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狗肉产业链揭秘:大量狗肉或来自遭毒杀宠物

  • 分类:情感

近日,非盈利组织亚洲动物基金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中国狗肉产业链的深度调查报告。该调查历时4年,结果显示国内几近没有任何大型肉狗养殖场,。      整个走访调查覆盖了中国食用狗肉相对较多的东北、华南及中部地区,跨越了8个省和自治州的15个城市,共计走访了超过110家狗肉零售商(活狗/狗肉 铺)、66家餐馆和大排档、21个农贸市场(肉菜市场)、12家犬只屠宰场、8家犬只繁育/养殖基地、8家狗肉食品公司、4个犬只囤积/中转点、和3个大 型活体动物批发交易市场。  曾有媒体估算,中国每年被食用的狗只达到1000万条。然而亚洲动物基金在此次调查中发现,狗只养殖场都规模极小,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所谓大规模(饲养100只以上狗只)的“肉狗”养殖场。  在宣称是国内肉狗养殖最集中地区之一的山东嘉祥县,调查人员发现所谓的产业化规模养殖并不属实。虽然在网络上可以搜索到该地上百家狗场,给人感觉这是一个兴盛的行业,然而实情是众多的狗场介绍实际都只是同一家实体,并且没有一家经走访过的狗场里的成年犬数量超过30只。  当被问到为何对外声称大规模养殖的养殖场实际上却只有寥寥数十只犬的时候,工作人员辩称其用的是散户合作经营模式——狗苗全部下放到周围的农户去散养至出栏。  然而,没有一家养殖场能提供合作散户的进一步信息。亚洲动物基金进行村落走访时,村民们也否定了这种合作模式的存在。  调查同时显示,狗难以被人类大规模集中饲养,一方面是因为作为食肉动物其饲养成本高,而且由于领地意识极强导致打斗严重伤亡大,同时也存在着狂犬病等疾病的传播风险。  中国农业大学临床系主任夏兆飞曾表示,现在的技术能够做到犬类群养,但需要相当高的技术,而且难度相当大,一旦有失误会大量死亡。即使能够群养,一斤狗肉的价格也应该超过100元。  但事实上据亚洲动物基金在2011~2014年间的调查,坊间的狗肉基本在每斤6.5元到23元之间浮动。一位来自江苏樊哙狗肉制品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调查员:“大型养殖场以前有,现在没有了,撑不下去,以前我们自己也有,后来发现越大的狗病越多,成本又高,养殖狗的价格高于市场狗肉的价格。”  2013年春,亚洲动物基金在国内多个农村地区开展了《中国农村狗只生存及丢失现状调查》,共回收了来自全国28个省、自治州及直辖市的771个村庄共1468份有效问卷。  被调查区域的农村养狗户中,99.6%的村民不以盈利为目的养狗的,70%的村组有狗只丢失情况发生,高达75.9%的受访者认为“狗只被盗用于食用”是丢失狗只的最主要原因,更有3.5%的受访村组表示发生过暴力抢狗事件。  调查进一步指出,冬季狗只集中丢失比例最高,达到73.6%,而秋冬季节正是吃狗肉的主要季节。  农村地区狗只注射狂犬疫苗的比例总体偏低,亚洲动物基金调查显示,超过38%的村落中所有犬只都没有注射过狂犬疫苗。  调查员曾在江门耙冲市场买下了一只待宰的黑色犬只,并将其进行了隔离,但20多天后该犬只竟出现了犬瘟的病征,而此前并为发现该症状,调查人员认为病毒可能一直在其身上潜伏。  在牡丹江市君来屠宰场,调查员发现场内部环境恶劣、恶臭扑鼻、满地粪便、犬只健康状况堪忧。询问关于犬只检疫的问题,老板说表示,检疫证“可以整”,每天只要有狗来,就会打电话给检疫的人让他们过来看。但是,调查员在整个屠宰过程里都没有看到有任何的检疫人员或者检疫的过程。  亚洲动物基金表示,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的证据显示中国的狗肉并非来源于依法免疫并且达到卫生条件的规模化养殖,因为这样的生意根本不赚钱。  亚洲动物基金创始人暨行政总监谢罗便臣博士表示:“大量被食用的狗只来源不明,它们极大可能是来自被盗抢、毒杀的家养动物或者流浪动物。狗肉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着谎言与违法。”编辑:

新华网湖北监利6月2日电(记者李鹏翔、梁建强) “听,有回应的声音!”  2日上午11时许,湖北省荆州市公安消防支队9名官兵与海事部门的救援人员等在沉船现场搜救。搜救人员试着敲击沉船的底部,随即,听到了微弱但清晰的敲击回应声。  有回应,就有希望。  通过敲击声,搜救官兵大致锁定了方位。  然而,由于沉船地点江水浑浊且水流湍急,施救遇到困境。3名潜水员与消防官兵商定,采用岸上固定、水下定点的方法进行搜救。  岸上固定船绳后,潜水员顺利下潜,并确定了呼救者所在的大致地点。  中午12时许,潜水员准备进入沉船内部的房间施救时,却发现房门被散落的杂物堵住了。为了能够尽快救出伤者,潜水员将房门砸开进入后,看到房间中有1名老人,她的头露在房间中的水面之上,意识清醒。  从沉船中撤离,需要从水中上浮,如何确保老人的安全?  潜水员们灵机一动,决定把随身携带的一套潜水服为老人穿戴上。经过消防队员的演示及帮助,老人顺利穿上了潜水服装。而后,3名潜水员合力将老人推出水面。  岸上,9名消防官兵拼力收绳,最终将这名老人顺利救上了岸。  消防官兵迅速为老人披上大衣,并立即用担架将老人抬上快艇,送往岸边。  快艇上,老人仍紧紧抓住欧阳平的手。  “您放松点,您已经获救了!”参与救援的荆州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排长欧阳平轻声安慰老人。  “谢谢你们救了我,谢谢救命恩人!”老人满是感激。随后,老人被火速送往监利县人民医院。  湖北省军区司令员陈守民说,救出这位老人,不仅坚定了救援的信心,同时找到了困难情况下救援的有效办法。2日晚,参与搜救的潜水员增加至180余名。  监利县人民医院核实,被救老人名叫朱红美,65岁,江苏省镇江市人。急救科医生李乔介绍,由于施救得力,老人生命体征稳定,身上只有一些小擦伤,并无生命危险。(原标题:特写:沉船中的“希望之音”)编辑:

晨报记者 杨育才 李晓明 叶松丽  “东方之星”客轮倾覆24个小时后,救援还在继续,许多问题依然待解答。被困船舱内的人员还有多少生还希望?面对暴雨大风的恶劣天气,事发客轮为何没有靠岸避风?为何倾覆两三个小时后才报警?为何船长和轮机长成功逃生而绝大多数乘客却被困船上?  为此,新闻晨报记者专访上海海事大学教授、上海海事司法鉴定中心负责人蔡存强,上海海事局通航处处长、水上安全指挥中心主任黄建伟及一位拥有40多年航行经验的老船长。蔡教授认为,在遭遇龙卷风这样的强对流天气状况下,客轮完全可能在一两分钟之内翻覆,来不及发布预警或求救信息。    蔡存强:倾覆后,少部分人可能跳水逃生,借助救生衣等方式游向岸边。但如果被困在船舱内,生还的几率就取决于船上的储备空间,没有进水的船舱里是否还有足够的空气。只要有储备空间、储备空气,生存还是很有希望的。  “东方之星”之所以还能救出被困的生还者,说明翻倒过来的船舱底部还有空间,幸存的人肯定是在这个空间里。相比之下,住在甲板以上舱位的人员,倾覆后就处于最下面,生还希望就小得多。目前救人的最快方式,就是把船体凿穿,而不是把船扶正,因为扶正会导致所有船舱进水。    蔡存强:完全有可能的。首先,长江上这种强对流天气很难预测。尽管客轮上都安装了气象接收机、气象仪以及气象传真机,但得到的是整个航道的气象信息,不是具体某个地点、某个时间的信息;其次,类似龙卷风这种强对流天气,在长江上不常发生,一般只集中在接近夏季的雷暴雨季节。事发偶然,就不具有可预测性。  附近其他船只为何没有受到影响呢?这可能和龙卷风的作用半径小有关,这种强对流天气,在1公里之外或许就没有作用了。    蔡存强:长江夜航是有严格规定的,比如夜间遇到大雾天气,能见度低,或者遇到狂风暴雨天气,港务和海事部门会发布禁航信息。  但如果只是雷阵雨天气,长江航道不会禁航。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突发的恶劣天气,就由船长根据自身船舶的情况来决定是继续航行,还是停靠躲避。船长的不同判断,会给船舶和乘客带来不同的命运。   蔡存强:对于海轮,国际海事组织强制要求安装VHF,即应急无线电示位标,其作用是在事发的瞬间自动向全球卫星发布求救信号,无需船员人工操作,全球卫星将立即向全球各国海事救助单位发布遇难信号,相应海事救助单位可以在第一时间获得信息,这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东方之星”上应该没有安装这套自动报警装置。我国没有强制要求内河上的轮船安装这套装置。  船上应该还有其他人工报警方式,比如电话、火箭(信号弹)。但如果真的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船员是无法完成人工报警的。    蔡存强:尽管没有安装VHF,但“东方之星”上安装有AIS系统,即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由岸基基站设施和船载设备共同组成,这是强制要求安装的。就像航空领域的雷达,能够监控到所有船只的轨迹。  但AIS不会自动发布危险预警或求救信号,只能不间断地发信号表明自己的位置。只有在人为关闭或者沉到水里,AIS信号才会消失。    蔡存强:我查阅了“东方之星”出事前1个小时到最后信号消失的行动轨迹,有些让人捉摸不透。21时19分开始第一次转向,21时22分继续转向,完成了一个180度的掉头,然后开始反向运动,直到21时58分轨迹消失。  这其中有一个问题,转向是船长主动调头躲避恶劣天气,还是侧倾后失去动力被江水带向下游,漂流30多分钟后停止,这还不清楚。因为不知道东方之星的AIS  安装位置,如果没有被水淹到,AIS还是可以继续发射信号的。  目前还不知道这艘船上是否安装VDR,即“黑匣子”。海船上是强制要求安装的,但江轮上不一定有。现在运行轨迹图很清楚,如果再有“黑匣子”,事发的原因就非常容易搞清楚。    老船长:出事水域长江监利段在整个长江航线上实际属于低风险区域,甚至低于黄浦江段。这段水域大风并不常见,我曾经在这里遭遇过最高10级大风,船体倾角达到50度,最终平安度险。这段水域之前也并未发生过重大事故。  安全航行最关键是处理好水压和风压两种力量。水压是船体在水下部分受到的压力,风压则是船体露出水面遇到的压力。相对于货船而言,客轮露在水面上的部分大,受到的风压更大,受覆面积更大,翻覆危险要比货轮更高。   黄建伟:有。两年前在我们辖区也出现了强对流天气导致的翻船事故。那一次翻掉了7艘船,吨位比这次监利水域翻掉的船还要大得多,最大的船长达120多米。江船和海船在稳定性上差别比较大。江船在内河航道上航行,吃水不是很深,遇到恶劣天气,可以迅速靠岸。海船吃水比较深,船身比较稳,能够抗击海上的风浪。编辑:

中新网8月19日电 天津市副市长曹小红在今日上午举行的天津港爆炸事故第九场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爆炸事故发生后,天津各救治医院行动迅速,全部开通了绿色通道,连夜组成29所三级甲等医院,选派了16个学科100余名专家,组成专家组,迅速投入到救治工作中。  曹小红说,这次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天津立即启动了天津市突发事件医疗卫生援助预案。成立了由天津市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朱丽萍同志和我任组长的医疗救治领导小组,组织伤员救治工作。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同志当夜赶到医院看望伤员,指导救治工作。  事故发生后,天津各救治医院行动迅速,全部开通了绿色通道,全力收治抢救伤员。同时,连夜组成29所三级甲等医院,选派了16个学科100余名专家,组成了专家组,迅速投入到救治工作中。120急救中心派出了百部救护车,紧急运转伤员。  她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李克强总理和刘延东副总理专程看望伤员,对救治工作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国家卫计委李斌主任两次到天津深入医院,有力指导救治工作。国家卫计委选派了,包括三名院士在内的神经外科、烧伤、重症医学、职业中毒等14个学科72名国家级专家,与天津市181名专家组联合组成了全国最好、最强的专家队伍。  连日来,天津各救治医院的4000余名医务人员昼夜奋战,不惜代价,全力抢救伤员。截止目前,共完成手术464例,会诊950余次。目前,还有677名伤员在住院治疗,其中危重症伤员56人,累计出院107人。  针对危重症伤员,国家专家与我市专家组组成了联合专家组,专人负责,一对一救治,做到一人一策、科学施策,尽最大努力使他们转危为安。  她表示,根据这次事故爆震的特点,对所有的伤员开展了眼部、耳部的筛查,及早进行医疗干预、治疗干预,最大限度地减少伤残。为进一步提高救治的效果,专家组对全部住院伤员病情重新进行了评估,按照集中伤员、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四集中”的原则,已将伤员集中在全市救治能力最强的三级综合医院和三级甲等专科医院救治。  为做好灾后心理干预问题,国家派出的四名心理专家,天津派出了15名心理专家,组成专家组,对危重症患者采取一对一心理援助。60名心理咨询师,对伤员进行了心理危机筛查,对21名重点心理援助对象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心理治疗。  曹小红介绍,为防止灾后疫情,天津市在实施传染病防控,定期对四个临时安置点的公共区域进行消毒,积极开展健康教育,全面防止传染病。  她表示,天津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按照国家卫计委和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继续保持优良的战斗作风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把抢救生命放在首位,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最大限度地减少死亡,最大限度地减少伤残,这两个最大限度将要落到实处,坚决打赢这场抢救生命的攻坚战。(原标题:天津副市长:事故发生后百余专家参与医疗救治)编辑:

中新网南京6月13日电 (记者 崔佳明)12日晚21时15分,南京化工园区内一化工厂突发连续爆炸,周边居民房子均有震感。截至发稿火势凶猛,仍未控制。据刚刚赶到现场的南京环保工作人员称,从现在的监测来看,周围挥发性有机物都在本底值范围内,暂时不需要疏散居民;消防废水收集在园区的下水管道内,待统一处理。  同时,据南京气象部门称,爆炸工厂所在的地区,230公里范围内无降水回波,西风1级,风力较小,未来三到六小时内天气条件无明显变化,利于火灾救援,但不利于燃烧物扩散。  目前环保部门仍在厂区下风口处设点对空气进行密切监测。(完)(原标题:南京一化工厂爆炸仍未控制 官方称暂不需要疏散居民)编辑:

狗肉产业链揭秘:大量狗肉或来自遭毒杀宠物

近日,非盈利组织亚洲动物基金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中国狗肉产业链的深度调查报告。该调查历时4年,结果显示国内几近没有任何大型肉狗养殖场,。      整个走访调查覆盖了中国食用狗肉相对较多的东北、华南及中部地区,跨越了8个省和自治州的15个城市,共计走访了超过110家狗肉零售商(活狗/狗肉 铺)、66家餐馆和大排档、21个农贸市场(肉菜市场)、12家犬只屠宰场、8家犬只繁育/养殖基地、8家狗肉食品公司、4个犬只囤积/中转点、和3个大 型活体动物批发交易市场。  曾有媒体估算,中国每年被食用的狗只达到1000万条。然而亚洲动物基金在此次调查中发现,狗只养殖场都规模极小,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所谓大规模(饲养100只以上狗只)的“肉狗”养殖场。  在宣称是国内肉狗养殖最集中地区之一的山东嘉祥县,调查人员发现所谓的产业化规模养殖并不属实。虽然在网络上可以搜索到该地上百家狗场,给人感觉这是一个兴盛的行业,然而实情是众多的狗场介绍实际都只是同一家实体,并且没有一家经走访过的狗场里的成年犬数量超过30只。  当被问到为何对外声称大规模养殖的养殖场实际上却只有寥寥数十只犬的时候,工作人员辩称其用的是散户合作经营模式——狗苗全部下放到周围的农户去散养至出栏。  然而,没有一家养殖场能提供合作散户的进一步信息。亚洲动物基金进行村落走访时,村民们也否定了这种合作模式的存在。  调查同时显示,狗难以被人类大规模集中饲养,一方面是因为作为食肉动物其饲养成本高,而且由于领地意识极强导致打斗严重伤亡大,同时也存在着狂犬病等疾病的传播风险。  中国农业大学临床系主任夏兆飞曾表示,现在的技术能够做到犬类群养,但需要相当高的技术,而且难度相当大,一旦有失误会大量死亡。即使能够群养,一斤狗肉的价格也应该超过100元。  但事实上据亚洲动物基金在2011~2014年间的调查,坊间的狗肉基本在每斤6.5元到23元之间浮动。一位来自江苏樊哙狗肉制品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调查员:“大型养殖场以前有,现在没有了,撑不下去,以前我们自己也有,后来发现越大的狗病越多,成本又高,养殖狗的价格高于市场狗肉的价格。”  2013年春,亚洲动物基金在国内多个农村地区开展了《中国农村狗只生存及丢失现状调查》,共回收了来自全国28个省、自治州及直辖市的771个村庄共1468份有效问卷。  被调查区域的农村养狗户中,99.6%的村民不以盈利为目的养狗的,70%的村组有狗只丢失情况发生,高达75.9%的受访者认为“狗只被盗用于食用”是丢失狗只的最主要原因,更有3.5%的受访村组表示发生过暴力抢狗事件。  调查进一步指出,冬季狗只集中丢失比例最高,达到73.6%,而秋冬季节正是吃狗肉的主要季节。  农村地区狗只注射狂犬疫苗的比例总体偏低,亚洲动物基金调查显示,超过38%的村落中所有犬只都没有注射过狂犬疫苗。  调查员曾在江门耙冲市场买下了一只待宰的黑色犬只,并将其进行了隔离,但20多天后该犬只竟出现了犬瘟的病征,而此前并为发现该症状,调查人员认为病毒可能一直在其身上潜伏。  在牡丹江市君来屠宰场,调查员发现场内部环境恶劣、恶臭扑鼻、满地粪便、犬只健康状况堪忧。询问关于犬只检疫的问题,老板说表示,检疫证“可以整”,每天只要有狗来,就会打电话给检疫的人让他们过来看。但是,调查员在整个屠宰过程里都没有看到有任何的检疫人员或者检疫的过程。  亚洲动物基金表示,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的证据显示中国的狗肉并非来源于依法免疫并且达到卫生条件的规模化养殖,因为这样的生意根本不赚钱。  亚洲动物基金创始人暨行政总监谢罗便臣博士表示:“大量被食用的狗只来源不明,它们极大可能是来自被盗抢、毒杀的家养动物或者流浪动物。狗肉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着谎言与违法。”编辑:

新华网湖北监利6月2日电(记者李鹏翔、梁建强) “听,有回应的声音!”  2日上午11时许,湖北省荆州市公安消防支队9名官兵与海事部门的救援人员等在沉船现场搜救。搜救人员试着敲击沉船的底部,随即,听到了微弱但清晰的敲击回应声。  有回应,就有希望。  通过敲击声,搜救官兵大致锁定了方位。  然而,由于沉船地点江水浑浊且水流湍急,施救遇到困境。3名潜水员与消防官兵商定,采用岸上固定、水下定点的方法进行搜救。  岸上固定船绳后,潜水员顺利下潜,并确定了呼救者所在的大致地点。  中午12时许,潜水员准备进入沉船内部的房间施救时,却发现房门被散落的杂物堵住了。为了能够尽快救出伤者,潜水员将房门砸开进入后,看到房间中有1名老人,她的头露在房间中的水面之上,意识清醒。  从沉船中撤离,需要从水中上浮,如何确保老人的安全?  潜水员们灵机一动,决定把随身携带的一套潜水服为老人穿戴上。经过消防队员的演示及帮助,老人顺利穿上了潜水服装。而后,3名潜水员合力将老人推出水面。  岸上,9名消防官兵拼力收绳,最终将这名老人顺利救上了岸。  消防官兵迅速为老人披上大衣,并立即用担架将老人抬上快艇,送往岸边。  快艇上,老人仍紧紧抓住欧阳平的手。  “您放松点,您已经获救了!”参与救援的荆州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排长欧阳平轻声安慰老人。  “谢谢你们救了我,谢谢救命恩人!”老人满是感激。随后,老人被火速送往监利县人民医院。  湖北省军区司令员陈守民说,救出这位老人,不仅坚定了救援的信心,同时找到了困难情况下救援的有效办法。2日晚,参与搜救的潜水员增加至180余名。  监利县人民医院核实,被救老人名叫朱红美,65岁,江苏省镇江市人。急救科医生李乔介绍,由于施救得力,老人生命体征稳定,身上只有一些小擦伤,并无生命危险。(原标题:特写:沉船中的“希望之音”)编辑:

晨报记者 杨育才 李晓明 叶松丽  “东方之星”客轮倾覆24个小时后,救援还在继续,许多问题依然待解答。被困船舱内的人员还有多少生还希望?面对暴雨大风的恶劣天气,事发客轮为何没有靠岸避风?为何倾覆两三个小时后才报警?为何船长和轮机长成功逃生而绝大多数乘客却被困船上?  为此,新闻晨报记者专访上海海事大学教授、上海海事司法鉴定中心负责人蔡存强,上海海事局通航处处长、水上安全指挥中心主任黄建伟及一位拥有40多年航行经验的老船长。蔡教授认为,在遭遇龙卷风这样的强对流天气状况下,客轮完全可能在一两分钟之内翻覆,来不及发布预警或求救信息。    蔡存强:倾覆后,少部分人可能跳水逃生,借助救生衣等方式游向岸边。但如果被困在船舱内,生还的几率就取决于船上的储备空间,没有进水的船舱里是否还有足够的空气。只要有储备空间、储备空气,生存还是很有希望的。  “东方之星”之所以还能救出被困的生还者,说明翻倒过来的船舱底部还有空间,幸存的人肯定是在这个空间里。相比之下,住在甲板以上舱位的人员,倾覆后就处于最下面,生还希望就小得多。目前救人的最快方式,就是把船体凿穿,而不是把船扶正,因为扶正会导致所有船舱进水。    蔡存强:完全有可能的。首先,长江上这种强对流天气很难预测。尽管客轮上都安装了气象接收机、气象仪以及气象传真机,但得到的是整个航道的气象信息,不是具体某个地点、某个时间的信息;其次,类似龙卷风这种强对流天气,在长江上不常发生,一般只集中在接近夏季的雷暴雨季节。事发偶然,就不具有可预测性。  附近其他船只为何没有受到影响呢?这可能和龙卷风的作用半径小有关,这种强对流天气,在1公里之外或许就没有作用了。    蔡存强:长江夜航是有严格规定的,比如夜间遇到大雾天气,能见度低,或者遇到狂风暴雨天气,港务和海事部门会发布禁航信息。  但如果只是雷阵雨天气,长江航道不会禁航。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突发的恶劣天气,就由船长根据自身船舶的情况来决定是继续航行,还是停靠躲避。船长的不同判断,会给船舶和乘客带来不同的命运。   蔡存强:对于海轮,国际海事组织强制要求安装VHF,即应急无线电示位标,其作用是在事发的瞬间自动向全球卫星发布求救信号,无需船员人工操作,全球卫星将立即向全球各国海事救助单位发布遇难信号,相应海事救助单位可以在第一时间获得信息,这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东方之星”上应该没有安装这套自动报警装置。我国没有强制要求内河上的轮船安装这套装置。  船上应该还有其他人工报警方式,比如电话、火箭(信号弹)。但如果真的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船员是无法完成人工报警的。    蔡存强:尽管没有安装VHF,但“东方之星”上安装有AIS系统,即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由岸基基站设施和船载设备共同组成,这是强制要求安装的。就像航空领域的雷达,能够监控到所有船只的轨迹。  但AIS不会自动发布危险预警或求救信号,只能不间断地发信号表明自己的位置。只有在人为关闭或者沉到水里,AIS信号才会消失。    蔡存强:我查阅了“东方之星”出事前1个小时到最后信号消失的行动轨迹,有些让人捉摸不透。21时19分开始第一次转向,21时22分继续转向,完成了一个180度的掉头,然后开始反向运动,直到21时58分轨迹消失。  这其中有一个问题,转向是船长主动调头躲避恶劣天气,还是侧倾后失去动力被江水带向下游,漂流30多分钟后停止,这还不清楚。因为不知道东方之星的AIS  安装位置,如果没有被水淹到,AIS还是可以继续发射信号的。  目前还不知道这艘船上是否安装VDR,即“黑匣子”。海船上是强制要求安装的,但江轮上不一定有。现在运行轨迹图很清楚,如果再有“黑匣子”,事发的原因就非常容易搞清楚。    老船长:出事水域长江监利段在整个长江航线上实际属于低风险区域,甚至低于黄浦江段。这段水域大风并不常见,我曾经在这里遭遇过最高10级大风,船体倾角达到50度,最终平安度险。这段水域之前也并未发生过重大事故。  安全航行最关键是处理好水压和风压两种力量。水压是船体在水下部分受到的压力,风压则是船体露出水面遇到的压力。相对于货船而言,客轮露在水面上的部分大,受到的风压更大,受覆面积更大,翻覆危险要比货轮更高。   黄建伟:有。两年前在我们辖区也出现了强对流天气导致的翻船事故。那一次翻掉了7艘船,吨位比这次监利水域翻掉的船还要大得多,最大的船长达120多米。江船和海船在稳定性上差别比较大。江船在内河航道上航行,吃水不是很深,遇到恶劣天气,可以迅速靠岸。海船吃水比较深,船身比较稳,能够抗击海上的风浪。编辑:

中新网8月19日电 天津市副市长曹小红在今日上午举行的天津港爆炸事故第九场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爆炸事故发生后,天津各救治医院行动迅速,全部开通了绿色通道,连夜组成29所三级甲等医院,选派了16个学科100余名专家,组成专家组,迅速投入到救治工作中。  曹小红说,这次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天津立即启动了天津市突发事件医疗卫生援助预案。成立了由天津市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朱丽萍同志和我任组长的医疗救治领导小组,组织伤员救治工作。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同志当夜赶到医院看望伤员,指导救治工作。  事故发生后,天津各救治医院行动迅速,全部开通了绿色通道,全力收治抢救伤员。同时,连夜组成29所三级甲等医院,选派了16个学科100余名专家,组成了专家组,迅速投入到救治工作中。120急救中心派出了百部救护车,紧急运转伤员。  她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李克强总理和刘延东副总理专程看望伤员,对救治工作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国家卫计委李斌主任两次到天津深入医院,有力指导救治工作。国家卫计委选派了,包括三名院士在内的神经外科、烧伤、重症医学、职业中毒等14个学科72名国家级专家,与天津市181名专家组联合组成了全国最好、最强的专家队伍。  连日来,天津各救治医院的4000余名医务人员昼夜奋战,不惜代价,全力抢救伤员。截止目前,共完成手术464例,会诊950余次。目前,还有677名伤员在住院治疗,其中危重症伤员56人,累计出院107人。  针对危重症伤员,国家专家与我市专家组组成了联合专家组,专人负责,一对一救治,做到一人一策、科学施策,尽最大努力使他们转危为安。  她表示,根据这次事故爆震的特点,对所有的伤员开展了眼部、耳部的筛查,及早进行医疗干预、治疗干预,最大限度地减少伤残。为进一步提高救治的效果,专家组对全部住院伤员病情重新进行了评估,按照集中伤员、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四集中”的原则,已将伤员集中在全市救治能力最强的三级综合医院和三级甲等专科医院救治。  为做好灾后心理干预问题,国家派出的四名心理专家,天津派出了15名心理专家,组成专家组,对危重症患者采取一对一心理援助。60名心理咨询师,对伤员进行了心理危机筛查,对21名重点心理援助对象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心理治疗。  曹小红介绍,为防止灾后疫情,天津市在实施传染病防控,定期对四个临时安置点的公共区域进行消毒,积极开展健康教育,全面防止传染病。  她表示,天津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按照国家卫计委和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继续保持优良的战斗作风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把抢救生命放在首位,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最大限度地减少死亡,最大限度地减少伤残,这两个最大限度将要落到实处,坚决打赢这场抢救生命的攻坚战。(原标题:天津副市长:事故发生后百余专家参与医疗救治)编辑:

中新网南京6月13日电 (记者 崔佳明)12日晚21时15分,南京化工园区内一化工厂突发连续爆炸,周边居民房子均有震感。截至发稿火势凶猛,仍未控制。据刚刚赶到现场的南京环保工作人员称,从现在的监测来看,周围挥发性有机物都在本底值范围内,暂时不需要疏散居民;消防废水收集在园区的下水管道内,待统一处理。  同时,据南京气象部门称,爆炸工厂所在的地区,230公里范围内无降水回波,西风1级,风力较小,未来三到六小时内天气条件无明显变化,利于火灾救援,但不利于燃烧物扩散。  目前环保部门仍在厂区下风口处设点对空气进行密切监测。(完)(原标题:南京一化工厂爆炸仍未控制 官方称暂不需要疏散居民)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2-15 0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