南鹿邑当地人刘海强等人合伙在鹿邑县城西关常湖洞村,开设了一家名为“展鹏汽车”的公司。该区域的辖区派出所,为鹿邑县城郊派出所。  肖建鹏与刘海强等人的合作逐渐不畅。鹿邑县公安局的调查情况显示,2012年9月10日,股东刘海强之弟刘海涛,将汽修厂的大门锁上。2012年9月13日上午,肖建鹏将锁砸开。  当日下午,刘海涛率一帮人,进入“展鹏汽车”公司与肖建鹏产生争执和冲突。警方调查情况显示,刘海涛方和肖建鹏方均有受伤。肖建鹏叙述,由于对方人多,妻子曹露和岳母罗秀荣受伤,对方无伤。  冲突中,肖建鹏方拨打“110”。不久,鹿邑县城郊派出所民警侯程涛接警赶到,他用D V拍了在场所有人,当时的刘海涛并无明显伤情。  次日,肖妻曹露到城郊派出所做笔录时被民警侯程涛告知,肖建鹏一只脚已经踏入牢房,要做好巨额赔偿刘海涛的心理准备。原因是,派出所已经委托鹿邑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为双方做伤情鉴定,刘海涛自称鼻骨骨折。  2012年10月17日,城郊派出所收到鹿邑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下达的伤情鉴定,刘海涛鼻骨骨折为轻伤,当日立案。11月16日,鹿邑警方对肖建鹏办理刑拘手续并网上追逃。  “明明我们被他打了,怎么变成了我打他”?肖建鹏感到惊诧,他边逃亡边向各级纪委和警方写信反映。  肖的上告,获鹿邑县纪委监察局介入调查。监察局干部张祥林随后前往鹿邑县真源医院调出CT片子,查明刘海涛的鼻骨伤,实际是2011年与另外一人打架造成,鹿邑警方法医赵杰作出的伤情鉴定,系用旧伤作假,炮制出轻伤鉴定,错误明显。  鹿邑纪委监察局纠错之后,2012年11月19日,鹿邑警方撤销对刘海涛的伤情鉴定报告,同时撤案并撤回对肖建鹏的刑拘手续。  12月19日,鹿邑县监察局向鹿邑县公安局建议,处分民警侯程涛和法医赵杰等人。鹿邑县监察局干部张祥林称,鹿邑县公安局未予理会。    肖妻曹露称,他们一家人的不断上告,引起警方反弹。2013年1月,城郊派出所所长王枫曾到他家小区门口,“说要销掉我丈夫的户口,看你户口被注销了怎么告。”  监察局的介入并未约束住警员,城郊派出所的部分警员随后深度介入肖建鹏与刘海强的经济纠纷,要求肖建鹏将土地、厂房和生产设备转让给刘海强。  一份由王枫签名见证的合同文本显示,2013年6月,在肖建鹏和刘海强的房屋买卖合同上,城郊派出所所长王枫等4名民警,主动为肖和刘的房屋转让合同进行见证,王枫甚至直接手写修改合同上的条款。  肖建鹏认为,这份由王枫主导签订的合同,导致他的房屋低于市场价上百万元。他一度怀疑所长王枫“想要我的房子”。  肖建鹏称,由于心中阴影未消,他只好同意派出所警员的卖房建议。  但合同签下后,肖建鹏越想越窝火:凭什么刘海强的弟弟殴打他人、制造假伤之后什么事也没有,而自己被打之后还被警方通缉,到了房屋买卖阶段,警方还要为对方站台。  肖建鹏和妻子曹露继续向多部门反映,要求上级部门严惩民警王枫、侯程涛、法医赵杰等人。肖建鹏和曹露认为:“他们一定拿了刘海强的钱”。  与此同时,刘家和肖家的矛盾进一步升级,2013年10月3日上午,刘海涛指挥人员将汽修厂内的配件进行变卖。当日上午9点54分,肖建鹏开始拨打110报警,但直到刘海涛指挥人将所有配件运走完毕,城郊派出所对肖建鹏30分钟内的4次报警均无动于衷。  肖建鹏夫妇随后怒告鹿邑县公安局有警不出严重渎职,鹿邑县监察局干部张祥林再次介入调查。  令张祥林感到错愕的是,当班民警侯程涛向监察局出示的出警记录南辕北辙,肖建鹏3日上午报警,侯程涛于10月2日0时0分出警,肖建鹏报警地点是鹿邑县城西关,而侯程涛的出警地点却是鹿邑县北关。  对警方的不信任,使肖建鹏和曹露转向网络求助。  2013年下半年,微博认证为“专栏作家、媒体人”的冒安林赶赴鹿邑取证。  2013年9月,冒安林向河南省公安厅实名举报王枫等民警,随后河南省公安厅成立调查小组,鹿邑县公安局党委对城郊派出所民警王枫、侯程涛、郭金彪、法医赵杰4人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乌龙远未结束,2014年初,曹露返回老家所在地的试量镇派出所,准备为儿子改名。当她看到一家人的户籍信息后,大吃一惊,户主肖建鹏竟然生生从系统里消失了。  鹿邑县试量派出所开具的注销证明显示,肖建鹏的户口2013年1月25日被注销,变动原因为“其他”。就这样,在鹿邑生活了近二十年的肖建鹏,失去了所有户籍,成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人。  巧合的是,户口被注销的时间,正是肖建鹏一家人第二次去周口纪委状告城郊派出所和鹿邑公安局的日子。他和妻子此前对王枫的话没有放在心上,“我觉得他胆子不会那么大,直到我看到(户口注销证明)。”  曹露称,面对质疑,试量派出所民警的回复是“刘政副局长安排的”。  2014年4月底,经南都曝光,河南省警方与江西警方协调,在肖建鹏的原籍地江西为其重新登记入户。  销户事件,以鹿邑县纪委对涉事警员进行处分收场。其中试量派出所户籍民警李高立调查不细致,工作不负责,被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试量派出所时任户籍民警陈景华在注销“肖建鹏”户口后没有及时告知当事人,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试量派出所所长姜玺龙、鹿邑县公安局主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刘政存在审核把关不严的问题,姜玺龙被行政警告处分,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被诫勉谈话。警方同时认为,鹿邑县公安局城郊派出 所 王 枫 从未在试量派出所工作过,其与“肖建鹏”户口被注销无直接关系。   2014年12月31日清晨5点多钟,曹露将读初三的女儿送到学校后返家。当她走到所住小区的红绿灯路口附近时,一辆停在路边的无牌汽车上突然冲下4名男子,有人持刀有人拿棍,很快将其殴倒在地,有人边打边喊“让你还告派出所”。  看见主人被打,曹露所养的小狗绕着她狂吠,行凶歹徒迅速返回没有熄火的车内,没有下车的司机快速加油逃离。  这次遇袭,造成曹露右手手臂粉碎性骨折,右脚断裂,目前该案仍未告破。警方接警后称,当天早晨事发路段的视频监控坏了。  办公室庭审  2013年10月,刘海强向法院起诉肖建鹏,要求取消与肖的房屋转让合同,并索要双倍违约补偿。  2015年4月17日,周口中院对刘海强起诉肖建鹏案进行庭审。肖建鹏回忆,4月17日上午,他与原告刘海强等人,在周口市中院第十三审判庭等待庭审。没多久,审判员张海涛在原告、被告均到场的情况下,空着闲置的审判庭不用,叫双方当事人和代理律师进入他自己的办公室,进行了一场没有书记员、没有审判长的庭审。  本案原、被告的代理律师,均为河南省大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但在(2015)周民终字第375号判决书中,原告刘海强代理律师丁广垠却不见了踪影,仅显示在庭审中并无发言权的自然人白玉杰。庭审笔录中,到场的肖建鹏却被记录成了“未到庭”。  有审判庭却不用、原告律师在判决书上消失、被告人到庭被写成不到庭……一系列程序上的谬误,令肖建鹏对法院的判决公正性产生了质疑。  5月25日,周口中院法官张海涛亲口向南都记者承认,整个庭审确实出现了一些错误,会进行纠正。当天他还告诉肖建鹏和曹露,他将去和鹿邑县公安局沟通,对该案进行改判或者调解。   肖建鹏曹露夫妇的遭遇,在鹿邑县不是偶发现象。从2004年至今,鹿邑县出现了多份有问题的伤情鉴定,这些鉴定的出炉手法几乎完全一致:冲突双方中伤情较轻甚至无伤的一方,拿到部分医院的不实病历后,由鹿邑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的法医,根据不实病历,作出轻伤以上的伤情鉴定。  这些错漏频出的伤情鉴定,对众多当事人的伤害无可置喙。历经11年抗争的鹿邑乡村医生吴浩一家,从2004年开始,偏离了生活常态。  2004年11月13日傍晚,因诊所遭窃,乡村医生吴浩站在赵村乡的自家门口叫骂。11月14日中午12时左右,同村人吴守领认为遭到吴浩污蔑,和亲友跑到吴浩家中争执,冲突中双方均有受伤,其中吴浩的妻子张小艳右眼遭到重击。次日,吴守领再次带人上门与吴浩家继续冲突,吴浩家的家具部分损毁。  吴浩称,在冲突中,他为了保护家庭,在进行反击的同时,也迅速报了警。但接处警的赵村派出所,未进行认真调查和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一直要求矛盾不可调和的双方进行调解。  2005年4月,鹿邑县公安局法医苏万力、马海燕、赵杰出具了一份吴守领的伤情鉴定,该鉴定称吴守领身上的伤构成轻伤。吴浩称,这份鉴定最初竟然以吴守领小时候进行阑尾炎手术的刀口为鉴定依据,且没有任何病历。  记者获取的鉴定版本,损伤检验的时间为2004年11月18日。但在警方对吴守领的一份询问笔录中,吴守领进行伤情鉴定的时间却是2004年11月19日。  2005年8月,右眼受到重创的张小艳也被鉴定为轻伤。吴浩一家对吴守领和张小艳的伤情鉴定均不认可。吴浩和张小艳开始了持续至今的上访。  2008年8月,张小艳失明的右眼,被新的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为重伤。  2009年10月2日,张小艳被鹿邑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逮捕。  判决书显示,检方对张小艳的指控,起初是称其敲诈勒索赵村派出所所长杨鹿鸣,但庭审期间因杨鹿鸣涉黑涉毒被抓,最后改由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指控张小艳敲诈勒索5000元。该案最后由鹿邑县、周口市两级法院判处张小艳有期徒刑三年。  妻子被判刑后,忙于上访的吴浩疏于对4个子女的看护。2010年二三月份,吴浩12岁的大女儿在上学途中被车撞断腿。  2010年8月9日,因不断上访,吴浩被周口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一年。  吴浩被劳动教养之后,其无人看护的6岁小女儿被警方送往周口市儿童福利机构,至今未归。  20 12年4月,鹿邑县公、检、法对张小艳敲诈勒索案进行纠错,4月30日张小艳被无罪释放。2015年3月,经过鹿邑县、周口市、河南省各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的裁定,张小艳共计获得20多万元的国家赔偿,司法机关对错误判决进行了道歉。  虽然错案获得了纠正,但起初无中生有指控张小艳敲诈勒索的赵村派出所所长杨鹿鸣、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却未受任何处罚。  2013年7月4日,对吴浩的非法劳动教养也得到纠正,鹿邑县公安局同意撤销吴浩的劳动教养决定。  吴浩认为,虽然针对他和张小艳本身的错误判决得到了纠正,但造成张小艳右眼重伤以致失明的吴守领迄今仍未归案,加上公检法系统尚无人为他们夫妻被错判及非法劳教承担责任,所以他目前的生活重心依然是“还要告下去”。    2013年9月30日下午,鹿邑居民田涛与邻居王记法发生争执,田涛挥拳打了王记法头部。  田涛妻子贾玉梅称,报警后,她与家人将王继法送往鹿邑县真源医院检查,按照他的要求对鼻梁骨等进行了检查。第一天并没有查出异常。次日下午,法医赵杰带王记法直接到真源医院C T室进行拍片,显示鼻梁骨骨折。半个多月后,王记法在周口市另外一家医院的CT片子显示,他的鼻梁骨粉碎性骨折。  2013年10月中旬,贾玉梅被叫到城郊乡派出所做笔录,被警方告知王记法伤情鉴定为轻伤,他向田涛索要50万元赔偿。2013年11月,鹿邑警方对田涛进行网上追逃。  贾玉梅见事态严重,找到法医赵杰质问,赵杰回复称鉴定都是根据医院的C T片子。贾玉梅找到真源医院,询问为什么第一天的CT没有鼻梁骨折,第二天的C T就拍出了骨折,真源医院则无法解释第一天和第二天的CT片子前后矛盾。  遭到网上追逃后,原本在乡镇政府上班的田涛,逃往深圳躲在一建筑工地里长达一年多。在贾玉梅的持续上告中,2015年1月5日,鹿邑警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对“王记法被伤害案”作出撤案处理。  因不服警方的伤情鉴定及后续的错判,小企业主肖建鹏、乡村医生吴浩、农民张小艳、小职员田涛等人,先后走上了四处申诉的道路。迄今为止,鹿邑警方的部分假伤情鉴定得到纠正,但仍有部分伤情鉴定无法令当事人信服。  申诉无力之后,有人大量转发论坛上的某民警“涉嫌聚众3p”图文;有人在局长办公室,录下“再告抓你”的录音;在市井司法掮客面前,有人录下“拿钱给××法官”;在检察长办公室,有人拍下企业和个人送给领导的鼎和花瓶;在司法机关大门口,有人拿着手机等候抓拍领导开无牌车……  他们试图通过这些非正常手段为自己增加鸣冤的砝码。如果官员不从,就“把他们撂倒”。  南都记者 罗煜明 实习生 黄妙妙编辑:

外媒就南海问题替中方抱不平:中国已经很克制

  今年的全国统一高考依旧定于6月7日至8日举行,部分省由于考试科目设置不同,9日仍安排有考试科目。  今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共942万人,据统计,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自2008年达到1050万峰值后,经历连续5年下降,去年首次回升,达939万,今年比去年增加3万人,报名人数继续回升。  就考试本身来看,今年,使用全国统一命题的省份将从去年的15个增加到18个,新增江西、辽宁和山东,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广东等省市依旧采用自主命题。另据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介绍,明年,全国将有25个省份采用国家统一命题。  对于由自主命题变为统一命题,有专家分析,这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普遍性的命题考试质量,另一方面,统一命题更有利于体现公平,减少命题本身存在的难易差别,关键是在判卷、招生时要充分调整好“标准分”与地区“录取分”之间关系,目的也是使考试录取更加公平、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高考,8个省份将迎来盲人考生,今年的高考考场也会出现针对视障考生的盲文试卷。  高考前夕,教育部要求各地积极创造条件,为残疾考生等特殊群体考生提供更具人性化的考试服务,还特别强调“有盲人考生的8个省级考试机构要提前做好盲人参加考试的具体工作”。  今年5月,教育部和中国残联发布《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要求各招生考试机构为残疾人参加高考提供平等机会和合理便利,如盲文试卷,大字号试卷等,设立环境整洁安静、采光适宜、便于出入的单独标准化考场等。根据规定,使用盲文试卷的视力残疾考生的考试时间,在该科目规定考试总时长基础上延长50%。    为了严防考试作弊,福建、湖北、安徽等省份纷纷明确,禁止佩戴手表入场,考点统一配置挂钟。山东青岛还要求,接触试卷的人员,包括监考员、验收员等,工作期间一般也不得佩戴手表。  对于考生佩戴手表,一些地区明确可以佩戴机械手表,但是严禁考生携带具有存储功能的手表。例如,北京今年高考考场不统一设置挂钟,考生可自行携带手表看时间,但如时下流行的“苹果”手表(Apple Wacth)等智能手表被禁止带入考场。  上海今年也明确,考生若携带具有发送或者接收信息功能的设备,将被认定为考试作弊,其中就包括手机、时下流行的“苹果”手表及运动手环等。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考生忘带准考证等往年常见的突发情况,一些地区也推出人性化规定。例如,北京、福建等地就明确,如果考生忘带证件可以“刷脸”入场,即如果考生忘记或遗失身份证(或准考证),须配合监考员进行相貌验证,若考生相貌与准考证存根上照片相符的,可允许考生先进考场应考。  今年一些地区的高考人性化措施还体现在考场中。例如,今年广州总共有58个考点,2146间考场,每个考场都安装了空调,空调开启温度大概在26℃左右。广州市招办特别建议参加考试的考生准备一件薄外套,以备不时之需。此外,考试期间如遇大雨天气,考生可多准备一套衣服,各考点均设置了更衣室,考生如遇淋雨可更换衣物。  在北京,据媒体报道,今年北京全市对于考场空调是否启动,并无统一规定。但据多个考点反映,是否开空调可视当天天气和考生的具体情况而定。    每年高考,严明考试纪律,保证考试公平都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为了确保今年高考安全,教育部与各省(区、市)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都签订了高考安全责任书。  教育部要求,各地高考期间要设立高考指挥部,统一调度指挥,快速有效地处理高考中出现的各类突发、偶发事件。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命题、试卷印制、运送、保管、考试实施、评卷、录取等环节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杜绝失、泄密事件发生。要组织有关部门对高考环境进行综合整治,完善并落实齐抓共管的工作保障机制,确保无大面积舞弊事件发生。  此外,教育部还部署协调全国31个省份教育行政部门和招生考试机构开通了2015年高考举报电话,并表示教育部及各省(区、市)将根据举报线索第一时间核实处理,切实维护高考安全。  在考前,教育部还会同中宣部、工信部、公安部等共10部门,集中开展“打击销售作弊器材”“净化涉考网络环境”“净化考点周边环境”“打击替考作弊”等4个综合治理专项行动。  据介绍,各地相关部门在中学、高校、通讯电子产品市场、考点周边及互联网上联合开展了对非法招募替考“枪手”、组织助考活动、违法贩卖作弊器材、发布涉考不良信息等危害考试安全、扰乱考试秩序、谋取非法利益等行为进行了重点侦查,依法打掉了一批犯罪团伙。      与往年相比,今年高考政策的重大变化出现在加分政策方面,今年开始,奥赛奖牌、体育特长等等,这些中学生获得的“光环”将难以为高考加分。  2014年底,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意见明确,2015年1月1日起,将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五项加分项目。  据悉,2015年1月1日之前在高级中等教育阶段已取得上述项目有关奖项、名次、称号的考生,是否具有加分资格由生源所在地省级高校招生委员会研究决定。确有必要保留的按本省(区、市)原有规定执行,加分分值不超过5分。  关于高考加分政策,袁贵仁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也介绍说:“今年全国加分政策鼓励类的全部取消,只保留一些扶持性政策,还有一些地方性加分政策减少63%,有10个省市全部取消地方加分。”  除了加分政策变化,与往年相比,今年高校自主招生政策也有大幅调整。  今年起,高校自主招生时间均安排在全国统一高考后,公布高考成绩前进行,申请参加自主招生的学生要参加全国统一高考,达到相应要求,接受报考高校的自主测试,试点高校也不得采用联考方式或组织专门培训。  专家分析,自主招生调整至高考后,考生不会过早地“被迫”卷入自主招生“大战”,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考生的压力。用高考成绩这个最大公约数作为前提,可以减少自主招生可能出现的“操作”空间。  此外,今年,根据高考改革方案的部署,31个省份将全面实行平行志愿录取投档。所谓平行志愿,举例来说,某省份规定考生第一批次可填报6个志愿,那么这6个志愿均为并列关系的“第一志愿”。  在招录阶段,根据新高考改革方案提出的招生问责制,高校校长还要从今年起,签发录取通知书,对录取结果负责。(完)(原标题:942万考生今日赶赴高考 18省份采用全国统一命题)编辑:

外媒称,人们正在目睹对中国发起的又一轮抨击,这回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岛屿和暗礁上的填海造地行动。  《日本时报》网站6月10日文章称,美国国防部指责中国破坏现状,引发动荡,违反国际法和国际规范。菲律宾和越南等其他声索方发表的看法则比这严重得多,前者甚至把中国的行为与二战前纳粹德国的行为相比。  文章称,当大家设法把事实与想象区分开来。中国对南中国海所有地貌提出声索。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也对南中国海部分地貌提出声索。基于现代“主权”标准,即持续有效的占领与管控等,这些声索都存在缺陷。没有哪一种声索被裁定比其他声索更正当。  文章说,对于斯普拉特利群岛(即中国南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中国并未占有,但仅仅占有并不等于拥有主权,而中国的确对这些岛屿提出声索。当然,这些岛屿的主权必须要与其他声索方谈判。中国声索的某些暗礁地貌或许处于中国所合法占有的岛屿的专属经济区内。这并不表示主权,却表示有权在其声索的专属经济区内施工。  文章称,美国的法律立场不是“稳操胜券”,因此,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是成问题的。  中国的行为在原则上与其他国家一致。此外,美国在主权问题上似乎并不中立,批评中国的其他声索方则是伪君子。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6月10日文章称,南中国海多年以来都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摩擦点,但在过去几周,华盛顿似乎有意提高了对中国在该地区行为的批评的音量。  在美国最近的声明中提出了两种担忧。首先就是中国针对那些较小和较弱的邻国使用欺凌和威胁战术以推动其对该地区有争议的岛礁的主张。第二个担忧就是被华盛顿视为对在南中国海上航行自由的威胁。  文章称,毋庸置疑,中国正在发挥其巨大且日益增加的影响力以威慑提出领土主张的对手。然而,尽管我们对此类行为感到遗憾,但这并不违反国际法。  文章称,美国的声明往往更加强调有关对航行自由的威胁的担忧。但完全没有证据表明,南中国海的商业航行以任何方式受到了任何提出主张的国家的行动的威胁,包括中国。也没有任何理由担忧任何提出主张的国家可能会在未来试图限制那里的商业航行——尤其是中国。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6月11日文章称,5月27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说,除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外,他的主要挑战之一是“中国在南中国海荒谬的领土主张以及造地活动”。难道一个建有飞机场的珊瑚礁与核武器一样危险?  文章称,哈里斯的说法被普遍解读为中国正在进行不讲道理的夺地活动,无异于胁迫甚至侵略其南部邻国。但中国认为其行为是防御,绝不是侵略。这两种评估相差甚远。如果哈里斯对中国的动机有误解,那么这一定是美国的情报部门出了大错。  文章称,中国是一个在南中国海拥有4000多公里海岸线的国家。根据国际法,它有权要求从其领海基线算起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为其所有。粗略估计,仅仅根据其大陆海岸和海南岛海岸,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专属经济区差不多有100万平方公里。中国的领土声索并不比越南和菲律宾的更加荒谬。  根据其领土基线而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拥有管辖权完全符合国际法;根据其领土而对大陆架享有管辖权也完全符合国际法。  文章认为,总的来说,很难让人看出哈里斯是出于什么理由对中国目前在南中国海的领土声索使用了一个非外交的词汇——“荒谬”。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观点是中国在永暑礁上兴建的3000米跑道“能使中国监控和控制整个南中国海的领空,加强了行使海上控制的能力”。这种假设对现实来说完全是“荒谬”的(从一个岛礁上的机场就能控制整个南中国海领空,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的力量)。这种过分渲染的评估反映了华盛顿和美国海军界的一种情绪:他们对中国的搅局行动近乎于愤怒,但不愿考虑越南、菲律宾或者美国自己的行动可能也导致了地区局势的动荡。  文章称,对那些把中国看作唯一挑衅者的人来说,他们多次采用的一种宣传策略就是把法律、时间以及事件发展的先后顺序等重要问题模糊处理,从而以最糟糕的视角来描绘中国。中国不是无可厚非,但来自反华阵营的歇斯底里言行可能会被视为可笑之举。2014年,一名中国评论员对此做了很好的总结:“马尼拉及其西方支持者有一个相当可笑的逻辑,菲律宾和越南可以在南沙群岛做任何事情,而中国不能有任何反制措施。”  (原标题:外媒就南海问题替中国抱不平:中国已经很克制) 编辑:

在北京,随着汽车保有量的迅猛增加,停车位迅速成为稀缺资源,随之衍生的停车难、乱收费等问题已是城市管理的一大顽疾。一方面,停车乱、停车难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车主们怨声载道;另一方面一些不法分子在暴利的驱使之下圈地收费,造成巨额停车管理资金流失。  近日,新京报记者通过深入调查发现,北京路边圈地收费、正规停车场扩容收费现象严重,路侧停车管理乱象丛生,有黑停车场最高日收入超两万元。  在昨日的市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上,副市长张延昆代表北京市政府向会议作《关于“加强机动车停车服务与管理构建科学完备的静态交通体系”议案办理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提到,2017年以前,以规范停车秩序为中心,集中治理“停车乱、收费乱”。我们期待北京机动车停车问题得到及时有效的调控。  ■   2012年5月5日 朝阳路甘露园尚街购物中心门前路边,有停车管理员乱收费。朝阳市政市容委证实,此处23个停车位并未备案,属于非法停车位。  今年5月27日 此处仍有自称通政停车管理公司的男子收停车费,并表示能提供停车发票。据悉,此处停车场目前仍未备案。    2012年5月5日 两收费员在青年路西侧30个停车位收费。朝阳区市政市容委称,此处17个备案停车位已过期。  今年5月27日 该处未立有任何停车收费牌,有自称通政停车管理公司的收费员在此收费。市政市容委表示,通政公司没有位于青年路西的备案。   2012年5月5日 鼎慧街路旁共划有121个停车位,远超过公示牌上的37个。  今年5月27日 新京报记者回访此街,发现该路段的停车收费公示牌车位数更新至51个。而现场停放的车辆超过80辆。  2014年1月4日 朝外悠唐广场旁并未立有停车收费公示牌。朝外城管分队工作人员证实,该处确为非法路边停车场。  今年5月27日 新京报记者再访发现,朝外南街街道西口仍有停车管理员拦车收费。  2014年1月4日 崇文门内大街与崇文门西大街交口东北侧报刊亭附近停车场。停车管理员自称,此处没有在交通部门备案,也无资质。  今年5月27日 记者对现场进行回访发现,事发处已被拆除,据此处不远的新景家园西门附近,一备案仅20个的停车场,收费员称有80余车位。   北京的人口规模、机动车保有量超过总规。目前机动车保有量达到559.1万辆,户均拥有车辆0.7辆,停车位缺口达350万,老旧小区和平房胡同区停车问题最为突出;出行车位缺口约30万个。  ●  今年,北京将按照差别化供给的思路,编制并实施今后三年的停车设施建设计划。一方面,将居住和公建停车位配建纳入建设计划统筹管理;将683处中心城公共停车场规划重新梳理,分类落实,并加快107处驻车换乘(P+R)停车场建设。此外,挖潜和设置临时停车设施,增加停车位数量。  “倒、倒、倒,好了。”5月27日下午6时,北京姑娘刘荣开车回到丰台区芳城园一区的家中,在家人的指挥下,将车停进住宅楼与小区马路的一个狭小夹角中。  自从搬入这个有着30年历史的小区中,刘荣每天都担心回家没“车位”。车位紧张带来的是业主们见缝插针,小区道路两侧,住宅楼旁,就连小区外的公路,都被车辆占得严严实实。  由于附近停车位太少,下班回来晚的业主连停在路边都没地儿,甚至有人把车停在500米外的大润发超市外。  同样在晚高峰,朝阳区梵谷水郡小区外的马路两侧,已经停了4排车,4车道的马路被压缩成两车道。路边自行车道和人行道被占用,停放车辆过百米,来往车辆在此交会时避让十分困难。  “车上经常挂彩。”梵谷水郡的业主周先生说,路边停车有很大风险,有时候被其他车剐蹭,有时被划,并且免不了被贴条。自从两年前入住梵谷水郡小区,他就一直把车停在路边,也有附近其他小区的业主将车停在此地。  停车难现在在医院、商业区以及行政办公区域更为突出。  5月26日晚9时左右,簋街灯火通明,在“胡大”酒店门口,上百名顾客正排队等待就餐,而此时的簋街道路两侧停满了私家车。六车道的马路,被乱停车辆压缩成了两车道。加上横穿马路的人流,整个马路堵得一片“通红”,来此就餐的顾客不得不把车停在一公里外交道口附近。  簋街的停车难时间节点性强。通常在下午5时过后最为严重。但对于东单、崇文门地区来说停车难现象则几乎没有时间节点可言,在这条街上布满了包括商店、机关、住户、医院、学校。“根本没地儿停,只能挤地铁。”在附近一家三甲医院工作的张医生透露,由于找不到停车位,加上道路拥堵,家住石景山的她已经有10年没有开车上下班了。   ●议案  调研指出,目前北京的停车管理体制不够完善、管理水平偏低。部分备案企业擅自私划车位,违规收费。  ●  2015年在全市范围内启动停车普查工作,在普查基础上,建立停车位登记制度,厘清停车设施产权属性。对新增或调整的停车位信息进行更新,实现对停车设施资源的动态管理。  5月27日下午,太阳宫南街辅路的自行车道上,已经停了数百辆车,甚至有三辆车停在主路上。  多位附近居民表示,这里占道停车现象很普遍,辅路被占用一半,自行车与机动车混行,经常会有收费员堵在辅路出口收取停车费。有车主质疑其收费资质,争吵时常发生。“扫描他们的上岗证,显示信息为没有收费资质。”有车主称。  太阳宫城管分队工作人员称,太阳宫附近路侧乱收停车费的情况收到过多次举报,之后一直派队员前去蹲守。太阳宫南街辅路上没有停车场备案,不允许收费。  当天长期在此冒牌收费的两名年轻人看到有城管队员前来巡查转身就跑,城管队员将路边竖立的停车收费牌换掉,路边的停车位也被涂抹掉。  一名车主刚被收取了15元停车费,“知道这里不是正规停车场,但不给也没办法。”该业主说,这里乱收停车费现象已有两年时间。  正规停车场收费也不那么透明。位于石榴庄南北里之间的石榴庄路南停车场,收费员表示,这里已被自己老板承包,每月向上级公司缴纳8000元。“在我的停车场贴罚单了,你拿罚单来找我。”  路侧收费牌显示,此处停车场收费公司为丰台区丰顺鸿达停车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范围是由光彩路到榴乡路。丰台市政市容委工作人员证实,此处停车场备案数量为79个。但记者走访发现,路两侧实际停车位超过200个,远超备案范围。自然也就成了停车场收费的灰色地带。  朝外大街悠唐广场门口的停车场车位公示信息与北京交通委官网备案信息不符。5月27日下午6时许,一名停车管理员为增加停车位,还将一辆红色轿车引导停至斑马线,几乎堵住了整个人行横道。  问题3  黑停车场圈地 霸占居民福利  ●议案  目前北京对停车经营企业管理仅通过单一的经营备案手段,尚未建立全市统一的停车管理信息系统。占道停车场挂靠经营、层层转包、以包代管等经营模式较普遍。  ●回应  力争停车改为电子收费  力争2016年下半年起,依托市区两级停车管理中心,采用视频监控、地磁、移动终端等信息化技术,将目前的人工收费改为电子收费,实现人钱分离和收支两条线,所收费用全额上缴同级财政。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签订合同支付劳务服务费用。通过立法授权或委托管理,对路侧占道违法停车进行取证、拖车和协助执法。  随意圈地收费和扩容收费的利润空间究竟有多大?新京报记者曾对朝阳区西坝河路一停车场转包生态链调查发现,该路段备案的占道停车场被停车公司层层转包。  作为中间承包人的向女士发现,车场出租人向自己许诺的260个划线停车位实际上仅有79个属于正规备案。也就是说整条路是收取260个车位的钱,向政府上交79个车位的占道费。  为此,该车场直接谋夺了附近居民本应享受的政策福利。负责此路边停车位经营的北京雁泽停车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赵晶证实,该停车场处于小区周边,享受北京市关于老旧小区居民停车优惠政策,居住小区周边临时占道停车符合条件者可享受“优惠”,一次性缴费包年1600元,包月每月150元。  实际上在经营的时候,收费员针对所有停车者的收费标准都按照即时停车收费标准处理,即第一小时6元,第二个小时9元。  据了解,该停车场每月上交的停车占道费仅有4000余元,向女士最终的账目显示,该停车场月毛收入能达到10万元,除去人力成本和上交的占道费用,各级承包经营者能分得的利润超过9万元。  这还是在官方有备案的停车场。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随意圈地的停车场收费利润更大。  每年4月末,北京进入赏花季节,各大公园附近都会出现圈空地收停车费的黑停车场。玉渊潭公园西门八一湖桥南辅路向东,一处土路停车场的收费人员曾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不用花什么成本,自己一天收入达千元,最高超过两万元。   停车管理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统筹不足。各区县分管部门不统一,管理力量不足,政府各个层级管理体系不够完善。  ●北京将综合整治“黑停车场和“黑停车位”。依法对其实施处罚,率先在核心区实现“零容忍”的标准。张延昆称,2015年北京将建设完成100条以上“严管街”,实现停车入位、违停必罚、交通有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停车严管街范围。对私划路侧停车位、擅自收费、违法占道停车等行为依法处罚并纳入诚信体系。  记者近日随机选取了新京报自2012年开始曝光的数十个问题停车场中的10个停车场进行回访发现,有高达一半的问题停车场仍在违规收费。  2015年1月5日,新京报记者深入调查朝阳西坝河路占道停车场(200余车位,正规备案的仅79个)被层层转包一事,并进行曝光。  5月27日,记者回访发现朝阳区西坝河路道路两侧仍停满车辆,停车收费牌已被撤走,取代收费牌的变成了一块指示牌,指示牌标注“此路段当前没有收费许可,如发现乱收费人员,请拨打举报电话”,同时指示牌下还留了太阳宫城管分队以及综治办的举报电话。  与西坝河停车场被取缔不同的是,朝阳门外大街一问题停车场在曝光后申请了正规备案。2013年10月20日,新京报曝光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华普超市门口的问题停车场。  5月27日,记者回访发现,此处20余辆车正停在辅路上的车位中,两男一女三名收费员正在收费。旁边的收费牌清楚标注了车位总数以及服务单位监督电话等信息。朝阳区市政管委工作人员称,该停车场于去年10月1日注册,目前尚在有效期内。  记者随后回访此前曝光的朝阳区枣子营街“枣营南里”南门附近、西单华威商场西侧的横二条路、西单北大街一处空地等问题车场,发现此三处车场均被取缔,现场已无人收费。  而另一处位于青年路西侧的问题车场则至今仍有人收费。2012年5月5日,新京报对该处过期停车场进行曝光,朝阳城管部门随后拆除了该区域的收费标志牌。时隔三年,这里仍存在“黑停车场”。收费员自称属于通政停车管理公司。  “按天收费,每天20元不讲价”,一名男子回复新京报记者的咨询。朝阳区市政市容委电话查询通政公司停车位情况,发现该公司没有位于青年路西的备案。  A08-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何光 鲁千国 实习生 沙璐 刘思维  A08-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周岗峰(原标题:四问停车乱象:黑停车场日进两万元)编辑:

中国日报北京5月20日电(记者 赵盛楠 迟珺) 5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近日缅方炮弹致中国边民受伤事件答问表示,缅方表示将向中方作出正式反馈,中方正等待缅方正式通报。  据媒体报道,缅军高层近期表示,5月14日发生的缅方炮弹致中国边民受伤事件,并非缅政府军所为,而是果敢武装组织意图破坏两国关系。  洪磊表示,中方已就近期缅方炮弹致中国边民受伤向缅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缅方就事件开展认真全面负责的调查,并向中方作出负责任的说明,采取切实有效措施,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尽快平息事态,恢复中缅边境地区正常秩序。(原标题:缅方将就缅炮弹再伤中国边民向中方作出正式反馈 - 中文国际 - 中国日报网)编辑:

河南鹿邑警方多份伤情鉴定涉嫌造假,因此造成的一些错判案件已被纠错,但事情远未完结……  销户事件牵出多起伤情鉴定涉嫌造假。去年4月,一则“”的新闻引发强烈关注,事件最终以3名涉事警员受到处分,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被诫勉谈话收场。而引发举报的前因,则是伤情鉴定作假。   2004年至今,河南鹿邑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具的多份伤情鉴定被发现问题,当地纪委监察局调查证明其中一份系用旧伤作假炮制。小企业主肖建鹏、乡村医生吴浩、农民张小艳、小职员田涛、农民徐伟等人质疑,鹿邑警方涉嫌利用造假病历作出错误的伤情鉴定,导致冲突事件中的受害者一方,变成了犯罪嫌疑人。  涉嫌造假的伤情鉴定出炉之后,当事人紧随而来的“待遇”是被网上追逃、注销户口、判刑坐监……有些错案甚至一错再错。  由于不满当地司法纠错迟缓或不够彻底,这些四处申诉的访民们转而利用各种电子设备,紧紧盯住公、检、法官员的私生活,期待以此推动冤案昭雪。   2010年,原籍江西的肖建鹏,与河南鹿邑当地人刘海强等人合伙在鹿邑县城西关常湖洞村,开设了一家名为“展鹏汽车”的公司。该区域的辖区派出所,为鹿邑县城郊派出所。  肖建鹏与刘海强等人的合作逐渐不畅。鹿邑县公安局的调查情况显示,2012年9月10日,股东刘海强之弟刘海涛,将汽修厂的大门锁上。2012年9月13日上午,肖建鹏将锁砸开。  当日下午,刘海涛率一帮人,进入“展鹏汽车”公司与肖建鹏产生争执和冲突。警方调查情况显示,刘海涛方和肖建鹏方均有受伤。肖建鹏叙述,由于对方人多,妻子曹露和岳母罗秀荣受伤,对方无伤。  冲突中,肖建鹏方拨打“110”。不久,鹿邑县城郊派出所民警侯程涛接警赶到,他用D V拍了在场所有人,当时的刘海涛并无明显伤情。  次日,肖妻曹露到城郊派出所做笔录时被民警侯程涛告知,肖建鹏一只脚已经踏入牢房,要做好巨额赔偿刘海涛的心理准备。原因是,派出所已经委托鹿邑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为双方做伤情鉴定,刘海涛自称鼻骨骨折。  2012年10月17日,城郊派出所收到鹿邑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下达的伤情鉴定,刘海涛鼻骨骨折为轻伤,当日立案。11月16日,鹿邑警方对肖建鹏办理刑拘手续并网上追逃。  “明明我们被他打了,怎么变成了我打他”?肖建鹏感到惊诧,他边逃亡边向各级纪委和警方写信反映。  肖的上告,获鹿邑县纪委监察局介入调查。监察局干部张祥林随后前往鹿邑县真源医院调出CT片子,查明刘海涛的鼻骨伤,实际是2011年与另外一人打架造成,鹿邑警方法医赵杰作出的伤情鉴定,系用旧伤作假,炮制出轻伤鉴定,错误明显。  鹿邑纪委监察局纠错之后,2012年11月19日,鹿邑警方撤销对刘海涛的伤情鉴定报告,同时撤案并撤回对肖建鹏的刑拘手续。  12月19日,鹿邑县监察局向鹿邑县公安局建议,处分民警侯程涛和法医赵杰等人。鹿邑县监察局干部张祥林称,鹿邑县公安局未予理会。    肖妻曹露称,他们一家人的不断上告,引起警方反弹。2013年1月,城郊派出所所长王枫曾到他家小区门口,“说要销掉我丈夫的户口,看你户口被注销了怎么告。”  监察局的介入并未约束住警员,城郊派出所的部分警员随后深度介入肖建鹏与刘海强的经济纠纷,要求肖建鹏将土地、厂房和生产设备转让给刘海强。  一份由王枫签名见证的合同文本显示,2013年6月,在肖建鹏和刘海强的房屋买卖合同上,城郊派出所所长王枫等4名民警,主动为肖和刘的房屋转让合同进行见证,王枫甚至直接手写修改合同上的条款。  肖建鹏认为,这份由王枫主导签订的合同,导致他的房屋低于市场价上百万元。他一度怀疑所长王枫“想要我的房子”。  肖建鹏称,由于心中阴影未消,他只好同意派出所警员的卖房建议。  但合同签下后,肖建鹏越想越窝火:凭什么刘海强的弟弟殴打他人、制造假伤之后什么事也没有,而自己被打之后还被警方通缉,到了房屋买卖阶段,警方还要为对方站台。  肖建鹏和妻子曹露继续向多部门反映,要求上级部门严惩民警王枫、侯程涛、法医赵杰等人。肖建鹏和曹露认为:“他们一定拿了刘海强的钱”。  与此同时,刘家和肖家的矛盾进一步升级,2013年10月3日上午,刘海涛指挥人员将汽修厂内的配件进行变卖。当日上午9点54分,肖建鹏开始拨打110报警,但直到刘海涛指挥人将所有配件运走完毕,城郊派出所对肖建鹏30分钟内的4次报警均无动于衷。  肖建鹏夫妇随后怒告鹿邑县公安局有警不出严重渎职,鹿邑县监察局干部张祥林再次介入调查。  令张祥林感到错愕的是,当班民警侯程涛向监察局出示的出警记录南辕北辙,肖建鹏3日上午报警,侯程涛于10月2日0时0分出警,肖建鹏报警地点是鹿邑县城西关,而侯程涛的出警地点却是鹿邑县北关。  对警方的不信任,使肖建鹏和曹露转向网络求助。  2013年下半年,微博认证为“专栏作家、媒体人”的冒安林赶赴鹿邑取证。  2013年9月,冒安林向河南省公安厅实名举报王枫等民警,随后河南省公安厅成立调查小组,鹿邑县公安局党委对城郊派出所民警王枫、侯程涛、郭金彪、法医赵杰4人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乌龙远未结束,2014年初,曹露返回老家所在地的试量镇派出所,准备为儿子改名。当她看到一家人的户籍信息后,大吃一惊,户主肖建鹏竟然生生从系统里消失了。  鹿邑县试量派出所开具的注销证明显示,肖建鹏的户口2013年1月25日被注销,变动原因为“其他”。就这样,在鹿邑生活了近二十年的肖建鹏,失去了所有户籍,成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人。  巧合的是,户口被注销的时间,正是肖建鹏一家人第二次去周口纪委状告城郊派出所和鹿邑公安局的日子。他和妻子此前对王枫的话没有放在心上,“我觉得他胆子不会那么大,直到我看到(户口注销证明)。”  曹露称,面对质疑,试量派出所民警的回复是“刘政副局长安排的”。  2014年4月底,经南都曝光,河南省警方与江西警方协调,在肖建鹏的原籍地江西为其重新登记入户。  销户事件,以鹿邑县纪委对涉事警员进行处分收场。其中试量派出所户籍民警李高立调查不细致,工作不负责,被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试量派出所时任户籍民警陈景华在注销“肖建鹏”户口后没有及时告知当事人,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试量派出所所长姜玺龙、鹿邑县公安局主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刘政存在审核把关不严的问题,姜玺龙被行政警告处分,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被诫勉谈话。警方同时认为,鹿邑县公安局城郊派出 所 王 枫 从未在试量派出所工作过,其与“肖建鹏”户口被注销无直接关系。   2014年12月31日清晨5点多钟,曹露将读初三的女儿送到学校后返家。当她走到所住小区的红绿灯路口附近时,一辆停在路边的无牌汽车上突然冲下4名男子,有人持刀有人拿棍,很快将其殴倒在地,有人边打边喊“让你还告派出所”。  看见主人被打,曹露所养的小狗绕着她狂吠,行凶歹徒迅速返回没有熄火的车内,没有下车的司机快速加油逃离。  这次遇袭,造成曹露右手手臂粉碎性骨折,右脚断裂,目前该案仍未告破。警方接警后称,当天早晨事发路段的视频监控坏了。  办公室庭审  2013年10月,刘海强向法院起诉肖建鹏,要求取消与肖的房屋转让合同,并索要双倍违约补偿。  2015年4月17日,周口中院对刘海强起诉肖建鹏案进行庭审。肖建鹏回忆,4月17日上午,他与原告刘海强等人,在周口市中院第十三审判庭等待庭审。没多久,审判员张海涛在原告、被告均到场的情况下,空着闲置的审判庭不用,叫双方当事人和代理律师进入他自己的办公室,进行了一场没有书记员、没有审判长的庭审。  本案原、被告的代理律师,均为河南省大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但在(2015)周民终字第375号判决书中,原告刘海强代理律师丁广垠却不见了踪影,仅显示在庭审中并无发言权的自然人白玉杰。庭审笔录中,到场的肖建鹏却被记录成了“未到庭”。  有审判庭却不用、原告律师在判决书上消失、被告人到庭被写成不到庭……一系列程序上的谬误,令肖建鹏对法院的判决公正性产生了质疑。  5月25日,周口中院法官张海涛亲口向南都记者承认,整个庭审确实出现了一些错误,会进行纠正。当天他还告诉肖建鹏和曹露,他将去和鹿邑县公安局沟通,对该案进行改判或者调解。   肖建鹏曹露夫妇的遭遇,在鹿邑县不是偶发现象。从2004年至今,鹿邑县出现了多份有问题的伤情鉴定,这些鉴定的出炉手法几乎完全一致:冲突双方中伤情较轻甚至无伤的一方,拿到部分医院的不实病历后,由鹿邑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的法医,根据不实病历,作出轻伤以上的伤情鉴定。  这些错漏频出的伤情鉴定,对众多当事人的伤害无可置喙。历经11年抗争的鹿邑乡村医生吴浩一家,从2004年开始,偏离了生活常态。  2004年11月13日傍晚,因诊所遭窃,乡村医生吴浩站在赵村乡的自家门口叫骂。11月14日中午12时左右,同村人吴守领认为遭到吴浩污蔑,和亲友跑到吴浩家中争执,冲突中双方均有受伤,其中吴浩的妻子张小艳右眼遭到重击。次日,吴守领再次带人上门与吴浩家继续冲突,吴浩家的家具部分损毁。  吴浩称,在冲突中,他为了保护家庭,在进行反击的同时,也迅速报了警。但接处警的赵村派出所,未进行认真调查和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一直要求矛盾不可调和的双方进行调解。  2005年4月,鹿邑县公安局法医苏万力、马海燕、赵杰出具了一份吴守领的伤情鉴定,该鉴定称吴守领身上的伤构成轻伤。吴浩称,这份鉴定最初竟然以吴守领小时候进行阑尾炎手术的刀口为鉴定依据,且没有任何病历。  记者获取的鉴定版本,损伤检验的时间为2004年11月18日。但在警方对吴守领的一份询问笔录中,吴守领进行伤情鉴定的时间却是2004年11月19日。  2005年8月,右眼受到重创的张小艳也被鉴定为轻伤。吴浩一家对吴守领和张小艳的伤情鉴定均不认可。吴浩和张小艳开始了持续至今的上访。  2008年8月,张小艳失明的右眼,被新的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为重伤。  2009年10月2日,张小艳被鹿邑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逮捕。  判决书显示,检方对张小艳的指控,起初是称其敲诈勒索赵村派出所所长杨鹿鸣,但庭审期间因杨鹿鸣涉黑涉毒被抓,最后改由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指控张小艳敲诈勒索5000元。该案最后由鹿邑县、周口市两级法院判处张小艳有期徒刑三年。  妻子被判刑后,忙于上访的吴浩疏于对4个子女的看护。2010年二三月份,吴浩12岁的大女儿在上学途中被车撞断腿。  2010年8月9日,因不断上访,吴浩被周口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一年。  吴浩被劳动教养之后,其无人看护的6岁小女儿被警方送往周口市儿童福利机构,至今未归。  20 12年4月,鹿邑县公、检、法对张小艳敲诈勒索案进行纠错,4月30日张小艳被无罪释放。2015年3月,经过鹿邑县、周口市、河南省各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的裁定,张小艳共计获得20多万元的国家赔偿,司法机关对错误判决进行了道歉。  虽然错案获得了纠正,但起初无中生有指控张小艳敲诈勒索的赵村派出所所长杨鹿鸣、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却未受任何处罚。  2013年7月4日,对吴浩的非法劳动教养也得到纠正,鹿邑县公安局同意撤销吴浩的劳动教养决定。  吴浩认为,虽然针对他和张小艳本身的错误判决得到了纠正,但造成张小艳右眼重伤以致失明的吴守领迄今仍未归案,加上公检法系统尚无人为他们夫妻被错判及非法劳教承担责任,所以他目前的生活重心依然是“还要告下去”。    2013年9月30日下午,鹿邑居民田涛与邻居王记法发生争执,田涛挥拳打了王记法头部。  田涛妻子贾玉梅称,报警后,她与家人将王继法送往鹿邑县真源医院检查,按照他的要求对鼻梁骨等进行了检查。第一天并没有查出异常。次日下午,法医赵杰带王记法直接到真源医院C T室进行拍片,显示鼻梁骨骨折。半个多月后,王记法在周口市另外一家医院的CT片子显示,他的鼻梁骨粉碎性骨折。  2013年10月中旬,贾玉梅被叫到城郊乡派出所做笔录,被警方告知王记法伤情鉴定为轻伤,他向田涛索要50万元赔偿。2013年11月,鹿邑警方对田涛进行网上追逃。  贾玉梅见事态严重,找到法医赵杰质问,赵杰回复称鉴定都是根据医院的C T片子。贾玉梅找到真源医院,询问为什么第一天的CT没有鼻梁骨折,第二天的C T就拍出了骨折,真源医院则无法解释第一天和第二天的CT片子前后矛盾。  遭到网上追逃后,原本在乡镇政府上班的田涛,逃往深圳躲在一建筑工地里长达一年多。在贾玉梅的持续上告中,2015年1月5日,鹿邑警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对“王记法被伤害案”作出撤案处理。  因不服警方的伤情鉴定及后续的错判,小企业主肖建鹏、乡村医生吴浩、农民张小艳、小职员田涛等人,先后走上了四处申诉的道路。迄今为止,鹿邑警方的部分假伤情鉴定得到纠正,但仍有部分伤情鉴定无法令当事人信服。  申诉无力之后,有人大量转发论坛上的某民警“涉嫌聚众3p”图文;有人在局长办公室,录下“再告抓你”的录音;在市井司法掮客面前,有人录下“拿钱给××法官”;在检察长办公室,有人拍下企业和个人送给领导的鼎和花瓶;在司法机关大门口,有人拿着手机等候抓拍领导开无牌车……  他们试图通过这些非正常手段为自己增加鸣冤的砝码。如果官员不从,就“把他们撂倒”。  南都记者 罗煜明 实习生 黄妙妙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2-13 05: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