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城市立体车库探访:多处荒废 车主操作发生事故

  • 分类:利发国际

9月28日,望京西园四区一处立体车库,两辆汽车停在一层车位上,其上层车位已无法使用,爬满藤蔓植物。9月28日,望京西园四区,另一处立体车库已经废弃,锈迹斑斑,车辆全部停在外面。  近年来,停车位不足的问题备受关注,立体车库开始出现在市内一些小区、写字楼及街道中。与普通车位相比,立体车库分为上下多层,有效地增加了停车场容量。但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多处发现,一些建好的立体车库设备荒废,无人使用;还有的由于车位多,管理员无法随时帮助操作,车主自己操作时发生事故。有小区物业人员表示,立体车库的后期维护费用太高,只能放任不管。专家认为,立体车库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但应加强对其维护方面的监督。   在朝阳区望京西园四区内设有多个立体车库,其中位于小区东北门附近的一处立体车库,上下两层共有近20个车位。  9月18日,记者看到,该处立体车库的下层停着5辆车,上层则空无一车。上下两层均堆放有不少垃圾,电源控制箱也已不能使用,一些操作按键已经丢失,记者逐个触碰仍在的按钮,车库均没有反应。  居民吴女士介绍,该处立体车库已荒废多年,“想要倒车入库,需要把车胎卡在比轮胎稍微宽点的钢架里,车技不好的人想停进去特别难。”  该小区靠近阜通西大街一侧,地面停车场里也设有一个立体车库,共有6个可升降的双层车位。  9月18日,车库的上层爬满藤蔓植物,将车位的金属钢板及钢架完全覆盖,已无法看出原来的模样。  同样,小区西侧另一处立体车库也无法使用,本应安装在钢架上的电源控制箱不见踪影,车库一层内放着两辆自行车、一把椅子,还有一个废弃的床垫。  小区物业一工作人员介绍,立体车库是开发商建的,但之后的维护成问题,维修时需将设施整个更换,资金不是小数。  与望京西园四区情况类似,位于大兴区的宏大南园小区大门不远处,便有一座立体车库,每层高约2米,共有近20组双层车位。  9月24日下午5时30分许,该立体车库的下层除一个空位外,其他车位上停满私家车,但上层空空荡荡。立体车库的铁架锈迹斑斑,电源控制箱内按键上的字迹剥落,按钮损坏,已无法使用。  宏大南园小区物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业主入住没多久,小区内的立体车库便坏了,上层的车位一直没有使用过。虽然物业也想对其进行维修,但需要业主集资,“我们走访了很多业主都不太愿意维修,开发商也不理我们。”   与宏大南园小区相距约1公里,宏大北园小区也安装有立体车库,上下共3层。  9月24日18时许,该处立体车库上下三层均停着私家车,电源控制箱上贴有停车场的电话及一张友情提示,指出“不熟练操作的车主,请尽量叫车管员操作升降”。  不过,记者在立体车库旁停留近半小时,并未见有车管员巡视。一居民称,小区内确实有管理员维护立体车库,但管理员无法24小时全程盯着,“找不着管理员时,就不太敢用,怕操作不对,把别人的车弄坏了。”  近日,海淀区水云居小区内,便有居民在立体车库取车时发生意外。  该小区的立体车库为下嵌式,分地下、地面、地上三层,整个小区内共有480个立体车位,使用率达90%。9月25日,一女居民取车时,刚刷完卡,隔壁车位突然下降。  一名目击者回忆,事发时两人的车都在地下,一名女居民在刷卡取车时,另一车主的车刚好升上地面,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突然车位下降了约三分之二的高度,地面把车门卡住,车主身子倾斜,差点掉下去。“居民赶紧把管理员叫来,按了紧急制停按钮,机器才停下来。”该名目击者说,但汽车一侧车门凹陷变形,车门玻璃脱落。  多名居民称,日常在立体车库旁有人帮忙操作及监管,但遇到早晚高峰或夜里比较晚时,就只能自己操作机器了。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比起居民区,建在写字楼、街道的立体车库有专人负责操作,使用率比较高。  在朝阳区潘家园旧货市场地上停车场内,一处立体车库共有4层,每一层又分为A、B、C、D四个区域,每个区域可停约20辆汽车。停车场内有专人操作机器。  在东城区王府井工美大厦停车场,地下2层几乎都已改为立体停车位,分大型车位及小型车位。每位车主停车时都会有专人进行引导,确认车胎卡在轨道内才算停稳。  “这块儿停车的地方不好找,这样比较省空间,但是停进去、开出来都有点困难,需要不停调整,有时停车会听到车位剐蹭车胎的声音。”车主马先生说。  同样有管理员专门负责操作的,还有东城区车辇店胡同内的立体车库、西城区万年胡同内的立体车库,使用情况都比较良好。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副院长陈艳艳认为,城市车辆不断增加,路面车位资源有限,立体车库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不过,目前一些立体车库在设计上还不够完善,现在的车型很多,有的车比较宽,一些设计较窄的车位就容易卡到车轮,车主可能就不太爱用。此外,一些车主可能并不太了解立体车库的原理,会有不信任感,所以就需要有专人帮助操作,并给车主解释清楚使用方法。其次,维护不足也是造成一些立体车库使用率低的原因。  陈艳艳建议,可以加强立体车库设备技术标准的制定与更新,加强对立体车库投资方、运营方在维护方面的监督,明确他们的责任。同时,理顺目前市场各种停车方式的价格,计算出立体车位所占公共资源和其成本的比率,调整价格,增加其市场竞争力。

原标题:中国内陆核电首次完成公众沟通同行评估  新华网北京11月3日电 (记者安娜、赵超)中国核能行业协会技术部主任杨波3日向记者表示,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之一--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的桃花江核电站项目前期“公众沟通”工作顺利通过同行评估。  这是中国内陆核电“公众沟通”工作首次接受同行评估,也是中国首次针对核电站项目前期的“公众沟通”工作进行权威评估,意味着中国核电建设的规范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此次同行评估专家组由15位来自环保部、核能行业协会、中核集团、广核集团、大唐集团、国电投集团、东华理工大学等单位的评估专家组成,评估工作历时四天。结果显示,项目所有评估要素均满足评估大纲要求。  “公众认知对于核电站的建设至关重要,相对于目前已较为成熟的核电技术而言,这是核电站建设过程中更难攻克的一关。”专家评估组组长梁军表示。  据梁军介绍,目前对于核电“公众沟通”工作,国内共组织过三次同行评估,此前两次都是在核电运行或项目扩建环节,本次评估是首次选在项目前期,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增进公众对核电运营企业和核电安全的信心,也希望能够为同行树立标杆,推动行业企业共同营造和谐的核电发展氛围。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29日发表文章称,中国没有实力建造像尼米兹级那样的核动力航母,它在冶金术和推进技术方面仍然远远落后于美俄。  文章援引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9月25日报道称,据最新曝光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可能正在大连的一个造船厂建造首艘国产航母。据估计,目前船体长约240米,宽约35米,船体完工后长度至少为270米。,如果分析人士是正确的,那么在建舰船的长度与印度的“超日王”号航空母舰的长度相当。  文章认为,中国可能正在建造新航母的消息并不令人意外。事实上,五角大楼2015年发布的中国军力年度报告说:“中国还在继续谋求国产航母计划,可能在今后15年里建造多艘航母。”虽然中国可能正在建造新航母,不过它的国产航母可能要比美国海军的10万吨级尼米兹级航母或福特级核动力航母小得多。这艘中国舰船可能是一艘规模较小的常规动力航母,由蒸气或柴油动力推进,可能不会配备电磁弹射系统。  文章称,中国似乎清楚自己的弱点。与潜艇相比,航母要大得多。中国不具备设计并建造体积相当于航母或是两栖攻击舰的大型军舰的经验。它缺乏为此类军舰设计并建造推进系统的必要技术。而中国在航母核反应堆上的开发上也需要很长时间。同时,

五中全会开除党籍为何少了他?  长安街知事  五中全会今日闭幕,各项议程均在预期之中。唯独令小伙伴们意外的是,会前各路大神言之凿凿的“京城十一开”,竟然少了一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曾介绍过,会前落马并已被处理的中央委员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中央候补委员余远辉、仇和、潘逸阳、陈川平、王敏、杨卫泽、朱明国、范长秘等11人,按党章规定,应在本次全会上被开除党籍并撤销中央委员会成员资格,江湖人称“京城十一开”。然而,在最后公布的开除名单中,范长秘并不在内。  去年12月,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按照惯常的高官处理逻辑,他应是先被宣布接受调查,再被“双开”,然后被移送司法。只要中央候补委员被“双开”,一定会在中央全会上予以追认,为何偏偏到了范长秘这出了“意外”呢?  事实上,开除党籍并非一定要在移送司法之前。新下发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就提到:“党员依法受到刑事责任追究的,党组织应当根据司法机关的生效判决、裁定、决定及其认定的事实、性质和情节,依照本条例规定给予党纪处分或者组织处理。”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中央对军队高干的处理,确实有别于地方干部。今年8月,总后原副部长谷俊山被判死缓,剥夺中将军衔。案件涉及军事秘密并未公开审理,但是直到宣判那一天,没有任何部门对外公布过谷俊山被开除党籍一事,可见这是“内部进行”的。  作为205名中央委员中的一员,成都军区原副司令杨金山落马程序也让人颇感意外。四中全会上,他与李东生、蒋洁敏、杨金山、王永春、李春城、万庆良一同被开除党籍。但与其他几人不同的是,此前关于他被查的消息和调查处理的结果从未公开过。大家都是直接从会上得知他落马的情况,而且一公布就是开除党籍。  这种“跨越式”的通报,同样出现在郭伯雄和徐才厚身上,徐才厚被调查三个月后,中央才发布消息,一公布就是开除党籍、移送司法,同时“回顾”了他三个月前开始接受组织调查。对郭伯雄通报亦是如此,存在“三个月的时差”。  党章规定,严重触犯刑律的党员必须开除党籍,严重触犯刑律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由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其党籍。军事检察机关已对范长秘立案,并说明他涉嫌违法,开除党籍是逃不掉的。中央政治局何时开除其党籍,何时公布,我们仍要拭目以待。可以确定的是,作为中央候补委员的范被一旦被开除党籍,中央全会将会予以确认并对外公布。

原标题:警惕少数农村基层干部把财政惠农资金当成“唐僧肉”  新华社厦门11月5日电(记者苏杰)近年来,各级财政加大了“三农”投入,财政涉农惠农资金的种类和总量大幅增长,促进了农村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但是,少数农村基层干部动起了歪脑筋,把涉农资金当成了“唐僧肉”,想从中分一杯羹,值得警惕和防范。  最近,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纪委查处了两起侵吞财政惠农资金的案件。  2014年7月,同安区五显镇村民向区纪委举报,反映军村村支委陈某良存在贪污大棚补助款等问题。经区纪委调查核实,一起村干部合谋采取虚报冒领手段、骗取大棚蔬菜财政专项补助资金并私分的案件浮出水面。  2009年4月,同安区将五显镇军村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项目确定为当年度市级无公害种植业基地财政补助项目。后来,该项目共获得市区两级财政补 助资金30万元。该项目需要一定规模,要求军村建设300亩水泥柱简易大棚,财政资金对符合要求的大棚每亩补助1000元。2010年,该村村委会向上级申请验收的大棚面积为301亩,并经市、区两级验收合格。  但是,这一“合格”项目中却暗藏“猫腻”。原来,该村村民建设的蔬菜大棚只有180余亩,达不到300亩的规模要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并乘机牟取私利,以村支书颜某典、村主任颜某长为首的7名村干部“密谋”后,以村两委成员及家属和其他村民的名义,虚报大棚面积118.5亩,从而套取蔬菜大棚专项补助资金共计11.85万元。颜某典等人决定,以发放村两委成员任职年限补贴的形式私分其中的7万余元,其中颜某典分得3万元、颜某长分得1.5万 元。余款4万多元用于支付该项目建设中的接待、误工等费用。  在另一起村干部“苍蝇”式贪腐的案件中,同安区新民镇蔡宅村的村支书、村主任及副主任合谋,以虚开发票的手段虚报冒领,将镇政府下拨的河流污染治理经费全部报支。扣除实际费用后,3人将余款1.4万余元平分。  同安区纪委分析认为,当前涉农资金扶持项目多、资金量大,而项目申报、管理、监督等环节存在漏洞,个别基层干部便利用制度管理的漏洞,偷梁换柱、虚报冒领,导致财政专项资金被非法套取。今后,在拍“苍蝇”的同时,更要抓好监督预防。为此,提醒有关部门加强涉农项目立项信息沟通,把好申报关、实 地调研关、效益评估关,防止申报审核走程序、走过场。

城市立体车库探访:多处荒废 车主操作发生事故

9月28日,望京西园四区一处立体车库,两辆汽车停在一层车位上,其上层车位已无法使用,爬满藤蔓植物。9月28日,望京西园四区,另一处立体车库已经废弃,锈迹斑斑,车辆全部停在外面。  近年来,停车位不足的问题备受关注,立体车库开始出现在市内一些小区、写字楼及街道中。与普通车位相比,立体车库分为上下多层,有效地增加了停车场容量。但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多处发现,一些建好的立体车库设备荒废,无人使用;还有的由于车位多,管理员无法随时帮助操作,车主自己操作时发生事故。有小区物业人员表示,立体车库的后期维护费用太高,只能放任不管。专家认为,立体车库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但应加强对其维护方面的监督。   在朝阳区望京西园四区内设有多个立体车库,其中位于小区东北门附近的一处立体车库,上下两层共有近20个车位。  9月18日,记者看到,该处立体车库的下层停着5辆车,上层则空无一车。上下两层均堆放有不少垃圾,电源控制箱也已不能使用,一些操作按键已经丢失,记者逐个触碰仍在的按钮,车库均没有反应。  居民吴女士介绍,该处立体车库已荒废多年,“想要倒车入库,需要把车胎卡在比轮胎稍微宽点的钢架里,车技不好的人想停进去特别难。”  该小区靠近阜通西大街一侧,地面停车场里也设有一个立体车库,共有6个可升降的双层车位。  9月18日,车库的上层爬满藤蔓植物,将车位的金属钢板及钢架完全覆盖,已无法看出原来的模样。  同样,小区西侧另一处立体车库也无法使用,本应安装在钢架上的电源控制箱不见踪影,车库一层内放着两辆自行车、一把椅子,还有一个废弃的床垫。  小区物业一工作人员介绍,立体车库是开发商建的,但之后的维护成问题,维修时需将设施整个更换,资金不是小数。  与望京西园四区情况类似,位于大兴区的宏大南园小区大门不远处,便有一座立体车库,每层高约2米,共有近20组双层车位。  9月24日下午5时30分许,该立体车库的下层除一个空位外,其他车位上停满私家车,但上层空空荡荡。立体车库的铁架锈迹斑斑,电源控制箱内按键上的字迹剥落,按钮损坏,已无法使用。  宏大南园小区物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业主入住没多久,小区内的立体车库便坏了,上层的车位一直没有使用过。虽然物业也想对其进行维修,但需要业主集资,“我们走访了很多业主都不太愿意维修,开发商也不理我们。”   与宏大南园小区相距约1公里,宏大北园小区也安装有立体车库,上下共3层。  9月24日18时许,该处立体车库上下三层均停着私家车,电源控制箱上贴有停车场的电话及一张友情提示,指出“不熟练操作的车主,请尽量叫车管员操作升降”。  不过,记者在立体车库旁停留近半小时,并未见有车管员巡视。一居民称,小区内确实有管理员维护立体车库,但管理员无法24小时全程盯着,“找不着管理员时,就不太敢用,怕操作不对,把别人的车弄坏了。”  近日,海淀区水云居小区内,便有居民在立体车库取车时发生意外。  该小区的立体车库为下嵌式,分地下、地面、地上三层,整个小区内共有480个立体车位,使用率达90%。9月25日,一女居民取车时,刚刷完卡,隔壁车位突然下降。  一名目击者回忆,事发时两人的车都在地下,一名女居民在刷卡取车时,另一车主的车刚好升上地面,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突然车位下降了约三分之二的高度,地面把车门卡住,车主身子倾斜,差点掉下去。“居民赶紧把管理员叫来,按了紧急制停按钮,机器才停下来。”该名目击者说,但汽车一侧车门凹陷变形,车门玻璃脱落。  多名居民称,日常在立体车库旁有人帮忙操作及监管,但遇到早晚高峰或夜里比较晚时,就只能自己操作机器了。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比起居民区,建在写字楼、街道的立体车库有专人负责操作,使用率比较高。  在朝阳区潘家园旧货市场地上停车场内,一处立体车库共有4层,每一层又分为A、B、C、D四个区域,每个区域可停约20辆汽车。停车场内有专人操作机器。  在东城区王府井工美大厦停车场,地下2层几乎都已改为立体停车位,分大型车位及小型车位。每位车主停车时都会有专人进行引导,确认车胎卡在轨道内才算停稳。  “这块儿停车的地方不好找,这样比较省空间,但是停进去、开出来都有点困难,需要不停调整,有时停车会听到车位剐蹭车胎的声音。”车主马先生说。  同样有管理员专门负责操作的,还有东城区车辇店胡同内的立体车库、西城区万年胡同内的立体车库,使用情况都比较良好。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副院长陈艳艳认为,城市车辆不断增加,路面车位资源有限,立体车库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不过,目前一些立体车库在设计上还不够完善,现在的车型很多,有的车比较宽,一些设计较窄的车位就容易卡到车轮,车主可能就不太爱用。此外,一些车主可能并不太了解立体车库的原理,会有不信任感,所以就需要有专人帮助操作,并给车主解释清楚使用方法。其次,维护不足也是造成一些立体车库使用率低的原因。  陈艳艳建议,可以加强立体车库设备技术标准的制定与更新,加强对立体车库投资方、运营方在维护方面的监督,明确他们的责任。同时,理顺目前市场各种停车方式的价格,计算出立体车位所占公共资源和其成本的比率,调整价格,增加其市场竞争力。

原标题:中国内陆核电首次完成公众沟通同行评估  新华网北京11月3日电 (记者安娜、赵超)中国核能行业协会技术部主任杨波3日向记者表示,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之一--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的桃花江核电站项目前期“公众沟通”工作顺利通过同行评估。  这是中国内陆核电“公众沟通”工作首次接受同行评估,也是中国首次针对核电站项目前期的“公众沟通”工作进行权威评估,意味着中国核电建设的规范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此次同行评估专家组由15位来自环保部、核能行业协会、中核集团、广核集团、大唐集团、国电投集团、东华理工大学等单位的评估专家组成,评估工作历时四天。结果显示,项目所有评估要素均满足评估大纲要求。  “公众认知对于核电站的建设至关重要,相对于目前已较为成熟的核电技术而言,这是核电站建设过程中更难攻克的一关。”专家评估组组长梁军表示。  据梁军介绍,目前对于核电“公众沟通”工作,国内共组织过三次同行评估,此前两次都是在核电运行或项目扩建环节,本次评估是首次选在项目前期,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增进公众对核电运营企业和核电安全的信心,也希望能够为同行树立标杆,推动行业企业共同营造和谐的核电发展氛围。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29日发表文章称,中国没有实力建造像尼米兹级那样的核动力航母,它在冶金术和推进技术方面仍然远远落后于美俄。  文章援引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9月25日报道称,据最新曝光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可能正在大连的一个造船厂建造首艘国产航母。据估计,目前船体长约240米,宽约35米,船体完工后长度至少为270米。,如果分析人士是正确的,那么在建舰船的长度与印度的“超日王”号航空母舰的长度相当。  文章认为,中国可能正在建造新航母的消息并不令人意外。事实上,五角大楼2015年发布的中国军力年度报告说:“中国还在继续谋求国产航母计划,可能在今后15年里建造多艘航母。”虽然中国可能正在建造新航母,不过它的国产航母可能要比美国海军的10万吨级尼米兹级航母或福特级核动力航母小得多。这艘中国舰船可能是一艘规模较小的常规动力航母,由蒸气或柴油动力推进,可能不会配备电磁弹射系统。  文章称,中国似乎清楚自己的弱点。与潜艇相比,航母要大得多。中国不具备设计并建造体积相当于航母或是两栖攻击舰的大型军舰的经验。它缺乏为此类军舰设计并建造推进系统的必要技术。而中国在航母核反应堆上的开发上也需要很长时间。同时,

五中全会开除党籍为何少了他?  长安街知事  五中全会今日闭幕,各项议程均在预期之中。唯独令小伙伴们意外的是,会前各路大神言之凿凿的“京城十一开”,竟然少了一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曾介绍过,会前落马并已被处理的中央委员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中央候补委员余远辉、仇和、潘逸阳、陈川平、王敏、杨卫泽、朱明国、范长秘等11人,按党章规定,应在本次全会上被开除党籍并撤销中央委员会成员资格,江湖人称“京城十一开”。然而,在最后公布的开除名单中,范长秘并不在内。  去年12月,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按照惯常的高官处理逻辑,他应是先被宣布接受调查,再被“双开”,然后被移送司法。只要中央候补委员被“双开”,一定会在中央全会上予以追认,为何偏偏到了范长秘这出了“意外”呢?  事实上,开除党籍并非一定要在移送司法之前。新下发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就提到:“党员依法受到刑事责任追究的,党组织应当根据司法机关的生效判决、裁定、决定及其认定的事实、性质和情节,依照本条例规定给予党纪处分或者组织处理。”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中央对军队高干的处理,确实有别于地方干部。今年8月,总后原副部长谷俊山被判死缓,剥夺中将军衔。案件涉及军事秘密并未公开审理,但是直到宣判那一天,没有任何部门对外公布过谷俊山被开除党籍一事,可见这是“内部进行”的。  作为205名中央委员中的一员,成都军区原副司令杨金山落马程序也让人颇感意外。四中全会上,他与李东生、蒋洁敏、杨金山、王永春、李春城、万庆良一同被开除党籍。但与其他几人不同的是,此前关于他被查的消息和调查处理的结果从未公开过。大家都是直接从会上得知他落马的情况,而且一公布就是开除党籍。  这种“跨越式”的通报,同样出现在郭伯雄和徐才厚身上,徐才厚被调查三个月后,中央才发布消息,一公布就是开除党籍、移送司法,同时“回顾”了他三个月前开始接受组织调查。对郭伯雄通报亦是如此,存在“三个月的时差”。  党章规定,严重触犯刑律的党员必须开除党籍,严重触犯刑律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由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其党籍。军事检察机关已对范长秘立案,并说明他涉嫌违法,开除党籍是逃不掉的。中央政治局何时开除其党籍,何时公布,我们仍要拭目以待。可以确定的是,作为中央候补委员的范被一旦被开除党籍,中央全会将会予以确认并对外公布。

原标题:警惕少数农村基层干部把财政惠农资金当成“唐僧肉”  新华社厦门11月5日电(记者苏杰)近年来,各级财政加大了“三农”投入,财政涉农惠农资金的种类和总量大幅增长,促进了农村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但是,少数农村基层干部动起了歪脑筋,把涉农资金当成了“唐僧肉”,想从中分一杯羹,值得警惕和防范。  最近,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纪委查处了两起侵吞财政惠农资金的案件。  2014年7月,同安区五显镇村民向区纪委举报,反映军村村支委陈某良存在贪污大棚补助款等问题。经区纪委调查核实,一起村干部合谋采取虚报冒领手段、骗取大棚蔬菜财政专项补助资金并私分的案件浮出水面。  2009年4月,同安区将五显镇军村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项目确定为当年度市级无公害种植业基地财政补助项目。后来,该项目共获得市区两级财政补 助资金30万元。该项目需要一定规模,要求军村建设300亩水泥柱简易大棚,财政资金对符合要求的大棚每亩补助1000元。2010年,该村村委会向上级申请验收的大棚面积为301亩,并经市、区两级验收合格。  但是,这一“合格”项目中却暗藏“猫腻”。原来,该村村民建设的蔬菜大棚只有180余亩,达不到300亩的规模要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并乘机牟取私利,以村支书颜某典、村主任颜某长为首的7名村干部“密谋”后,以村两委成员及家属和其他村民的名义,虚报大棚面积118.5亩,从而套取蔬菜大棚专项补助资金共计11.85万元。颜某典等人决定,以发放村两委成员任职年限补贴的形式私分其中的7万余元,其中颜某典分得3万元、颜某长分得1.5万 元。余款4万多元用于支付该项目建设中的接待、误工等费用。  在另一起村干部“苍蝇”式贪腐的案件中,同安区新民镇蔡宅村的村支书、村主任及副主任合谋,以虚开发票的手段虚报冒领,将镇政府下拨的河流污染治理经费全部报支。扣除实际费用后,3人将余款1.4万余元平分。  同安区纪委分析认为,当前涉农资金扶持项目多、资金量大,而项目申报、管理、监督等环节存在漏洞,个别基层干部便利用制度管理的漏洞,偷梁换柱、虚报冒领,导致财政专项资金被非法套取。今后,在拍“苍蝇”的同时,更要抓好监督预防。为此,提醒有关部门加强涉农项目立项信息沟通,把好申报关、实 地调研关、效益评估关,防止申报审核走程序、走过场。

分类:利发国际

时间:2016-02-09 02: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