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国专家建议世卫组织撤销红肉加工肉致癌报告_利发国际

  • 分类:利发国际

“因为肉制品加工过程中可能产生极少量有害物,世卫组织错误地将所有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物,‘因噎废食’,不符合逻辑。报告中过分夸大了吃红肉与癌症的关系,显然是错误的,建议撤销。”昨天下午,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联合中国食品科技学会在南京农业大学召开记者会,对世卫组织将红肉和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的报告提出质疑,建议撤销。  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    北京时间10月26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将培根、火腿、香肠等加工肉制品列为1类致癌物,将牛肉、羊肉、猪肉等红肉列为2A类致癌物。  昨天下午,南京农业大学联合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召开记者会,对世界卫生组织将红肉和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物的报告提出质疑,并建议撤销。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是国家一级学会,是我国肉品科学与肉品加工最权威的学术组织。  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名誉会长周光宏表示,世卫组织将加工肉制品列为1类致癌物缺乏充分证据、以偏概全,建议撤销报告。  周光宏认为,该报告主要是参考对结直肠癌流行病学的调查统计结果,现有的动物实验证据不充分,更缺乏严谨的人体实验研究。现有的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以过量摄入为前提,与常规的摄入水平明显不符,即便如此,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癌症与食用红肉和加工肉有关。流行病学研究中的调查对象主要是已经患病的人群,其真实病因并不清楚,仅通过历史回顾方式记录病人饮食情况,缺乏严格意义上的人体量效关系实验,研究方法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应受到质疑。    周光宏表示,有些肉制品加工过程中可能会产生诸如苯并芘、亚硝胺等物质,但不是所有的肉制品中都含有这类物质。  “肉制品中苯并芘、亚硝胺等物质的生成与加工原料、辅料、加工方法和工艺条件有很大关系。”他说,近三十年来,肉品科技快速发展,肉类工业的整体技术水平大幅提升,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肉制品中有害物的含量。如烟熏肉制品加工过程中,采用烟熏液替代木屑发烟的方法,已大幅降低了熏肉中的苯并芘含量,使其处在安全、可接受的水平。  “因为肉制品加工过程中可能产生极少量有害物,世卫组织就错误地将所有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物,是‘因噎废食’,不符合逻辑。”周光宏举了个例子,例如空气中有雾霾,也可能有致癌物,那么按照世卫组织的逻辑,也应该把空气作为致癌物,所以这是不科学的。    人的食物摄入是自主选择而非定量供应,与会专家们认为,世卫组织报告的前提是每天都过量摄入肉制品,但事实上人们并非每天过量。  “即使像西班牙、意大利等地中海国家,红肉摄入量很大,但癌症也并不高发。”周光宏说,地中海国家每年人均肉制品摄入量为150公斤,但这些地区的人身体健康,所以吃红肉跟患癌没有必然联系。  周光宏质疑,世卫组织的专家们认为,每日进食50克加工肉制品,患肠癌的几率将上升18%,但这个“50克”并没有写明是在什么基础上增加。红肉消费在欧美发达国家占膳食比例高,但在亚洲、非洲等欠发达地区红肉消费比例并不高,所以这个结论站不住脚。  膳食中长期缺乏红肉类食品,可能会导致某些必需氨基酸和矿物元素的缺乏症,引起系列健康问题。“红肉的营养价值不可因可能的负面效应而被严重忽视。”周光宏说。  据统计,当前结直肠癌患病率约为万分之五,而真正由于过量吃红肉引起致癌的概率会更低。“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过分放大了吃红肉与癌症的关系,显然是错误的。”周光宏说。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主要是参考吃红肉、加工肉制品对结直肠癌的贡献。周光宏认为,肠道内寄存了大量微生物,而不同民族和国家的生活习惯不同,影响肠道健康的因素很多,简单地将患病与肉类联系在一起,是荒谬的。  不要太紧张!   那么,到底什么是加工肉制品,它们有什么危害,与癌症的关系大么?  “加工肉制品是将原料肉腌制、烧烤、搅拌,加入辅料形成的肉制品,例如盐水鸭等。”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会长徐幸莲说。  通常来说,加工肉制品要用盐和亚硝酸钠,或者硝酸钠、硝酸钾等腌渍,产品的颜色是粉红色的。我国传统制作的一些肉制品,如镇江肴肉、平遥牛肉之类,也是要添加亚硝酸盐或硝酸盐来制作的,所以都属于加工肉制品。  有专家表示,亚硝酸盐本身不致癌,但和蛋白质分解出来的胺类物质结合在一起,会变成“亚硝基化合物”等致癌物,常见的是“亚硝胺”。“但是按照国标,添加剂不超标使用,对人体是无害的。”  徐幸莲说,根据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规定,在肉制品中亚硝酸盐的使用量不得超过每公斤0.15克。在肉制品中的最终残留量不得超过每公斤50毫克,肉罐头中不得超过每公斤30毫克。“其实在很多产品中,这些添加剂都是很少的。”  那么,亚硝酸盐或者亚硝胺在食品中,达到多少剂量,可能会致癌?徐幸莲说,根据在小白鼠身上做的实验,“每公斤肉中含亚硝酸盐370毫克,连续吃56周可能致癌。”  “而对于亚硝胺来说,如果要产生毒效,一天要吃五六百公斤肉,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世卫组织的报告是夸大事实。”周光宏说。  咋吃才健康?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也提到,红肉是一类营养价值极高的食物,富含优质蛋白质、B族维生素、锌、铁等,是平衡人类膳食的重要营养源。《中国居民膳食指南》建议平均每人每日对畜禽肉的摄入量为50-100克,周光宏认为,这个标准是合理的,不必因为世卫组织的言论,而对肉制品退避三舍。“如果喜欢吃肉,可以多吃,每天吃二三两是没有问题的。”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范志红博士表示,只要数量不过多,烹调时不用炭烤、烟熏、油炸的方法,烹调后不焦糊、不过咸,人们就可以安心享受肉类的美味。无论是炖肉块、炒肉丝、熘肉片、红烧肉、烤箱烤制肉均可,不必只吃白煮肉。    世卫组织正式回应加工肉制品“致癌说”  并未要求人们停止摄取加工肉制品  世界卫生组织29日晚正式回应加工肉制品“致癌说”。世卫组织表示,其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并未要求人们停止摄取加工肉制品,而是表明,减少这类肉制品的摄入可降低罹患结肠直肠癌风险。  世卫组织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布关于加工肉制品与结肠直肠癌相关的报告后,世卫组织收到了诸多问询、关切与澄清请求。世卫组织特别强调,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是按照世界卫生大会决议于50年前成立的,是由世卫组织主办的功能独立的癌症研究机构,其工作计划批准及资金由参与国负责。  世卫组织称,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评估肯定了世卫组织2002年发布的《饮食、营养与防止慢性病》报告中的建议,即适量摄取加工肉制品以减少癌症风险。不过,这一评估并未要求人们停止摄取加工肉制品,而是表明减少这类肉制品的摄入可降低罹患结肠直肠癌风险。  世卫组织称,该组织的固定专家组定期对饮食与疾病间的关联开展评估,他们将于明年早些时候研究这项最新报告的公共健康意义以及健康膳食环境下加工肉制品与红肉发挥的作用。

新京报讯 (记者沙璐)昨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为期4天,29日结束。会议的主要议程为研究“十三五”规划的建议。目前,“十三五”规划十大目标任务已经公布,生态文明建设将首次写进五年规划的目标任务。    虽然制定五年规划基本是近几次五中全会的议题,但此次五中全会备受关注,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时间节点。早在2012年,习近平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就明确表示,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能实现。而2020年,即“十三五”末,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将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  今年5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首次提出了“十三五”规划总体框架,表示将在十大方面取得明显突破:“保增长、转方式、调结构、促创新、农业现代化、改革体制机制、协调发展、生态文明、民生、扶贫。”  日前,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公布了“十三五”规划十大目标任务,分别是保持经济增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创新驱动发展、加快农业现代化步伐、改革体制机制、推动协调发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扶贫开发。除了经济增速以外,区域发展、生态文明建设也成为关注热点。    “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十三五”规划总体上一定是以改革为导向的发展规划,中国的各种深层次矛盾都需要改革来破解。而改革的深刻性和复杂性,注定每改一步都很困难,改革还需要韧性。      “十三五”规划涵盖2016-2020时间段,2020年也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间节点。党的十八大正式提出和确立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并提出了“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两个翻番”硬性经济增长目标。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为6.9%,下降到7%以下,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在这最后的五年能否实现“两个翻番”,备受关注。  “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速定在多少才能完成目标?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认为,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保持在6.52%左右就可以实现预定目标;而人均收入“翻一番”,祝宝良表示,人均收入其实就是人均GDP的概念,如果要实现目标,增速要比GDP略高一些,因为我国的人口增长率为每年千分之五左右,这两年还要低一些,因此,人均GDP增速达到6.6%就可以。  同时,祝宝良表示,即使达不到6.5%的增速,经济也不会出现太大问题,一是6%的增速就可以保障就业的稳定,二是只要经济持续增长,经济发展就不会出现大问题。  对于“十三五”期间的经济增长,祝宝良认为从劳动生产率、生产要素方面看6.5%可以达到。并表示“能够达到6.5%就很好了,再高可能会有一定难度,因为会受到人口等问题的影响,这是经济规律造成的”。    日前,《人民日报》官微发布“十三五”规划的十个任务目标,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也位列其中。  2012年,党的十八大做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策。2015年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意见提出了2020年的生态文明建设目标。“到2020年,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主体功能区布局基本形成,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显著提高,生态文明主流价值观在全社会得到推行,生态文明建设水平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适应。”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今年6月消息,环保“十三五”规划将以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气水土三大环境战役将推进实施,并计划明年3月上报国务院。  值得注意的是,环保“十三五”规划将从单一目标即总量控制目标、减排目标,变成双目标即环境质量改善和污染物总量控制,内容将涉及绿色经济、土壤环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等诸多方面。  据环保部规划院测算,预计“十三五”期间环保投入将增加到每年2万亿元左右,“十三五”期间社会环保总投资有望超过17万亿元。    自2013年以来,东北经济指标持续低迷。在今年上半年全国31个省份的GDP增速排名中,东北三省均在倒数五名之内。  面对东北目前的经济形势,10月9日,国家发改委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组织召开了《东北振兴“十三五”规划》工作座谈会。据之前报道,振兴司副司长杨荫凯在会上表示,正在制定的“十三五”规划,将全新谋划东北振兴战略,重点内容包括,“新东北振兴战略”如何补齐“对外开放”这一东北发展短板,以及东北振兴与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如何对接等。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9月份的消息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很可能会实施板块与轴带结合的区域发展战略。一方面,进一步有序推进此前形成的东中西部及东北“四大板块”战略;另一方面,增加“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最终形成“四大板块”+“三个支撑带”即“4+3”的战略大布局。  在“四大板块”中,东北振兴很可能成为下一个五年的突出重点,据介绍,目前制定完善过程中的《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会与“十三五”规划目标相协调。    为了这次编制“十三五”规划以及召开本次五中全会,今年以来中共高层密集展开基层调研。  ★从5月至7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相继赴三省调研,并接连举行三场座谈会,听取18个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人对“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和建议。座谈会中,习近平明确了中国在“十三五”期间需要补齐的“短板”,部署了需要取得“明显突破”的十大领域。  ★9月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专门主持会议部署“十三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编制启动工作。他强调,研究编制“十三五”规划,要远近结合,更加注重以解决长远问题的办法来应对当前挑战。既要以五年为主,衔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各项目标,又要考虑更长时期的远景发展。  ★7月2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十三五”时期,中国发展的环境、条件、任务、要求等都发生了新的变化。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必须有新理念、新思路、新举措。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规划司负责“十三五”规划的编制工作。为了制定“十三五”规划,成立了“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一共有55名专家,涉及经济、社会、文化、法律以及科技等方方面面的领域。    从前期研究阶段开始,到规划起草过程中,形成文稿之后,包括报送国务院之前,发改委会多次通过多种方式,如座谈会、专家论证会、咨询会,征询专家意见。  早在2013年底,各省级地区就开始启动“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准备工作,如开始征集前期研究课题、进行“十三五”规划重大问题研究工作,提出“十三五”规划的工作思路。  在编制工作启动之后,国家发改委在2014年4月和6月,两次发布《重大改革研究课题遴选公告》,公开遴选课题研究机构,同时还于2014年6月开通了“建言‘十三五’”微信公众平台,邀请公众参与国家“十三五”规划编制。    到2014年4月,在全国规划编制正式启动之后,各省份开始就“十三五”规划重大问题研究向社会招标研究机构,并在2015年初前后,各省份开始将规划的基本思路上报国家,至此,各省份“十三五”规划编制第一阶段工作完成,即将转入“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阶段。此外,各省份也会成立规划编制专家咨询委员会,并向社会公众征集意见。与此同时,各部委也会进行相应的规划编制工作。  在今年五中全会召开前,中央、国务院也会对“十三五”规划制定作出部署和指示。同时,国家发改委也会通过召开规划工作培训研讨会,赴各地及研究机构调研等多种形式,听取有关部门、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对国家“十三五”规划工作的意见建议。  采写/新京报记者 沙璐编辑:

南方都市报社负责人表示:深度调查是媒体获得事实真相的一种必要而有效的手段。但新闻调查行为并不享有法律豁免权,应遵循法律底线,不能逾越。记者从事深度调查采访应秉持法治思维,避免行为触犯法律。南方都市报将从此事中吸取教训,对采编人员加强法制教育和培训,明确记者调查活动的范围、调查活动中的权利义务,以法治思维推动记者调查采访合法良性发展。  新华社北京10月30日电 备受公众关注的有了最新进展,记者日前从公安部专案组获悉:为了获取王林案的办理情况,王林的情妇雷帆、前妻张七凤谋划向办案民警钟伟行贿 200万元,双方达成协议。案发时,张七凤已向钟伟支付50万元“好处费”。同时查明,南方都市报记者刘伟为获取独家信息参与其中。  据了解,10月16日以来,有媒体以“报道王林的记者被抓”为题报道王林案中案后,引发社会关注。为还原真相,回应公众关切,18日夜,公安部 公布了警方掌握的初步情况,宣布相关案件由公安部直接办理。20日上午,公安部专案组将上述4名涉案人员提押到京。经连日缜密侦查,现已查明王林案中案相 关情况。经专案组许可,记者日前对相关情况进行了采访。  据雷帆供述,7月15日王林因涉嫌一桩命案被警方控制,她被要求到公安机关协助调查,认识了办案民警钟伟。为了“打听案情”,雷帆主动与钟伟加 为微信好友。此后,两人频繁联系,并多次发生性关系。钟伟是刚入警4年的技术民警,负责现场拍照、整理证据材料,然而在雷帆眼里,他成了能提供案件信息的 关键人物。  雷帆承认,自己是怀着打听“王林案”案情的目的接近钟伟的。钟伟也想借机“获利”,两人一拍即合。在二人交往期间,雷帆先后花费六七万元为钟伟购置名牌衣物等,二人还一同前往多地旅游。  雷帆供述,王林被捕后,张七凤从深圳赶往萍乡想要“营救”王林。雷帆找到她说,有个公安局的朋友可以为这个案子出力,但需要支付200万元“感 谢费”,救人心切的张七凤同意了。雷帆将花钱找公安机关内部人员提供消息的事同时告诉了正在萍乡采访的刘伟。刘伟回复说:“好事,钱可以谈。”  雷帆和张七凤称,刘伟曾于2013年为正处于舆论漩涡的王林在香港做过一次专访,王林对报道效果十分满意,刘伟因此获得了王林一家的信任。此后 两年间,刘伟与王林家保持着联系。王林出事后,以前围绕在王林身边的那些朋友没有一个肯为他出头,只有刘伟主动找上门来,她们便经常找他出谋划策。  刘伟坦承,为了能够随时获得王林案一手材料,以便写出独家报道,他主动联系了雷帆和张七凤,并提供了一些帮助。雷帆从钟伟那里获知自己手机被监 控后,希望刘伟提供身份证办理手机卡,刘伟便用同事的身份证办了两张手机卡,供雷帆和钟伟联系。根据钟伟和王林家人要求,刘伟还将自己的律师朋友侯某介绍 给王林家属,替换之前担任王林辩护律师的一名本地律师。此外,在雷帆、张七凤向钟伟购买王林案件信息的“交易”中,刘伟还应雷帆请求对张七凤进行了劝说。  警方查明,8月1日晚,雷、钟、张三人在萍乡一餐馆内见了面,并达成协议,张七凤支付200万元,分三期给钟伟,首期支付60万元,一审时支付 60万元,王林出来后再付80万元。随后,雷帆开车去火车站接刘伟到了餐馆。钟伟向三人透露了“王林案”中现场勘查、物证提取、嫌疑人的供述等大量核心信 息。刘伟围绕核心案情向钟伟提了多个问题,钟伟均悉数相告。雷帆、张七凤、刘伟供述,钟伟在饭桌上反复强调,自己透露这些内容冒了巨大风险,如果他出了问 题,其他人都跑不掉。  经了解,事后张七凤对花200万元购买王林案信息的事有些反悔。雷帆很不高兴,认为钟伟是冒着巨大风险的,遂请刘伟帮忙说合。经刘伟劝说,张七凤最后同意向钟伟付钱。  张七凤交代,8月12日,她与钟伟在萍乡一酒店内见面,并亲手将装着50万元现金的纸袋放进钟伟车内。去见钟伟前,她曾向刘伟表示担心,怕钟伟事后不认账,刘伟便借给她一支录音笔。由于钟伟和雷帆有所警觉,她没有使用成。  钟伟交代,拿到钱的当晚,在雷帆安排下,他与律师侯某在市内某汗蒸馆秘密约见,又透露了一些关键案情。几天之后,钟伟便用收来的钱买了一辆宝马车。  钟伟的种种反常行为引起公安机关警觉,9月9日,钟伟被警方立案审查,雷帆、张七凤和刘伟此后也相继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如今,四名涉案人员均承认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  “我愧对人民警察这个称号,给人民警察这个光荣的集体抹了黑。”钟伟已深刻意识到了他“执法犯法”带给警察形象的伤害和亲人的痛楚,他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而身处这起事件“风暴眼”的刘伟,同样对自己为了追求独家新闻,罔顾新闻从业规范和法律底线参与其中,表达了深深的悔恨:“我参与了其中,一定是违法的”。他坦言,他与张七凤、雷帆等人的这些往来,只是为了获得“别人拿不到的”独家一手信息。  “我非常热爱新闻事业,也为它倾尽所有努力,却因为这件事,把一切都断送了,实在是太不值得了……”说到这里,他泣不成声。他说,希望同行们以 此为戒敲响警钟,再想要的信息也应通过合法途径取得,决不能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刘伟同时表示,通过这段时间的认真思考,他对整个案件也做了深刻的反思,深 深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确实违了法:第一,自己用非正常手段向王林专案组成员打听案件进展信息,这不仅违反了新闻采访有关规定,而且还涉嫌非法获取专案秘密; 第二,在案件后期,自己客观上推动了王林前妻向专案组成员行贿,欲使王林脱罪、减罪,这也涉嫌共同行贿。“我认罪服法,现在只希望这场噩梦早点结束,早日 回到家人身边,开始新的生活。”  据了解,根据案件办理进展、犯罪嫌疑人违法犯罪事实及其具体情节,公安机关决定对刘伟取保候审,钟伟、雷帆、张七凤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此前,公安部专案组已向南方都市报等媒体通报了该案的进展情况。

2015年11月1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指挥下,中国、加纳两国司法执法和外交部门密切配合,将外逃至加纳的“百名红通人员”赵汝恒成功缉捕并押解回国。  赵汝恒,男,1964年10月出生,原系山东省惠民县鲁洁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涉嫌指使他人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偷逃税款并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侵占公司资产,涉案金额巨大,2012年9月外逃加纳共和国,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号码A-5608/7-2014。  为逃脱法律制裁,潜逃加纳的赵汝恒频繁变换住址和联系方式,曾先后7次逃脱加方实施的抓捕行动。此次赵汝恒最终落网再次说明,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枪口,外逃腐败分子迷途知返、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  赵汝恒是“天网”行动以来成功到案的第17名公开曝光“百名红通人员”。

10月4日,来自四川广元的肖先生一家和南京朱先生一家在青岛遭遇“”事件。在本报等多家媒体持续追踪报道后,15日下午,山东旅游局发 布消息称,旅游部门近日通过电话向青岛“天价虾”事件中的2位游客道歉,并表达了邀请他们担任山东省旅游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的意愿。“希望他们继续关注山 东旅游,为山东旅游献计献策,提出宝贵意见。”山东旅游局同时肯定了两名游客理性的维权态度和较高的综合素质。对此,广元的肖先生表示,他拒绝了山东旅游局的这个提议。  15日傍晚,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已回广元正常上班的肖先生。他说,15日下午自己接到了山东省旅游局一位工作人员电话,双方电话里沟通良好,对方提出了邀请他担任山东省旅游监督员的意愿,但他婉言拒绝了。  “我之所以拒绝,是有原因的。”肖先生说,自己在广元上班很忙,几乎没有出差去山东的机会,这次国庆出游本是全家比较难得的一次团聚的亲子游。 因此,即使受邀担任,自己几乎到不了山东,也实际上发挥不了监督员的作用。最重要一点,他在电话中也告诉了这名工作人员:“到现在为止,从我个人来说,我不愿意再去青岛。到现在,除了市北区物价局打个电话道了歉,当地其他相关部门没见到真诚的道歉,好象这事拖几天十几天,肯定就过去了。”  不过,肖先生反复强调说,山东旅游局能主动提议,在他看来这是正面的姿态,遇到问题了能坦诚接受监督和批评。不过,他不太能理解的是,他在电话中明确拒绝了这个建议,不久后山东方面的一些媒体就发布了这个消息,但并没有提及他拒绝的回应。

中国专家建议世卫组织撤销红肉加工肉致癌报告_利发国际

“因为肉制品加工过程中可能产生极少量有害物,世卫组织错误地将所有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物,‘因噎废食’,不符合逻辑。报告中过分夸大了吃红肉与癌症的关系,显然是错误的,建议撤销。”昨天下午,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联合中国食品科技学会在南京农业大学召开记者会,对世卫组织将红肉和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的报告提出质疑,建议撤销。  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    北京时间10月26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将培根、火腿、香肠等加工肉制品列为1类致癌物,将牛肉、羊肉、猪肉等红肉列为2A类致癌物。  昨天下午,南京农业大学联合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召开记者会,对世界卫生组织将红肉和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物的报告提出质疑,并建议撤销。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是国家一级学会,是我国肉品科学与肉品加工最权威的学术组织。  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名誉会长周光宏表示,世卫组织将加工肉制品列为1类致癌物缺乏充分证据、以偏概全,建议撤销报告。  周光宏认为,该报告主要是参考对结直肠癌流行病学的调查统计结果,现有的动物实验证据不充分,更缺乏严谨的人体实验研究。现有的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以过量摄入为前提,与常规的摄入水平明显不符,即便如此,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癌症与食用红肉和加工肉有关。流行病学研究中的调查对象主要是已经患病的人群,其真实病因并不清楚,仅通过历史回顾方式记录病人饮食情况,缺乏严格意义上的人体量效关系实验,研究方法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应受到质疑。    周光宏表示,有些肉制品加工过程中可能会产生诸如苯并芘、亚硝胺等物质,但不是所有的肉制品中都含有这类物质。  “肉制品中苯并芘、亚硝胺等物质的生成与加工原料、辅料、加工方法和工艺条件有很大关系。”他说,近三十年来,肉品科技快速发展,肉类工业的整体技术水平大幅提升,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肉制品中有害物的含量。如烟熏肉制品加工过程中,采用烟熏液替代木屑发烟的方法,已大幅降低了熏肉中的苯并芘含量,使其处在安全、可接受的水平。  “因为肉制品加工过程中可能产生极少量有害物,世卫组织就错误地将所有加工肉制品列为致癌物,是‘因噎废食’,不符合逻辑。”周光宏举了个例子,例如空气中有雾霾,也可能有致癌物,那么按照世卫组织的逻辑,也应该把空气作为致癌物,所以这是不科学的。    人的食物摄入是自主选择而非定量供应,与会专家们认为,世卫组织报告的前提是每天都过量摄入肉制品,但事实上人们并非每天过量。  “即使像西班牙、意大利等地中海国家,红肉摄入量很大,但癌症也并不高发。”周光宏说,地中海国家每年人均肉制品摄入量为150公斤,但这些地区的人身体健康,所以吃红肉跟患癌没有必然联系。  周光宏质疑,世卫组织的专家们认为,每日进食50克加工肉制品,患肠癌的几率将上升18%,但这个“50克”并没有写明是在什么基础上增加。红肉消费在欧美发达国家占膳食比例高,但在亚洲、非洲等欠发达地区红肉消费比例并不高,所以这个结论站不住脚。  膳食中长期缺乏红肉类食品,可能会导致某些必需氨基酸和矿物元素的缺乏症,引起系列健康问题。“红肉的营养价值不可因可能的负面效应而被严重忽视。”周光宏说。  据统计,当前结直肠癌患病率约为万分之五,而真正由于过量吃红肉引起致癌的概率会更低。“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过分放大了吃红肉与癌症的关系,显然是错误的。”周光宏说。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主要是参考吃红肉、加工肉制品对结直肠癌的贡献。周光宏认为,肠道内寄存了大量微生物,而不同民族和国家的生活习惯不同,影响肠道健康的因素很多,简单地将患病与肉类联系在一起,是荒谬的。  不要太紧张!   那么,到底什么是加工肉制品,它们有什么危害,与癌症的关系大么?  “加工肉制品是将原料肉腌制、烧烤、搅拌,加入辅料形成的肉制品,例如盐水鸭等。”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会长徐幸莲说。  通常来说,加工肉制品要用盐和亚硝酸钠,或者硝酸钠、硝酸钾等腌渍,产品的颜色是粉红色的。我国传统制作的一些肉制品,如镇江肴肉、平遥牛肉之类,也是要添加亚硝酸盐或硝酸盐来制作的,所以都属于加工肉制品。  有专家表示,亚硝酸盐本身不致癌,但和蛋白质分解出来的胺类物质结合在一起,会变成“亚硝基化合物”等致癌物,常见的是“亚硝胺”。“但是按照国标,添加剂不超标使用,对人体是无害的。”  徐幸莲说,根据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规定,在肉制品中亚硝酸盐的使用量不得超过每公斤0.15克。在肉制品中的最终残留量不得超过每公斤50毫克,肉罐头中不得超过每公斤30毫克。“其实在很多产品中,这些添加剂都是很少的。”  那么,亚硝酸盐或者亚硝胺在食品中,达到多少剂量,可能会致癌?徐幸莲说,根据在小白鼠身上做的实验,“每公斤肉中含亚硝酸盐370毫克,连续吃56周可能致癌。”  “而对于亚硝胺来说,如果要产生毒效,一天要吃五六百公斤肉,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世卫组织的报告是夸大事实。”周光宏说。  咋吃才健康?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也提到,红肉是一类营养价值极高的食物,富含优质蛋白质、B族维生素、锌、铁等,是平衡人类膳食的重要营养源。《中国居民膳食指南》建议平均每人每日对畜禽肉的摄入量为50-100克,周光宏认为,这个标准是合理的,不必因为世卫组织的言论,而对肉制品退避三舍。“如果喜欢吃肉,可以多吃,每天吃二三两是没有问题的。”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范志红博士表示,只要数量不过多,烹调时不用炭烤、烟熏、油炸的方法,烹调后不焦糊、不过咸,人们就可以安心享受肉类的美味。无论是炖肉块、炒肉丝、熘肉片、红烧肉、烤箱烤制肉均可,不必只吃白煮肉。    世卫组织正式回应加工肉制品“致癌说”  并未要求人们停止摄取加工肉制品  世界卫生组织29日晚正式回应加工肉制品“致癌说”。世卫组织表示,其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并未要求人们停止摄取加工肉制品,而是表明,减少这类肉制品的摄入可降低罹患结肠直肠癌风险。  世卫组织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布关于加工肉制品与结肠直肠癌相关的报告后,世卫组织收到了诸多问询、关切与澄清请求。世卫组织特别强调,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是按照世界卫生大会决议于50年前成立的,是由世卫组织主办的功能独立的癌症研究机构,其工作计划批准及资金由参与国负责。  世卫组织称,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评估肯定了世卫组织2002年发布的《饮食、营养与防止慢性病》报告中的建议,即适量摄取加工肉制品以减少癌症风险。不过,这一评估并未要求人们停止摄取加工肉制品,而是表明减少这类肉制品的摄入可降低罹患结肠直肠癌风险。  世卫组织称,该组织的固定专家组定期对饮食与疾病间的关联开展评估,他们将于明年早些时候研究这项最新报告的公共健康意义以及健康膳食环境下加工肉制品与红肉发挥的作用。

新京报讯 (记者沙璐)昨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为期4天,29日结束。会议的主要议程为研究“十三五”规划的建议。目前,“十三五”规划十大目标任务已经公布,生态文明建设将首次写进五年规划的目标任务。    虽然制定五年规划基本是近几次五中全会的议题,但此次五中全会备受关注,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时间节点。早在2012年,习近平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就明确表示,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能实现。而2020年,即“十三五”末,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将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  今年5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首次提出了“十三五”规划总体框架,表示将在十大方面取得明显突破:“保增长、转方式、调结构、促创新、农业现代化、改革体制机制、协调发展、生态文明、民生、扶贫。”  日前,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公布了“十三五”规划十大目标任务,分别是保持经济增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创新驱动发展、加快农业现代化步伐、改革体制机制、推动协调发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扶贫开发。除了经济增速以外,区域发展、生态文明建设也成为关注热点。    “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十三五”规划总体上一定是以改革为导向的发展规划,中国的各种深层次矛盾都需要改革来破解。而改革的深刻性和复杂性,注定每改一步都很困难,改革还需要韧性。      “十三五”规划涵盖2016-2020时间段,2020年也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间节点。党的十八大正式提出和确立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并提出了“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两个翻番”硬性经济增长目标。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为6.9%,下降到7%以下,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在这最后的五年能否实现“两个翻番”,备受关注。  “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速定在多少才能完成目标?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认为,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保持在6.52%左右就可以实现预定目标;而人均收入“翻一番”,祝宝良表示,人均收入其实就是人均GDP的概念,如果要实现目标,增速要比GDP略高一些,因为我国的人口增长率为每年千分之五左右,这两年还要低一些,因此,人均GDP增速达到6.6%就可以。  同时,祝宝良表示,即使达不到6.5%的增速,经济也不会出现太大问题,一是6%的增速就可以保障就业的稳定,二是只要经济持续增长,经济发展就不会出现大问题。  对于“十三五”期间的经济增长,祝宝良认为从劳动生产率、生产要素方面看6.5%可以达到。并表示“能够达到6.5%就很好了,再高可能会有一定难度,因为会受到人口等问题的影响,这是经济规律造成的”。    日前,《人民日报》官微发布“十三五”规划的十个任务目标,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也位列其中。  2012年,党的十八大做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策。2015年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意见提出了2020年的生态文明建设目标。“到2020年,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主体功能区布局基本形成,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显著提高,生态文明主流价值观在全社会得到推行,生态文明建设水平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适应。”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今年6月消息,环保“十三五”规划将以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气水土三大环境战役将推进实施,并计划明年3月上报国务院。  值得注意的是,环保“十三五”规划将从单一目标即总量控制目标、减排目标,变成双目标即环境质量改善和污染物总量控制,内容将涉及绿色经济、土壤环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等诸多方面。  据环保部规划院测算,预计“十三五”期间环保投入将增加到每年2万亿元左右,“十三五”期间社会环保总投资有望超过17万亿元。    自2013年以来,东北经济指标持续低迷。在今年上半年全国31个省份的GDP增速排名中,东北三省均在倒数五名之内。  面对东北目前的经济形势,10月9日,国家发改委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组织召开了《东北振兴“十三五”规划》工作座谈会。据之前报道,振兴司副司长杨荫凯在会上表示,正在制定的“十三五”规划,将全新谋划东北振兴战略,重点内容包括,“新东北振兴战略”如何补齐“对外开放”这一东北发展短板,以及东北振兴与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如何对接等。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9月份的消息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很可能会实施板块与轴带结合的区域发展战略。一方面,进一步有序推进此前形成的东中西部及东北“四大板块”战略;另一方面,增加“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最终形成“四大板块”+“三个支撑带”即“4+3”的战略大布局。  在“四大板块”中,东北振兴很可能成为下一个五年的突出重点,据介绍,目前制定完善过程中的《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会与“十三五”规划目标相协调。    为了这次编制“十三五”规划以及召开本次五中全会,今年以来中共高层密集展开基层调研。  ★从5月至7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相继赴三省调研,并接连举行三场座谈会,听取18个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人对“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和建议。座谈会中,习近平明确了中国在“十三五”期间需要补齐的“短板”,部署了需要取得“明显突破”的十大领域。  ★9月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专门主持会议部署“十三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编制启动工作。他强调,研究编制“十三五”规划,要远近结合,更加注重以解决长远问题的办法来应对当前挑战。既要以五年为主,衔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各项目标,又要考虑更长时期的远景发展。  ★7月2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十三五”时期,中国发展的环境、条件、任务、要求等都发生了新的变化。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必须有新理念、新思路、新举措。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规划司负责“十三五”规划的编制工作。为了制定“十三五”规划,成立了“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一共有55名专家,涉及经济、社会、文化、法律以及科技等方方面面的领域。    从前期研究阶段开始,到规划起草过程中,形成文稿之后,包括报送国务院之前,发改委会多次通过多种方式,如座谈会、专家论证会、咨询会,征询专家意见。  早在2013年底,各省级地区就开始启动“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准备工作,如开始征集前期研究课题、进行“十三五”规划重大问题研究工作,提出“十三五”规划的工作思路。  在编制工作启动之后,国家发改委在2014年4月和6月,两次发布《重大改革研究课题遴选公告》,公开遴选课题研究机构,同时还于2014年6月开通了“建言‘十三五’”微信公众平台,邀请公众参与国家“十三五”规划编制。    到2014年4月,在全国规划编制正式启动之后,各省份开始就“十三五”规划重大问题研究向社会招标研究机构,并在2015年初前后,各省份开始将规划的基本思路上报国家,至此,各省份“十三五”规划编制第一阶段工作完成,即将转入“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阶段。此外,各省份也会成立规划编制专家咨询委员会,并向社会公众征集意见。与此同时,各部委也会进行相应的规划编制工作。  在今年五中全会召开前,中央、国务院也会对“十三五”规划制定作出部署和指示。同时,国家发改委也会通过召开规划工作培训研讨会,赴各地及研究机构调研等多种形式,听取有关部门、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对国家“十三五”规划工作的意见建议。  采写/新京报记者 沙璐编辑:

南方都市报社负责人表示:深度调查是媒体获得事实真相的一种必要而有效的手段。但新闻调查行为并不享有法律豁免权,应遵循法律底线,不能逾越。记者从事深度调查采访应秉持法治思维,避免行为触犯法律。南方都市报将从此事中吸取教训,对采编人员加强法制教育和培训,明确记者调查活动的范围、调查活动中的权利义务,以法治思维推动记者调查采访合法良性发展。  新华社北京10月30日电 备受公众关注的有了最新进展,记者日前从公安部专案组获悉:为了获取王林案的办理情况,王林的情妇雷帆、前妻张七凤谋划向办案民警钟伟行贿 200万元,双方达成协议。案发时,张七凤已向钟伟支付50万元“好处费”。同时查明,南方都市报记者刘伟为获取独家信息参与其中。  据了解,10月16日以来,有媒体以“报道王林的记者被抓”为题报道王林案中案后,引发社会关注。为还原真相,回应公众关切,18日夜,公安部 公布了警方掌握的初步情况,宣布相关案件由公安部直接办理。20日上午,公安部专案组将上述4名涉案人员提押到京。经连日缜密侦查,现已查明王林案中案相 关情况。经专案组许可,记者日前对相关情况进行了采访。  据雷帆供述,7月15日王林因涉嫌一桩命案被警方控制,她被要求到公安机关协助调查,认识了办案民警钟伟。为了“打听案情”,雷帆主动与钟伟加 为微信好友。此后,两人频繁联系,并多次发生性关系。钟伟是刚入警4年的技术民警,负责现场拍照、整理证据材料,然而在雷帆眼里,他成了能提供案件信息的 关键人物。  雷帆承认,自己是怀着打听“王林案”案情的目的接近钟伟的。钟伟也想借机“获利”,两人一拍即合。在二人交往期间,雷帆先后花费六七万元为钟伟购置名牌衣物等,二人还一同前往多地旅游。  雷帆供述,王林被捕后,张七凤从深圳赶往萍乡想要“营救”王林。雷帆找到她说,有个公安局的朋友可以为这个案子出力,但需要支付200万元“感 谢费”,救人心切的张七凤同意了。雷帆将花钱找公安机关内部人员提供消息的事同时告诉了正在萍乡采访的刘伟。刘伟回复说:“好事,钱可以谈。”  雷帆和张七凤称,刘伟曾于2013年为正处于舆论漩涡的王林在香港做过一次专访,王林对报道效果十分满意,刘伟因此获得了王林一家的信任。此后 两年间,刘伟与王林家保持着联系。王林出事后,以前围绕在王林身边的那些朋友没有一个肯为他出头,只有刘伟主动找上门来,她们便经常找他出谋划策。  刘伟坦承,为了能够随时获得王林案一手材料,以便写出独家报道,他主动联系了雷帆和张七凤,并提供了一些帮助。雷帆从钟伟那里获知自己手机被监 控后,希望刘伟提供身份证办理手机卡,刘伟便用同事的身份证办了两张手机卡,供雷帆和钟伟联系。根据钟伟和王林家人要求,刘伟还将自己的律师朋友侯某介绍 给王林家属,替换之前担任王林辩护律师的一名本地律师。此外,在雷帆、张七凤向钟伟购买王林案件信息的“交易”中,刘伟还应雷帆请求对张七凤进行了劝说。  警方查明,8月1日晚,雷、钟、张三人在萍乡一餐馆内见了面,并达成协议,张七凤支付200万元,分三期给钟伟,首期支付60万元,一审时支付 60万元,王林出来后再付80万元。随后,雷帆开车去火车站接刘伟到了餐馆。钟伟向三人透露了“王林案”中现场勘查、物证提取、嫌疑人的供述等大量核心信 息。刘伟围绕核心案情向钟伟提了多个问题,钟伟均悉数相告。雷帆、张七凤、刘伟供述,钟伟在饭桌上反复强调,自己透露这些内容冒了巨大风险,如果他出了问 题,其他人都跑不掉。  经了解,事后张七凤对花200万元购买王林案信息的事有些反悔。雷帆很不高兴,认为钟伟是冒着巨大风险的,遂请刘伟帮忙说合。经刘伟劝说,张七凤最后同意向钟伟付钱。  张七凤交代,8月12日,她与钟伟在萍乡一酒店内见面,并亲手将装着50万元现金的纸袋放进钟伟车内。去见钟伟前,她曾向刘伟表示担心,怕钟伟事后不认账,刘伟便借给她一支录音笔。由于钟伟和雷帆有所警觉,她没有使用成。  钟伟交代,拿到钱的当晚,在雷帆安排下,他与律师侯某在市内某汗蒸馆秘密约见,又透露了一些关键案情。几天之后,钟伟便用收来的钱买了一辆宝马车。  钟伟的种种反常行为引起公安机关警觉,9月9日,钟伟被警方立案审查,雷帆、张七凤和刘伟此后也相继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如今,四名涉案人员均承认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  “我愧对人民警察这个称号,给人民警察这个光荣的集体抹了黑。”钟伟已深刻意识到了他“执法犯法”带给警察形象的伤害和亲人的痛楚,他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而身处这起事件“风暴眼”的刘伟,同样对自己为了追求独家新闻,罔顾新闻从业规范和法律底线参与其中,表达了深深的悔恨:“我参与了其中,一定是违法的”。他坦言,他与张七凤、雷帆等人的这些往来,只是为了获得“别人拿不到的”独家一手信息。  “我非常热爱新闻事业,也为它倾尽所有努力,却因为这件事,把一切都断送了,实在是太不值得了……”说到这里,他泣不成声。他说,希望同行们以 此为戒敲响警钟,再想要的信息也应通过合法途径取得,决不能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刘伟同时表示,通过这段时间的认真思考,他对整个案件也做了深刻的反思,深 深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确实违了法:第一,自己用非正常手段向王林专案组成员打听案件进展信息,这不仅违反了新闻采访有关规定,而且还涉嫌非法获取专案秘密; 第二,在案件后期,自己客观上推动了王林前妻向专案组成员行贿,欲使王林脱罪、减罪,这也涉嫌共同行贿。“我认罪服法,现在只希望这场噩梦早点结束,早日 回到家人身边,开始新的生活。”  据了解,根据案件办理进展、犯罪嫌疑人违法犯罪事实及其具体情节,公安机关决定对刘伟取保候审,钟伟、雷帆、张七凤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此前,公安部专案组已向南方都市报等媒体通报了该案的进展情况。

2015年11月1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指挥下,中国、加纳两国司法执法和外交部门密切配合,将外逃至加纳的“百名红通人员”赵汝恒成功缉捕并押解回国。  赵汝恒,男,1964年10月出生,原系山东省惠民县鲁洁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涉嫌指使他人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偷逃税款并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侵占公司资产,涉案金额巨大,2012年9月外逃加纳共和国,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号码A-5608/7-2014。  为逃脱法律制裁,潜逃加纳的赵汝恒频繁变换住址和联系方式,曾先后7次逃脱加方实施的抓捕行动。此次赵汝恒最终落网再次说明,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枪口,外逃腐败分子迷途知返、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  赵汝恒是“天网”行动以来成功到案的第17名公开曝光“百名红通人员”。

10月4日,来自四川广元的肖先生一家和南京朱先生一家在青岛遭遇“”事件。在本报等多家媒体持续追踪报道后,15日下午,山东旅游局发 布消息称,旅游部门近日通过电话向青岛“天价虾”事件中的2位游客道歉,并表达了邀请他们担任山东省旅游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的意愿。“希望他们继续关注山 东旅游,为山东旅游献计献策,提出宝贵意见。”山东旅游局同时肯定了两名游客理性的维权态度和较高的综合素质。对此,广元的肖先生表示,他拒绝了山东旅游局的这个提议。  15日傍晚,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已回广元正常上班的肖先生。他说,15日下午自己接到了山东省旅游局一位工作人员电话,双方电话里沟通良好,对方提出了邀请他担任山东省旅游监督员的意愿,但他婉言拒绝了。  “我之所以拒绝,是有原因的。”肖先生说,自己在广元上班很忙,几乎没有出差去山东的机会,这次国庆出游本是全家比较难得的一次团聚的亲子游。 因此,即使受邀担任,自己几乎到不了山东,也实际上发挥不了监督员的作用。最重要一点,他在电话中也告诉了这名工作人员:“到现在为止,从我个人来说,我不愿意再去青岛。到现在,除了市北区物价局打个电话道了歉,当地其他相关部门没见到真诚的道歉,好象这事拖几天十几天,肯定就过去了。”  不过,肖先生反复强调说,山东旅游局能主动提议,在他看来这是正面的姿态,遇到问题了能坦诚接受监督和批评。不过,他不太能理解的是,他在电话中明确拒绝了这个建议,不久后山东方面的一些媒体就发布了这个消息,但并没有提及他拒绝的回应。

分类:利发国际

时间:2016-05-01 08: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