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落马 曾是仇和下属

  • 分类:情感

据江苏省纪委消息:经江苏省委批准,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江苏省纪委)  公开简历显示,1962年出生的蔡敦成是宿迁人,早年技工出身,做过副厂长。在宿迁还是县级市的年代,蔡辗转领导过多个乡镇。  1996年,宿迁建市,仇和从省科委下派任副市长,很快兼任沭阳县委书记。2000年底起,仇和逐步升任宿迁市长、市委书记。期间,蔡敦成一直是仇和的下属,先后任宿城区委常委、副区长,泗阳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 (原标题: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接受组织调查)编辑: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的年轻人,除了经济,还要追求公义与公益”。今天下午,中国国民党主席、新北市长朱立伦登陆“首秀”,是在复旦演讲,并与89后、90后青年学生谈起了人生观,他还引用了《21世纪资本论》来谈全球资本流动使贫富不均恶化的现象。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2日率团赴大陆,展开3天2夜访问行程。今天中午,飞抵上海后,中央台办主任张志军接机。随后,朱立伦到首站复旦大学参观并演讲,晚间将会晤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  朱立伦下午3时左右抵达复旦大学,参观校史馆后,于下午3时35分向复旦大学学生发表演讲并互动,讲题触及全球资本流动使贫富不均恶化的现象。  朱立伦在复旦大学演讲时说,旧的一代讲拼经济,但新的一代在此之外更应该重视公义与公益,也就是除了自己要过好,更要有社会责任。朱立伦在演说中表示,他重回校园特别有感触,因此特别交代在介绍他时,背板不要称他是国民党主席或新北市长,希望以“朱老师””身分与青年朋友交流。  朱立伦今天开场就说,两岸都经过经济快速成长的阶段,个人所得十倍增加,“对我们这个世代来说,就是要发展经济”,但是台湾经济走到一个阶段,现在的年轻人想法已经改变,考虑的不只是所得,而是能为下一代留下什么。  朱立伦说,很多台湾的年轻人都说,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追求的是某些理想,可能是“小确幸”,也可能是“大理想”,例如有个青年创业者,他虽然是做旅行社,但是是专门帮到其他国家当志工的人安排旅程。  朱立伦幽默笑说,台湾许多小朋友称他“朱朱伦”,听起来象是蜘蛛人,这让他想起电影中《蜘蛛侠》所说的“能力越大强,责任越大”这句话,他期勉年轻学子来自繁荣、稳定的世代,应该要有更高、更广的责任。  朱立伦在演说中和学生们分享人生观,朱立伦说,他不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只是“中上之资”,因此“做就要做好”是他的人生观。但“你们都是天之骄子”,“要想想自己要为下一代做什么?”  朱立伦还引述了《21世纪资本论》,他说,书中提到经济成长不一定造成全民幸福,可能造成贫富悬殊、分配不均的问题,这也是海峡两岸青年都要面临的挑战。  “我们这一代追求的是成长、繁荣,希望年轻世代追求的是公义”,朱立伦说。他总结强调,现在的年轻人,除了经济,还要追求公义与公益,公义就是公平正义和“利他”精神,公益就是社会责任,而新的一代面临的未来,不会只有拼经济,而是要创造一个公义与公益的社会。  朱立伦跟复旦大学间接有缘:1949年后,台湾对不少大陆高校“复校”,复旦大学在台湾没有“双胞胎”,但台湾有“复旦中学”,位于桃园市(原桃园县),该校和复旦大学有一样的校训校歌,而朱立伦曾当过两届桃园县长。  严格来说,这也不是朱立伦的大陆“首秀”。朱立伦曾在20年前(1995年)去北京大学担任客座教授、1998年参加北大百年校庆。  对于登陆后的首站上海,朱立伦昨也表示,自己已经有20年没有去过上海了,复旦大学有很多台湾学生,在全球经贸环境快速变化下,两岸新世代都面对极大的挑战,因此希望能和两岸学生分享一些人生观。   朱立伦这次率领规模约100人的访问团,除出席3日在上海举行的第10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即“国共论坛”),也将在4日前往北京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面,举行众所瞩目的“习朱会”。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洁 编辑 陶颖) 北京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官不为、为官乱为”专项治理,查处违法违纪行为,依纪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党政纪责任,并对典型问题、典型案件进行公开通报和曝光。记者上午获悉,《关于推进政府管理服务规范化透明化的意见》已经在北京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审议通过。   北京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官不为、为官乱为”专项治理。同时,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问题,本市将选择政府服务管理中直接与企业、公民联系的内容,研究制定和完善相关的规范细则、操作规则,并向社会公布;并将完善投诉举报机制,建立健全社会评价机制,让政府管理服务的对象给政府工作打分。  同时,今年将加大权力清单公开力度。全面梳理并公布行政强制、行政检查、行政确认、行政征收、行政裁决、行政奖励、行政给付权力清单,编制并公布部门履行职责相应承担的责任事项清单。根据安排,2015年底前市政府部门、2016年底前区县政府部门要完成清单编制和公布工作。   本市将出重拳严格规范行政执法行为,梳理法律法规规章中的行政处罚条款,对处罚标准不清晰、自由裁量权过大的,要细化标准和权限。对不适应、不符合实际需要的处罚条款,要提出取消和调整的意见。  本市还将建立行政执法自由裁量基准制度,细化、量化行政裁量权,公开裁量范围、种类和幅度,严格限定和合理规范裁量权的行使。  此外,全市统一的行政执法信息平台将统筹建设,实现执法过程网上全留痕,通过平台对执法过程全程、动态监督监控。今年底前,全面完成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的清理工作,不再保留“非行政许可审批”这一审批类别。

从26日中午12:06开始,新浪微博网友“-铃兰芬芳-”连发三条微博求助,希望网友帮助寻找地震时正在尼泊尔旅行的男友汪奇。27岁的西安小伙汪奇24日从中国西藏拉萨去的尼泊尔。北京时间26日早上7:19,他跟女友的通话突然中断,失去联系。  华商报27日报道了此事,希望读者和网友能帮助寻找西安小伙汪奇。27日晚上9时许,失联几十个小时的汪奇通过电话向华商报记者报平安,并向记者讲述了地震发生后几天来的惊险经历,但通话几分钟后,电话再次中断。  华商报:地震发生时,你在干什么?  汪奇: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加德满都华人聚集的泰米尔区跟朋友逛街。意识到发生地震时,我们就跑到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呆着,地晃得很厉害,屋倒房塌。其实,我们很幸运,我们住的地方比较新,旅馆还在,很多旧的建筑都倒塌了。地震当天晚上,我还是不敢住在旅馆,跟一个做宝石生意的尼泊尔人在露天平地上度过的。  华商报:失联期间,你怎么度过的?  汪奇:我现在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晚上也住在这里。我买的尼泊尔当地的电话卡没有信号,国内的手机号也用不了,所以就跟家人和女友失去了联系。今天(27日),手机信号才好些,偶尔能够打通。我计划明天(28日)找个地方花钱上网买回国的机票。但我也有可能不回去,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希望留在这里做志愿者,帮助救灾。感谢陕西乡党对我的关注,我希望通过华商报向西安的亲人报平安。  华商报:现在,大使馆有多少中国人避难?  汪奇:我是26日晚上到的使馆,这里每天都有两三百人,走一批又来一批。加德满都受灾很严重。昨天(26日),跟女友的电话中断后,我就跟尼泊尔人呆在一起。所有商店都关门了,买不到食物。街上有志愿者组织,他们会免费发放一些食物和水。后来,我在路边遇到几个当志愿者的中国小伙,他们告诉我,我可以去使馆先呆着。  华商报:在使馆,你们是怎么吃住的?  汪奇:食物和水都是尼泊尔当地的中国商人免费提供的。使馆有草坪和车库可以住,有防潮垫的人可以垫防潮垫,没防潮垫的人只能垫几张报纸,还有垫个塑料袋就睡的人。如果睡在露天草坪上,会很凉很湿,睡到车库里相对会好些。  华商报:跟你在一起的有没有咱们陕西人?  汪奇:在使馆,我遇到了一个40岁的宝鸡大叔和一个20多岁的渭南女孩。渭南女孩也是背包客,来尼泊尔旅行。  华商报:回国的机票价格有没有变化?  汪奇:前两天,可能是个别机票代理商哄抬价格,本来2000多元人民币的价格一度上涨。当时,有些急于回家的中国人咬咬牙也就买了机票。但27日,机票价格又降下来,没再随意加价。之前还说,会有免费的飞机来接我们,我26日下午去了机场。那里的人比春运时西安火车站的人还多。但后来免费飞机被证实是谣言,进入机场必须要有机票,所以我们也白跑了一趟。于是,我就来到了使馆避难。27日,使馆人员也告诉我们免费机票是谣言。但即使有机票也不一定能回去,加德满都的机场很小,会优先让送救援物资的飞机降落,来接人的客机不一定会允许降落。 华商报记者 袁金会 编辑: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朱晓磊】“无论今年缅甸大选结果如何,缅中是邻国,缅中传统友谊不会受到影响。”缅甸总统顾问吴盛温昂4月15日在会见中国网络名人访缅代表团时一再强调缅甸与中国的友谊。吴盛温昂曾任缅甸驻华大使,现任缅中友好协会主席、仰光大金塔委员会主席等职,在缅甸政府及民间均享有威望。会见中,吴盛温昂知无不言,既诚挚感谢中国政府对缅甸难民的收留,也直言西方对缅甸民间舆论的操控,更希望缅甸年轻一代能传承缅中友谊。由环球网和中缅友协组织的“中国网络名人行”,邀请中国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十多位网络名人赴缅甸参观交流。吴盛温昂告诉中国网络名人:“不管局势怎样变化,我们都必须明白缅中关系的历史与价值。”   环球时报:中国网民非常关心缅北局势,特别是缅甸军机投弹造成中国边民伤亡。作为缅甸政府高官,您怎么看这一事件?  吴盛温昂:首先,果敢是缅甸的内政问题。当战火在果敢地区蔓延时,缅甸边民逃至中国境内。中国临沧市政府担负起安置难民的重任。我前不久去临沧考察时,当地官员介绍说,光是安置难民饮食就已花费300万美元,难民总数约两万人。我们非常感谢中国政府能收容难民。我从中国回来后,缅甸政府立即出台3条措施:即刻召回在中国的难民,对他们做出安置并发放补助。  对缅甸军机造成中国边民伤亡,缅甸政府已道歉,保证不会出现类似事件,并将做出赔偿。果敢事件就像一颗投向缅中友谊之海的小石子,会引起波澜,但我们不应过分强调这颗小石子,而忽略缅中友谊这片大海。  环球时报:缅甸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经济之路”、 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的重要一站。您怎么看中缅在这些领域的合作?  吴盛温昂:缅甸是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的重要部分。缅中友好不能脱离这一走廊。同时我也认为,亚投行能为亚洲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环球时报:中国网民非常关心今年的缅甸大选,有人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通过议会选举实力会大增,还有人担心,缅甸政府会不会越来越倾向西方。对中国网民的这些议论,您如何看?  吴盛温昂:我本人对昂山素季非常尊重,但她曾在西方国家长期生活,对缅甸实际情况没有充分的认识。她是一个好的马球手,但没有一匹好马,追随她的人大多能力不足。可能是因为有些民众对现政府或对军队不满意,所以想让她来当领导人,但是她不会有好的政绩。如果昂山素季愿意和现政府的优秀官员一起共事,那么她会发挥很好的作用。现政府只要取得26%的议会席位就能组阁(加上军方在议会25%的席位,实际可获得51%的席位),昂山素季即使取得49%的席位,她也不能组阁。她最有可能的就是当一个反对党。  环球时报:您对缅甸大选后的中缅关系有什么预测?  吴盛温昂:不管局势怎样变化,我们都必须明白缅中关系的历史与价值。对老一代来说,我们都明白中国对缅甸的重要性。关键是我们要把这种认识和友谊传给缅甸下一代,一些年轻官员可能不太清楚缅中友好的传统。我们将通过出版书籍、撰写文章,对青年执政者进行教育,将缅中友谊传承下去。缅中两国接壤,我们不能逃避也不能改变,不管缅甸大选后发生什么变化,缅中友好将永远不变。    环球时报:缅甸过去长期受西方制裁,直到现在经济发展还比较落后,外汇储备不足,政府有什么策略改变现状?  吴盛温昂:缅甸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在农业方面我们尝试优化种子、用现代化耕作手段,并将之前单一种植水稻的模式改变为种植多种农作物,以求提高粮食出口量。目前,缅甸农作物已出口至泰国、印度及中国等国。缅甸重视发展能源产业。在油气方面,深海油气已出口至泰国,赚取了外汇。缅甸同时加大对玉石、红蓝宝石等矿产的开采。缅甸约有2800公里的海岸线,水产出口也是缅甸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环球时报:缅甸民主改革实行4年来,在很多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一些人认为,现在缅甸军方的影响力仍然强大,您对这一看法有什么回应?  吴盛温昂:感谢对缅甸民主改革的肯定,西方媒体将缅甸的改革批得一无是处,认为缅甸没有往前推进。我们是故意维持军队的影响力。2008年宪法规定,缅甸军方需占议会25%的席位。缅甸人民需要适应民主化进程,于是宪法规定军方需要在议会中占有固定名额,以维持社会稳定。缅甸人民还没有了解什么是民主,在发展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状况,这就需要军队进行控制。    环球时报:中国企业投资建设的密松水电站被缅甸单方面搁置,这给中企带来很大损失,您认为这个项目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吴盛温昂:总统吴登盛宣布在其任期内暂停密松水电站的建设。我们正按照现有法律及投资法规,考虑赔偿事宜。  环球时报:有中国网民认为,当西方国家制裁缅甸时,缅甸对中国很友好,一旦解禁,中国企业投资的很多项目就开始遇阻,比如,中国企业投资的莱比塘铜矿项目在当地也经常遇到阻力。您怎么看这些担心?  吴盛温昂:缅甸政府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减少对中国的信任。缅甸没有理由放弃近邻。一些攻击中企的声音主要来自西方媒体,缅甸国内媒体也有跟风者。实际上,大部分缅甸民众对中国很友好。莱比塘铜矿原来由一家加拿大企业开采,当时舆论没有任何质疑。当中国公司接手后,西方媒体掀起反对之声。攻击只是一时的,长远来看,这些言论一定站不住脚。缅中友协协助企业在莱比塘铜矿附近重修了一座寺院。寺院的法师在当地德高望重,我相信寺院建成后,以法师为中心的当地民众一定会和铜矿项目和谐相处。  当然,中国企业要减少西方舆论的攻击,还要做到质优价廉。此外,除了与缅甸政府层面的沟通,中国企业还需加强与缅甸民众的沟通。缅中友协曾协助中缅油气管道项目在禅邦、若开邦等地完成修建医院、学校、诊所等公益事业。因此,即使有西方言论挑唆,但当地民众对缅中油气管道项目还是非常认同的。编辑:

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落马 曾是仇和下属

据江苏省纪委消息:经江苏省委批准,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江苏省纪委)  公开简历显示,1962年出生的蔡敦成是宿迁人,早年技工出身,做过副厂长。在宿迁还是县级市的年代,蔡辗转领导过多个乡镇。  1996年,宿迁建市,仇和从省科委下派任副市长,很快兼任沭阳县委书记。2000年底起,仇和逐步升任宿迁市长、市委书记。期间,蔡敦成一直是仇和的下属,先后任宿城区委常委、副区长,泗阳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 (原标题: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接受组织调查)编辑: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的年轻人,除了经济,还要追求公义与公益”。今天下午,中国国民党主席、新北市长朱立伦登陆“首秀”,是在复旦演讲,并与89后、90后青年学生谈起了人生观,他还引用了《21世纪资本论》来谈全球资本流动使贫富不均恶化的现象。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2日率团赴大陆,展开3天2夜访问行程。今天中午,飞抵上海后,中央台办主任张志军接机。随后,朱立伦到首站复旦大学参观并演讲,晚间将会晤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  朱立伦下午3时左右抵达复旦大学,参观校史馆后,于下午3时35分向复旦大学学生发表演讲并互动,讲题触及全球资本流动使贫富不均恶化的现象。  朱立伦在复旦大学演讲时说,旧的一代讲拼经济,但新的一代在此之外更应该重视公义与公益,也就是除了自己要过好,更要有社会责任。朱立伦在演说中表示,他重回校园特别有感触,因此特别交代在介绍他时,背板不要称他是国民党主席或新北市长,希望以“朱老师””身分与青年朋友交流。  朱立伦今天开场就说,两岸都经过经济快速成长的阶段,个人所得十倍增加,“对我们这个世代来说,就是要发展经济”,但是台湾经济走到一个阶段,现在的年轻人想法已经改变,考虑的不只是所得,而是能为下一代留下什么。  朱立伦说,很多台湾的年轻人都说,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追求的是某些理想,可能是“小确幸”,也可能是“大理想”,例如有个青年创业者,他虽然是做旅行社,但是是专门帮到其他国家当志工的人安排旅程。  朱立伦幽默笑说,台湾许多小朋友称他“朱朱伦”,听起来象是蜘蛛人,这让他想起电影中《蜘蛛侠》所说的“能力越大强,责任越大”这句话,他期勉年轻学子来自繁荣、稳定的世代,应该要有更高、更广的责任。  朱立伦在演说中和学生们分享人生观,朱立伦说,他不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只是“中上之资”,因此“做就要做好”是他的人生观。但“你们都是天之骄子”,“要想想自己要为下一代做什么?”  朱立伦还引述了《21世纪资本论》,他说,书中提到经济成长不一定造成全民幸福,可能造成贫富悬殊、分配不均的问题,这也是海峡两岸青年都要面临的挑战。  “我们这一代追求的是成长、繁荣,希望年轻世代追求的是公义”,朱立伦说。他总结强调,现在的年轻人,除了经济,还要追求公义与公益,公义就是公平正义和“利他”精神,公益就是社会责任,而新的一代面临的未来,不会只有拼经济,而是要创造一个公义与公益的社会。  朱立伦跟复旦大学间接有缘:1949年后,台湾对不少大陆高校“复校”,复旦大学在台湾没有“双胞胎”,但台湾有“复旦中学”,位于桃园市(原桃园县),该校和复旦大学有一样的校训校歌,而朱立伦曾当过两届桃园县长。  严格来说,这也不是朱立伦的大陆“首秀”。朱立伦曾在20年前(1995年)去北京大学担任客座教授、1998年参加北大百年校庆。  对于登陆后的首站上海,朱立伦昨也表示,自己已经有20年没有去过上海了,复旦大学有很多台湾学生,在全球经贸环境快速变化下,两岸新世代都面对极大的挑战,因此希望能和两岸学生分享一些人生观。   朱立伦这次率领规模约100人的访问团,除出席3日在上海举行的第10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即“国共论坛”),也将在4日前往北京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面,举行众所瞩目的“习朱会”。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洁 编辑 陶颖) 北京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官不为、为官乱为”专项治理,查处违法违纪行为,依纪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党政纪责任,并对典型问题、典型案件进行公开通报和曝光。记者上午获悉,《关于推进政府管理服务规范化透明化的意见》已经在北京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审议通过。   北京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官不为、为官乱为”专项治理。同时,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问题,本市将选择政府服务管理中直接与企业、公民联系的内容,研究制定和完善相关的规范细则、操作规则,并向社会公布;并将完善投诉举报机制,建立健全社会评价机制,让政府管理服务的对象给政府工作打分。  同时,今年将加大权力清单公开力度。全面梳理并公布行政强制、行政检查、行政确认、行政征收、行政裁决、行政奖励、行政给付权力清单,编制并公布部门履行职责相应承担的责任事项清单。根据安排,2015年底前市政府部门、2016年底前区县政府部门要完成清单编制和公布工作。   本市将出重拳严格规范行政执法行为,梳理法律法规规章中的行政处罚条款,对处罚标准不清晰、自由裁量权过大的,要细化标准和权限。对不适应、不符合实际需要的处罚条款,要提出取消和调整的意见。  本市还将建立行政执法自由裁量基准制度,细化、量化行政裁量权,公开裁量范围、种类和幅度,严格限定和合理规范裁量权的行使。  此外,全市统一的行政执法信息平台将统筹建设,实现执法过程网上全留痕,通过平台对执法过程全程、动态监督监控。今年底前,全面完成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的清理工作,不再保留“非行政许可审批”这一审批类别。

从26日中午12:06开始,新浪微博网友“-铃兰芬芳-”连发三条微博求助,希望网友帮助寻找地震时正在尼泊尔旅行的男友汪奇。27岁的西安小伙汪奇24日从中国西藏拉萨去的尼泊尔。北京时间26日早上7:19,他跟女友的通话突然中断,失去联系。  华商报27日报道了此事,希望读者和网友能帮助寻找西安小伙汪奇。27日晚上9时许,失联几十个小时的汪奇通过电话向华商报记者报平安,并向记者讲述了地震发生后几天来的惊险经历,但通话几分钟后,电话再次中断。  华商报:地震发生时,你在干什么?  汪奇: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加德满都华人聚集的泰米尔区跟朋友逛街。意识到发生地震时,我们就跑到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呆着,地晃得很厉害,屋倒房塌。其实,我们很幸运,我们住的地方比较新,旅馆还在,很多旧的建筑都倒塌了。地震当天晚上,我还是不敢住在旅馆,跟一个做宝石生意的尼泊尔人在露天平地上度过的。  华商报:失联期间,你怎么度过的?  汪奇:我现在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晚上也住在这里。我买的尼泊尔当地的电话卡没有信号,国内的手机号也用不了,所以就跟家人和女友失去了联系。今天(27日),手机信号才好些,偶尔能够打通。我计划明天(28日)找个地方花钱上网买回国的机票。但我也有可能不回去,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希望留在这里做志愿者,帮助救灾。感谢陕西乡党对我的关注,我希望通过华商报向西安的亲人报平安。  华商报:现在,大使馆有多少中国人避难?  汪奇:我是26日晚上到的使馆,这里每天都有两三百人,走一批又来一批。加德满都受灾很严重。昨天(26日),跟女友的电话中断后,我就跟尼泊尔人呆在一起。所有商店都关门了,买不到食物。街上有志愿者组织,他们会免费发放一些食物和水。后来,我在路边遇到几个当志愿者的中国小伙,他们告诉我,我可以去使馆先呆着。  华商报:在使馆,你们是怎么吃住的?  汪奇:食物和水都是尼泊尔当地的中国商人免费提供的。使馆有草坪和车库可以住,有防潮垫的人可以垫防潮垫,没防潮垫的人只能垫几张报纸,还有垫个塑料袋就睡的人。如果睡在露天草坪上,会很凉很湿,睡到车库里相对会好些。  华商报:跟你在一起的有没有咱们陕西人?  汪奇:在使馆,我遇到了一个40岁的宝鸡大叔和一个20多岁的渭南女孩。渭南女孩也是背包客,来尼泊尔旅行。  华商报:回国的机票价格有没有变化?  汪奇:前两天,可能是个别机票代理商哄抬价格,本来2000多元人民币的价格一度上涨。当时,有些急于回家的中国人咬咬牙也就买了机票。但27日,机票价格又降下来,没再随意加价。之前还说,会有免费的飞机来接我们,我26日下午去了机场。那里的人比春运时西安火车站的人还多。但后来免费飞机被证实是谣言,进入机场必须要有机票,所以我们也白跑了一趟。于是,我就来到了使馆避难。27日,使馆人员也告诉我们免费机票是谣言。但即使有机票也不一定能回去,加德满都的机场很小,会优先让送救援物资的飞机降落,来接人的客机不一定会允许降落。 华商报记者 袁金会 编辑: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朱晓磊】“无论今年缅甸大选结果如何,缅中是邻国,缅中传统友谊不会受到影响。”缅甸总统顾问吴盛温昂4月15日在会见中国网络名人访缅代表团时一再强调缅甸与中国的友谊。吴盛温昂曾任缅甸驻华大使,现任缅中友好协会主席、仰光大金塔委员会主席等职,在缅甸政府及民间均享有威望。会见中,吴盛温昂知无不言,既诚挚感谢中国政府对缅甸难民的收留,也直言西方对缅甸民间舆论的操控,更希望缅甸年轻一代能传承缅中友谊。由环球网和中缅友协组织的“中国网络名人行”,邀请中国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十多位网络名人赴缅甸参观交流。吴盛温昂告诉中国网络名人:“不管局势怎样变化,我们都必须明白缅中关系的历史与价值。”   环球时报:中国网民非常关心缅北局势,特别是缅甸军机投弹造成中国边民伤亡。作为缅甸政府高官,您怎么看这一事件?  吴盛温昂:首先,果敢是缅甸的内政问题。当战火在果敢地区蔓延时,缅甸边民逃至中国境内。中国临沧市政府担负起安置难民的重任。我前不久去临沧考察时,当地官员介绍说,光是安置难民饮食就已花费300万美元,难民总数约两万人。我们非常感谢中国政府能收容难民。我从中国回来后,缅甸政府立即出台3条措施:即刻召回在中国的难民,对他们做出安置并发放补助。  对缅甸军机造成中国边民伤亡,缅甸政府已道歉,保证不会出现类似事件,并将做出赔偿。果敢事件就像一颗投向缅中友谊之海的小石子,会引起波澜,但我们不应过分强调这颗小石子,而忽略缅中友谊这片大海。  环球时报:缅甸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经济之路”、 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的重要一站。您怎么看中缅在这些领域的合作?  吴盛温昂:缅甸是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的重要部分。缅中友好不能脱离这一走廊。同时我也认为,亚投行能为亚洲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环球时报:中国网民非常关心今年的缅甸大选,有人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通过议会选举实力会大增,还有人担心,缅甸政府会不会越来越倾向西方。对中国网民的这些议论,您如何看?  吴盛温昂:我本人对昂山素季非常尊重,但她曾在西方国家长期生活,对缅甸实际情况没有充分的认识。她是一个好的马球手,但没有一匹好马,追随她的人大多能力不足。可能是因为有些民众对现政府或对军队不满意,所以想让她来当领导人,但是她不会有好的政绩。如果昂山素季愿意和现政府的优秀官员一起共事,那么她会发挥很好的作用。现政府只要取得26%的议会席位就能组阁(加上军方在议会25%的席位,实际可获得51%的席位),昂山素季即使取得49%的席位,她也不能组阁。她最有可能的就是当一个反对党。  环球时报:您对缅甸大选后的中缅关系有什么预测?  吴盛温昂:不管局势怎样变化,我们都必须明白缅中关系的历史与价值。对老一代来说,我们都明白中国对缅甸的重要性。关键是我们要把这种认识和友谊传给缅甸下一代,一些年轻官员可能不太清楚缅中友好的传统。我们将通过出版书籍、撰写文章,对青年执政者进行教育,将缅中友谊传承下去。缅中两国接壤,我们不能逃避也不能改变,不管缅甸大选后发生什么变化,缅中友好将永远不变。    环球时报:缅甸过去长期受西方制裁,直到现在经济发展还比较落后,外汇储备不足,政府有什么策略改变现状?  吴盛温昂:缅甸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在农业方面我们尝试优化种子、用现代化耕作手段,并将之前单一种植水稻的模式改变为种植多种农作物,以求提高粮食出口量。目前,缅甸农作物已出口至泰国、印度及中国等国。缅甸重视发展能源产业。在油气方面,深海油气已出口至泰国,赚取了外汇。缅甸同时加大对玉石、红蓝宝石等矿产的开采。缅甸约有2800公里的海岸线,水产出口也是缅甸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环球时报:缅甸民主改革实行4年来,在很多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一些人认为,现在缅甸军方的影响力仍然强大,您对这一看法有什么回应?  吴盛温昂:感谢对缅甸民主改革的肯定,西方媒体将缅甸的改革批得一无是处,认为缅甸没有往前推进。我们是故意维持军队的影响力。2008年宪法规定,缅甸军方需占议会25%的席位。缅甸人民需要适应民主化进程,于是宪法规定军方需要在议会中占有固定名额,以维持社会稳定。缅甸人民还没有了解什么是民主,在发展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状况,这就需要军队进行控制。    环球时报:中国企业投资建设的密松水电站被缅甸单方面搁置,这给中企带来很大损失,您认为这个项目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吴盛温昂:总统吴登盛宣布在其任期内暂停密松水电站的建设。我们正按照现有法律及投资法规,考虑赔偿事宜。  环球时报:有中国网民认为,当西方国家制裁缅甸时,缅甸对中国很友好,一旦解禁,中国企业投资的很多项目就开始遇阻,比如,中国企业投资的莱比塘铜矿项目在当地也经常遇到阻力。您怎么看这些担心?  吴盛温昂:缅甸政府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减少对中国的信任。缅甸没有理由放弃近邻。一些攻击中企的声音主要来自西方媒体,缅甸国内媒体也有跟风者。实际上,大部分缅甸民众对中国很友好。莱比塘铜矿原来由一家加拿大企业开采,当时舆论没有任何质疑。当中国公司接手后,西方媒体掀起反对之声。攻击只是一时的,长远来看,这些言论一定站不住脚。缅中友协协助企业在莱比塘铜矿附近重修了一座寺院。寺院的法师在当地德高望重,我相信寺院建成后,以法师为中心的当地民众一定会和铜矿项目和谐相处。  当然,中国企业要减少西方舆论的攻击,还要做到质优价廉。此外,除了与缅甸政府层面的沟通,中国企业还需加强与缅甸民众的沟通。缅中友协曾协助中缅油气管道项目在禅邦、若开邦等地完成修建医院、学校、诊所等公益事业。因此,即使有西方言论挑唆,但当地民众对缅中油气管道项目还是非常认同的。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1-17 09: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