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南昌大学校长被控受贿2千万 受审称遭刑讯逼供

  • 分类:利发国际

原标题:“明星校长”当庭称曾遭刑讯逼供  本报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欧阳方星《中国青年报》(2015年11月24日04版)  11月17日,历时8天,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周文斌案终于结束了“第二轮一审”,周文斌也再次在法庭上回顾了自己主政高校之路。  2013年5月,担任南昌大学校长逾10年的周文斌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唯一一个“211”高校正职校长。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该案在南昌市中院的一审断断续续持续了24天,并未判决。2015年11月,该案继续一审,检方依然指控其受贿2200万元、挪用公款5800万元,辩方依然主张绝大多数指控并不存在。  周文斌是2002年年底以改革者的姿态入主南昌大学的。那时的周文斌信心满满。他认为,南昌大学的改革步伐落后于江西省大多数本科院校,新校区百废待兴,自己“不怕事多”,“希望所有的事情一起做,只要想到的事情就全部铺开”,甚至“事情越多,我胃口越好,睡觉越香”。  速度与魄力,胆识与改革,这些曾经贴在正厅级校长周文斌身上的标签,如今正是控辩双方交锋所在。    南昌大学教师赵强(化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2003年秋,刚开工9个月的前湖校区就迎来了首批新生。他当年任辅导员,有6个学生刚报到,“一拍屁股就回去了”,“当时就是荒郊野外,要校门没校门,很多地方都是泥巴地”。  新校区建设的启动者是刚刚上任的校长周文斌。时年42岁的他也是江西省最年轻的重点大学校长。很多大学此时刚步入1999年开始的扩招时代,高校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巨大但普遍资金紧张,而周文斌之前执掌东华理工学院(现东华理工大学)1年多曾展露出过人的引资才华。  社会资金开始与前湖校区联姻。2003年年初,周文斌履新刚1个月,就开始引入社会资本:江西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办公室向南昌大学介绍了一家港资企业。  2006年9月,耗时4年、总投资30亿元、面积3600亩的前湖校区建成并全面投入使用。  今年11月9日,公诉人当庭提出,南昌大学、东华理工学院的部分项目没有招标。根据法律规定,施工单项合同估算价在2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必须进行招标。基于此,公诉人指控,为了获得工程承接等利益,9名商人向周文斌行贿合计人民币约1880万元。  一名涉案商人的证言显示,通过招商活动,他在江西师范大学、南昌工程学院获得的部分项目,也没有经过招标。  周文斌并不这么理解。他辩称,前述招标规定只适用于工程,但在BOT模式(建设-经营-转让)或BT模式(建设-移交)中,谁来施工由投资方决定,在投资方将项目移交给学校之前,学校并无项目产权,没有资格替其招标。公诉人追问:如何确定投资方。周文斌回答:投资方都是招商引资找到的,法律没有规定招商引资必须招标,“法无禁止,我们就可以做”。  BOT模式和BT模式正是前湖校区兴建中采用的重要模式。该校区的大学生食堂和购物街是由某港资企业投资并运营20年,之后学校再收回产权。多栋学生公寓均为企业先行投资,学校14年后双倍等额返还。某些室外园林工程,学校也选择4年8期归还工程款。  “现在可能会存在‘招商选资’,以前叫‘招商引资’,能引到就不错啦,捡到篮子里就是菜。”周文斌认为,在资金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有人来投资他们求之不得,“如果要在南昌建立一个汽车厂,难道我们还要让奔驰和宝马去竞争吗?”  公诉人追问:既然认为采用BOT模式的项目都是招商引资而来、不需要招投标,那么为何南昌大学第四期学生公寓、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等一系列工程却有招投标文件?  周文斌回答:那是投资方委托学校招投标,如果投资方不委托学校招投标,它也可以自己招投标。  至于受贿,周文斌坚称只收过10万元港币(约合8万元人民币),其余有罪供述均是刑讯逼供得来的。  周文斌的做法曾遭到过质疑。他在东华理工学院任职末期的项目是4栋学生公寓和1栋学生食堂。这些项目同样没有招标,而是由企业先行投资2300万元,14年后学校收回产权,再向投资方返还本利4400万元。东华理工学院一名时任校领导透露,此事至少上过4次校党委会或专题会,一些校领导不赞成这种做法,想照旧使用银行贷款,但是,“周文斌的想法比较超前”。  “最后我拍板说,我是法人代表(应为法定代表人——记者注)校长,这些事情我可以做主,出了问题也由我来负责。”周文斌在2003年春天的一次访谈中回忆,许多后来流行的做法,当时在江西尚无先例。  在那次访谈中,他显然为这些感到自豪:东华理工学院的老食堂通过BOT模式改造,“投资达五六千万元,学校一分钱也没有花”;上任短短1年多,东华理工学院各项建设总投入达3亿元,两个校区面积一千六七百亩,仅次于江西农大、华东交大,办学规模列江西第二。    前湖校区同样迈入建设的快车道。这个远离市区的新校区并没有配套教师住房用地,周文斌想了个办法。今天看来,他走了一招险棋。  我国住房商品化改革彼时才刚刚上路。福利分房在1998年退出历史舞台,两年后国家叫停住房实物分配,原有的“单位建房”也呈现向“社会供房”演变之势。“南昌大学决定自己走一条路,通过和开发商合作,用团购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周文斌把目光投向社会。  这让周文斌受到挪用公款5875万元的指控。  2003年4月1日,江西某地产公司与江信国际公司签订协议,获得江信国际花园二期90亩地块的开发承包权。该地块距前湖校区仅七八公里。该地产公司应在30日内向江信国际公司先支付3000万元承包费。  需要向江信国际公司支付费用的还有南昌大学。4天之后,学校与该公司签订了《商品房订购协议书》。根据协议,2003年4月底,南昌大学将25%的总价款(即3675万元)作为房价预付款支付给了江信国际公司。  周文斌坦言,预付款原则上应由教师支付,但当时房型、购房资格、房屋分配名单均未确定,而项目又宜马上启动,“所以,学校先代为支付了预付款,这是商业活动中的一种商业安排”,为的是加快办事进度。  2004年8月左右,团购房分配协议确定。教师交钱之后,截至2006年,3675万元预付款分多次回到了南昌大学账上。  争议就此产生。公诉人指控,所谓预付款,实为用公款变相替某地产公司支付了本应由其承担的项目承包费及启动资金,且周文斌从中获得了100万元感谢费。对此,某地产公司沈姓商人在供词中予以承认。  该商人也是被指控向周文斌行贿的9名商人之一,曾在东华理工学院完成过4个项目。  周文斌却当庭表示,3675万元纯属预付款,不存在感谢费一事。  公诉人质疑:预付款的条款是否经过校长办公会或校党委会同意。周文斌解释:这两个会议一般只研究项目是否立项,不会讨论合同细节,但是,自己与其他校领导、职能部门讨论过这个条款,并由自己最后拍板。  公诉人再质疑:商品房预售应该符合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和房屋预售许可证等一系列条件,而该项目交预付款时尚不符合预售条件。周文斌回答:预付款不等于预售,他签的是团购合同,而不是预售合同。  这个备受期待的地产项目有7栋,其中4栋是南昌大学的500套团购房,合同价1.47亿元,购置面积共7万平方米,较小的户型也有140平方米。尽管代价高于福利分房,但2100元/平方米的整体均价,也比周边市场价低200元/平方米。每隔半个月,南昌大学都要派人去工地看看。  事情再次起了变化。2004年3月,南昌市有关部门要求该项目在原土地款基础上追加2200万元。沈姓商人称,他们公司一时无力支付,而如果不能按期缴纳,江信国际公司会收回该地块的开发承包权。  在与有关部门协调无果之后,周文斌决定由南昌大学先出这笔钱。  这个决定同样没经过校长办公会或校党委会讨论。周文斌认为,既然团购房项目已经通过,那么,与此相关的事,只要他拿得准,作为学校法定代表人就可以直接决定,“这是在我职权范围内的”。2008年以后,南昌大学才出台规定,要求“重大项目的调整”要经过集体讨论。  “在没有别的办法的前提下,由学校来支付增加款,也是一个解决办法,应该说是当时比较现实的解决办法,否则做不成项目,谁得利呢?谁也没得利。”在法庭上,周文斌依然坚持当初的想法。  2200万元在2004年7月转入某地产公司账号。截至当年11月,公司分两次将钱归还。  在检察机关看来,这是典型的挪用公款。公诉人称,周文斌违反财务规定,未经任何程序直接要求学校将公款汇至地产公司,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辩护律师则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商业模式。    新校区建设的同时,学校软件配套也获得发展。  2003年,南昌大学后勤服务中心更名为后勤服务集团,物业、餐饮、园林、驾校等公司先后成立,从次年开始,集团所有工资福利不再依赖南昌大学。在周文斌看来,此番后勤社会化改革走在了全国高校前列。  按照检方指控,这些发展成绩背后伴随有权钱交易。公诉人称,为了得到提拔留任、工作支持、子女入职等关照,南昌大学多个处室、二级学院、附属单位的负责人向周文斌行贿共计人民币130万元,另有购物卡、卡地亚手表、iPad mini等物品。  对于这些问题,周文斌认为大部分属实,但性质绝非受贿,有相当一部分系下级单位逢年过节发的福利或补贴。  据后勤服务集团吴姓总经理的证言显示,集团每年向学校上交利润后,学校会返还其中10%给集团领导作为奖励款。由于认为集团取得效益离不开校长支持,他建议拿出部分奖励款给周文斌表示感谢。从2009年到2013年,每年春节都是如此。  学校人事处、教务处、社科处等科室的福利来源,则包括省人才奖励基金、劳务费、文印费、双学位经费、展板制作费等。这些福利本属于部门员工,但一般也会给周文斌等分管领导留一份,只是不入账。周拿到的数额,每次5000元~1万元不等。  “我也批评过他们,说不要不要,大家把工作做好就行了。但是你要知道,中国是讲人情的社会,过年过节的时候人家拿过来,好像把我当作人家单位的一个成员,而不在于钱多钱少。你把这个都退回去,那么大家会开心吗?”周文斌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一开始我会想,哎呀算了算了,都给职工吧,我也不缺这个。但是他们不肯,反反复复,我也不愿意为这个事拖拖拉拉,所以才收下。”  周文斌认为,虽然没有明确流程,但“约定俗成”的是,各下属单位有一定财权和福利经费,那么,福利发多少、发给谁由发放单位决定,“从习惯的角度来讲,你分管哪个部门,这个部门的收益给你一份,情理上是可以接受的”。  周文斌的辩护律师、北京中关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明勇不同意受贿的说法。他举例,一名刘姓教师2003年7月被提拔为正处级干部,但其被指控的第一笔行贿却在5年后的春节,金额为5000元,那时他担任人事处处长,“这不合行贿的常理”。  公诉人则表示,法律并未规定事后感谢的时间限制,时隔较长不影响罪名成立。  在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周文斌说:“我们单位前同事给我的钱和物(大部分)的确都收了,我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应该是没有遵守廉政准则,没有做到相应党纪要求,对此我有深刻的认识,也愿意接受相应的纪律处分。至于性质的认定,我服从法庭的裁决。”  以往在讲台上,周文斌乐于向国外校长、官员介绍治校和改革经验,题目包括中国高校的改革、大学校长的领导艺术、中国高等教育。他的分享平台是南昌大学国际交流学院的援外培训和短期交流项目,该学院是在其任上建立的,截至2013年,留学生从17名增加到700多名,来自70多个国家。  类似消息以前经常出现在南昌大学官网上。周文斌曾是家里的骄傲,家中老人经常上党校官网了解儿子最近又在做什么。但在周文斌2013年5月10日接受组织调查后,这些消息随着他的简历一起从官网上消失了。  “如果他没当校长,就不会遇到这么多事情了。”周文斌的姐姐旁听庭审后感叹。  本报南昌11月23日电编辑:

原标题:中国科大量子研究成果荣登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榜首  中新社合肥12月11日电 (记者 吴兰)11日,欧洲物理学会新闻网站“物理世界”公布了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领域的十项重大突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陆朝阳等完成的“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态”的研究成果名列榜首。  今年2月26日,国际权威期刊《自然》杂志以封面标题的形式发表了中国科大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实现多自由度量子体系的隐形传态这一研究成果。  该项研究工作打破了国际学术界从1997年以来只能传输基本粒子单一自由度的局限,为发展可扩展的量子计算和量子网络技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国际量子光学专家Wolfgang Tittel教授在同期《自然》撰文评论:“该实验实现为理解和展示量子物理的一个最深远和最令人费解的预言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并可以作为未来量子网络的一个强大的基本单元。”  据了解,“物理世界”网站在每年年底组织评选出十项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的物理学成果。近年入选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之榜首的成果有:2014年,欧洲航空局罗塞塔号探测器着陆彗星;2013年,南极观察站探测到宇宙高能中微子;2012年,欧洲核子中心发现希格斯玻色子。

12月8日下午消息,据大号@互联网的那点事 今日爆料,滴滴出行北京总部今日遭到出租车围堵,大量出租车司机在其楼下进行“抗议”,周围停有多辆警车。  自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展开专车业务后,国内多个城市曾出现出租车司机抗议打车软件的行为。最近一次发生在12月7日,青岛市福州路南向北方向,樱花小镇附近,多位出租车司机围攻滴滴专车司机,后经警方介入现场秩序才得以稳定。  出租车司机们此前曾多次向媒体表示,滴滴等打车软件以“专车”等形式鼓励私家车进行营运,破坏了市场秩序,损害出租车司机的利益。  截止发稿,滴滴方面对此事件不予置评。

本报讯(记者 周根山)12月16日,记者从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获悉,今年11月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833件,处理6565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5037人。  引人关注的是,11月有4名省部级干部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而上个月也有2名省部级干部受到处分,使今年以来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受到处分的省部级干部上升到8人。这有力地说明,对顶风违纪者绝不手软,无论职位高低,只要违反纪律,必然受到相应惩处,而且越往后执纪越严。  梳理2015年9至11月的数据,记者发现:11月与9月、10月相比,查处问题数分别增加38.5%、26.9%,处理人数分别增加41.3%、 31.5%,给予党纪政纪处分人数分别增加46.3%、44.9%。这说明,一方面,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铁面纠“四风”始终力度不减、驰而不息;另一方 面,“四风”病原体尚存,必须强化执纪力度,形成持续震慑,坚决防止“四风”反弹。  11月,排名前三位的问题依次是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违规收送礼品礼金、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分别为1091件、858件、789件,各占总数的22.6%、17.8%、16.3%。  来源:

原标题:台课纲或定调慰安妇不写被迫 被痛批维护日本皇民史观  台课纲或定调慰安妇不写被迫 被痛批维护“日本皇民史观”  【环球网综合报道】由台湾“教育部长”吴思华亲手挑选的17人专家小组成员之一、前“总统府国史馆馆长”林满红日前表示,小组初步已达成共识,17项争议中有12项直接改回课纲微调前。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2月23日消息,台湾自由作家黄智贤23日在脸书上痛批表示悲痛,她说这些“教育部”所聘请的专家,“正在告诉我们,做台湾人,是没有价值的。”  黄智贤称,慰安妇一生惨受蹂躏,至今还等不到历史给予她们的名誉回复。有的青春少女,是在上学途中被抓走,有的是被骗,有的是被卖掉。日本政府至今不肯对他们道歉认错赔偿,而我们的“教育部”专家小组,竟然坚持不肯在慰安妇这三个字前,加入“被迫”这两个字。而这样一来,也就是说慰安妇不写被迫、光复台湾改成“接收”台湾、不写“日本殖民时期”;“这是可以列入国际笑话的专家课纲共识,流露了对日本皇民史观的曲意维护, 对日本在二战时期暴行的掩盖。”  黄智贤嘲讽这样的课纲,“台湾光复节该废了吧!那以后光复北路光复南路,要改成接收北路、接收南路了。”  报道称,黄智贤质疑课纲微调小组历经2年,走完所有法定程序,“教育部”竟然可以因为违法和暴力的抗争,就自弃立场,向暴力和台独立场妥协,答应重审课纲微调。  黄智贤批评该小组荒谬地说要以“中性文字”取代“情绪化”的价值判断写历史。但是就算坚持中性,黄智贤还是质疑“请问写慰安妇是被迫的,写台湾是光复,写日本殖民台湾,有哪一句不是忠于史实?”  黄智贤脸书截图  以下是黄智贤脸书全文:  国际低级笑话之---不可以写慰安妇是被迫  “教育部”聘请的专家,正在告诉我们,做台湾人,是没有价值的。  这,让我悲痛。  “教育部长”吴思华亲手挑选的17人专家小组,其中林满红宣称,小组初步达成共识,17项争议,有12项直接改回课纲微调前。  也就是说,慰安妇不写“被迫”,光复台湾改成“接收”台湾,不写“日本殖民时期”等等。  这是可以列入国际笑话的专家课纲共识,流露了对日本皇民史观的曲意维护, 对日本在二战时期暴行的掩盖。  可耻。  为什麽课纲微调小组历经2年,走完所有法定程序,“教育部”竟然可以因为违法和暴力的抗争,就自弃立场,向暴力和台独立场妥协,答应重审课纲微调?  小组荒谬地说,要以“中性文字”取代“情绪化”的价值判断写历史。  就算坚持中性,请问写慰安妇是被迫的, 写台湾是光复, 写日本殖民台湾,有哪一句不是忠于史实?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于台北市公会堂(今中山堂)举行,图为装饰的会场大门彩牌。    请问专家小组,开罗宣言是不是说:“日本自中国人所得到的所有领土,比如东三省、台湾及澎湖群岛,应该‘归还’给中国”?  台湾是被归还给中国的, 请问用“光复”哪里不对?  归还的意思难道不懂吗?  巴黎曾经被德国纳粹占领长达4年。1944年,才在联军协助下光复了巴黎。  请问历史课本可以不讲“光复巴黎”,而记载“接收巴黎”吗?  请问韩国教科书是怎麽记载韩国土地重回韩国人民手中的?难道也用“接收”?  那以后台湾光复节该废了吧 !那以后光复北路、光复南路,要改成接收北路、接收南路了。  资料图:日本占领下的台湾旧影。    17人专家小组成员之一林满红说,小组可能不用日据与日治,而含混使用“日本时期”!  美国在独立建国之前,就是英国殖民地。  美国有哪一本教科书,是不用“英国殖民”、“殖民地政府”, 讲述那段历史的吗?  既然是英国殖民致府,那段时期,不就是“英国殖民统治”?  历史学者难道可以假装那段史实不是日本殖民统治?  为什么连教科书,都不能写“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不能出现“日据时期”,而可能要含糊写成“日本时期”?  殖民政府,是一个历史事实。可以因为要美化日本殖民统治,要掩盖淡化日本对中国侵略, 竟然连历史事实都要扭曲吗?  纳粹用武力占领法国长达四年,请问是该用“德国时期”, 还是用“德国占领时期”形容那段时期比较正确?  台独总是说,可是台湾是中国心甘情愿送给日本的,日本政府统治台湾有“合法性”。但日本发动的甲午战争,是侵略战争,在历史上毫无疑义。中国是被逼割地,而不是自愿割地。《马关条约》签约时,日本的军队还在中国土地上。中国是在武力胁迫下,不得不签,不得不割让台湾。  台湾是中国的土地,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强抢台湾。日本战败之后,台湾归还给中国。这样如果不是“光复”,什么才是“光复”?如果不用光复,就要用“返还”或“归还”。怎能用“接收”?用接收的意思,难道不是要表明,台湾不是中国之地?    使用理由荒诞绝伦,可以列入国际笑柄。小组成员中山女中老师李彦龙说,不必特别强调“被迫”,他问过高中女生,没有一个人认为慰安妇不是被迫的。既然大家都知道是被迫的,那何必写被迫?  专家小组要不要去问问韩国政府是怎么写这一段教科书的?要不要去问美国国会?要不要问联合国?联合国明载,日本强征的各国慰安妇是不人道,违反人性的。还建议被害国家联合申遗,将慰安妇历史列入人类文化历史中。日本却还用经费要胁不准这麽做。  事实上,严谨一点讲,连“慰安妇”这个词都不该使用。因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直接称被日本军强征的慰安妇是“被强迫的性奴隶”。台湾现存的慰安妇,只有两位,其余的人,都在等不到公平的对待以前,抱憾以终。  慰安妇一生惨受蹂躏,至今还等不到历史给予她们的名誉回复。有的青春少女,是在上学途中被抓走,有的是被骗,有的是被卖掉。日本政府至今不肯对他们道歉认错赔偿,而我们的“教育部”专家小组,竟然坚持不肯在慰安妇这三个字前,加入“被迫”这两个字。  一位女性,被日本殖民政府抓走, 被迫做性奴隶, 毁了一生。还要被台独说是自愿的。被“前总统”李登辉说, 问题都解决了。  而在教科书中有一群人坚持绝不可写“被迫”这两个字。这样的课纲,难道没有违反人性与人道?难道没有违反历史史实?难道没有违反联合国宪章与宣言,违反人类文明?责任编辑:

南昌大学校长被控受贿2千万 受审称遭刑讯逼供

原标题:“明星校长”当庭称曾遭刑讯逼供  本报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欧阳方星《中国青年报》(2015年11月24日04版)  11月17日,历时8天,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周文斌案终于结束了“第二轮一审”,周文斌也再次在法庭上回顾了自己主政高校之路。  2013年5月,担任南昌大学校长逾10年的周文斌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唯一一个“211”高校正职校长。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该案在南昌市中院的一审断断续续持续了24天,并未判决。2015年11月,该案继续一审,检方依然指控其受贿2200万元、挪用公款5800万元,辩方依然主张绝大多数指控并不存在。  周文斌是2002年年底以改革者的姿态入主南昌大学的。那时的周文斌信心满满。他认为,南昌大学的改革步伐落后于江西省大多数本科院校,新校区百废待兴,自己“不怕事多”,“希望所有的事情一起做,只要想到的事情就全部铺开”,甚至“事情越多,我胃口越好,睡觉越香”。  速度与魄力,胆识与改革,这些曾经贴在正厅级校长周文斌身上的标签,如今正是控辩双方交锋所在。    南昌大学教师赵强(化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2003年秋,刚开工9个月的前湖校区就迎来了首批新生。他当年任辅导员,有6个学生刚报到,“一拍屁股就回去了”,“当时就是荒郊野外,要校门没校门,很多地方都是泥巴地”。  新校区建设的启动者是刚刚上任的校长周文斌。时年42岁的他也是江西省最年轻的重点大学校长。很多大学此时刚步入1999年开始的扩招时代,高校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巨大但普遍资金紧张,而周文斌之前执掌东华理工学院(现东华理工大学)1年多曾展露出过人的引资才华。  社会资金开始与前湖校区联姻。2003年年初,周文斌履新刚1个月,就开始引入社会资本:江西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办公室向南昌大学介绍了一家港资企业。  2006年9月,耗时4年、总投资30亿元、面积3600亩的前湖校区建成并全面投入使用。  今年11月9日,公诉人当庭提出,南昌大学、东华理工学院的部分项目没有招标。根据法律规定,施工单项合同估算价在2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必须进行招标。基于此,公诉人指控,为了获得工程承接等利益,9名商人向周文斌行贿合计人民币约1880万元。  一名涉案商人的证言显示,通过招商活动,他在江西师范大学、南昌工程学院获得的部分项目,也没有经过招标。  周文斌并不这么理解。他辩称,前述招标规定只适用于工程,但在BOT模式(建设-经营-转让)或BT模式(建设-移交)中,谁来施工由投资方决定,在投资方将项目移交给学校之前,学校并无项目产权,没有资格替其招标。公诉人追问:如何确定投资方。周文斌回答:投资方都是招商引资找到的,法律没有规定招商引资必须招标,“法无禁止,我们就可以做”。  BOT模式和BT模式正是前湖校区兴建中采用的重要模式。该校区的大学生食堂和购物街是由某港资企业投资并运营20年,之后学校再收回产权。多栋学生公寓均为企业先行投资,学校14年后双倍等额返还。某些室外园林工程,学校也选择4年8期归还工程款。  “现在可能会存在‘招商选资’,以前叫‘招商引资’,能引到就不错啦,捡到篮子里就是菜。”周文斌认为,在资金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有人来投资他们求之不得,“如果要在南昌建立一个汽车厂,难道我们还要让奔驰和宝马去竞争吗?”  公诉人追问:既然认为采用BOT模式的项目都是招商引资而来、不需要招投标,那么为何南昌大学第四期学生公寓、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等一系列工程却有招投标文件?  周文斌回答:那是投资方委托学校招投标,如果投资方不委托学校招投标,它也可以自己招投标。  至于受贿,周文斌坚称只收过10万元港币(约合8万元人民币),其余有罪供述均是刑讯逼供得来的。  周文斌的做法曾遭到过质疑。他在东华理工学院任职末期的项目是4栋学生公寓和1栋学生食堂。这些项目同样没有招标,而是由企业先行投资2300万元,14年后学校收回产权,再向投资方返还本利4400万元。东华理工学院一名时任校领导透露,此事至少上过4次校党委会或专题会,一些校领导不赞成这种做法,想照旧使用银行贷款,但是,“周文斌的想法比较超前”。  “最后我拍板说,我是法人代表(应为法定代表人——记者注)校长,这些事情我可以做主,出了问题也由我来负责。”周文斌在2003年春天的一次访谈中回忆,许多后来流行的做法,当时在江西尚无先例。  在那次访谈中,他显然为这些感到自豪:东华理工学院的老食堂通过BOT模式改造,“投资达五六千万元,学校一分钱也没有花”;上任短短1年多,东华理工学院各项建设总投入达3亿元,两个校区面积一千六七百亩,仅次于江西农大、华东交大,办学规模列江西第二。    前湖校区同样迈入建设的快车道。这个远离市区的新校区并没有配套教师住房用地,周文斌想了个办法。今天看来,他走了一招险棋。  我国住房商品化改革彼时才刚刚上路。福利分房在1998年退出历史舞台,两年后国家叫停住房实物分配,原有的“单位建房”也呈现向“社会供房”演变之势。“南昌大学决定自己走一条路,通过和开发商合作,用团购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周文斌把目光投向社会。  这让周文斌受到挪用公款5875万元的指控。  2003年4月1日,江西某地产公司与江信国际公司签订协议,获得江信国际花园二期90亩地块的开发承包权。该地块距前湖校区仅七八公里。该地产公司应在30日内向江信国际公司先支付3000万元承包费。  需要向江信国际公司支付费用的还有南昌大学。4天之后,学校与该公司签订了《商品房订购协议书》。根据协议,2003年4月底,南昌大学将25%的总价款(即3675万元)作为房价预付款支付给了江信国际公司。  周文斌坦言,预付款原则上应由教师支付,但当时房型、购房资格、房屋分配名单均未确定,而项目又宜马上启动,“所以,学校先代为支付了预付款,这是商业活动中的一种商业安排”,为的是加快办事进度。  2004年8月左右,团购房分配协议确定。教师交钱之后,截至2006年,3675万元预付款分多次回到了南昌大学账上。  争议就此产生。公诉人指控,所谓预付款,实为用公款变相替某地产公司支付了本应由其承担的项目承包费及启动资金,且周文斌从中获得了100万元感谢费。对此,某地产公司沈姓商人在供词中予以承认。  该商人也是被指控向周文斌行贿的9名商人之一,曾在东华理工学院完成过4个项目。  周文斌却当庭表示,3675万元纯属预付款,不存在感谢费一事。  公诉人质疑:预付款的条款是否经过校长办公会或校党委会同意。周文斌解释:这两个会议一般只研究项目是否立项,不会讨论合同细节,但是,自己与其他校领导、职能部门讨论过这个条款,并由自己最后拍板。  公诉人再质疑:商品房预售应该符合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和房屋预售许可证等一系列条件,而该项目交预付款时尚不符合预售条件。周文斌回答:预付款不等于预售,他签的是团购合同,而不是预售合同。  这个备受期待的地产项目有7栋,其中4栋是南昌大学的500套团购房,合同价1.47亿元,购置面积共7万平方米,较小的户型也有140平方米。尽管代价高于福利分房,但2100元/平方米的整体均价,也比周边市场价低200元/平方米。每隔半个月,南昌大学都要派人去工地看看。  事情再次起了变化。2004年3月,南昌市有关部门要求该项目在原土地款基础上追加2200万元。沈姓商人称,他们公司一时无力支付,而如果不能按期缴纳,江信国际公司会收回该地块的开发承包权。  在与有关部门协调无果之后,周文斌决定由南昌大学先出这笔钱。  这个决定同样没经过校长办公会或校党委会讨论。周文斌认为,既然团购房项目已经通过,那么,与此相关的事,只要他拿得准,作为学校法定代表人就可以直接决定,“这是在我职权范围内的”。2008年以后,南昌大学才出台规定,要求“重大项目的调整”要经过集体讨论。  “在没有别的办法的前提下,由学校来支付增加款,也是一个解决办法,应该说是当时比较现实的解决办法,否则做不成项目,谁得利呢?谁也没得利。”在法庭上,周文斌依然坚持当初的想法。  2200万元在2004年7月转入某地产公司账号。截至当年11月,公司分两次将钱归还。  在检察机关看来,这是典型的挪用公款。公诉人称,周文斌违反财务规定,未经任何程序直接要求学校将公款汇至地产公司,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辩护律师则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商业模式。    新校区建设的同时,学校软件配套也获得发展。  2003年,南昌大学后勤服务中心更名为后勤服务集团,物业、餐饮、园林、驾校等公司先后成立,从次年开始,集团所有工资福利不再依赖南昌大学。在周文斌看来,此番后勤社会化改革走在了全国高校前列。  按照检方指控,这些发展成绩背后伴随有权钱交易。公诉人称,为了得到提拔留任、工作支持、子女入职等关照,南昌大学多个处室、二级学院、附属单位的负责人向周文斌行贿共计人民币130万元,另有购物卡、卡地亚手表、iPad mini等物品。  对于这些问题,周文斌认为大部分属实,但性质绝非受贿,有相当一部分系下级单位逢年过节发的福利或补贴。  据后勤服务集团吴姓总经理的证言显示,集团每年向学校上交利润后,学校会返还其中10%给集团领导作为奖励款。由于认为集团取得效益离不开校长支持,他建议拿出部分奖励款给周文斌表示感谢。从2009年到2013年,每年春节都是如此。  学校人事处、教务处、社科处等科室的福利来源,则包括省人才奖励基金、劳务费、文印费、双学位经费、展板制作费等。这些福利本属于部门员工,但一般也会给周文斌等分管领导留一份,只是不入账。周拿到的数额,每次5000元~1万元不等。  “我也批评过他们,说不要不要,大家把工作做好就行了。但是你要知道,中国是讲人情的社会,过年过节的时候人家拿过来,好像把我当作人家单位的一个成员,而不在于钱多钱少。你把这个都退回去,那么大家会开心吗?”周文斌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一开始我会想,哎呀算了算了,都给职工吧,我也不缺这个。但是他们不肯,反反复复,我也不愿意为这个事拖拖拉拉,所以才收下。”  周文斌认为,虽然没有明确流程,但“约定俗成”的是,各下属单位有一定财权和福利经费,那么,福利发多少、发给谁由发放单位决定,“从习惯的角度来讲,你分管哪个部门,这个部门的收益给你一份,情理上是可以接受的”。  周文斌的辩护律师、北京中关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明勇不同意受贿的说法。他举例,一名刘姓教师2003年7月被提拔为正处级干部,但其被指控的第一笔行贿却在5年后的春节,金额为5000元,那时他担任人事处处长,“这不合行贿的常理”。  公诉人则表示,法律并未规定事后感谢的时间限制,时隔较长不影响罪名成立。  在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周文斌说:“我们单位前同事给我的钱和物(大部分)的确都收了,我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应该是没有遵守廉政准则,没有做到相应党纪要求,对此我有深刻的认识,也愿意接受相应的纪律处分。至于性质的认定,我服从法庭的裁决。”  以往在讲台上,周文斌乐于向国外校长、官员介绍治校和改革经验,题目包括中国高校的改革、大学校长的领导艺术、中国高等教育。他的分享平台是南昌大学国际交流学院的援外培训和短期交流项目,该学院是在其任上建立的,截至2013年,留学生从17名增加到700多名,来自70多个国家。  类似消息以前经常出现在南昌大学官网上。周文斌曾是家里的骄傲,家中老人经常上党校官网了解儿子最近又在做什么。但在周文斌2013年5月10日接受组织调查后,这些消息随着他的简历一起从官网上消失了。  “如果他没当校长,就不会遇到这么多事情了。”周文斌的姐姐旁听庭审后感叹。  本报南昌11月23日电编辑:

原标题:中国科大量子研究成果荣登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榜首  中新社合肥12月11日电 (记者 吴兰)11日,欧洲物理学会新闻网站“物理世界”公布了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领域的十项重大突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陆朝阳等完成的“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态”的研究成果名列榜首。  今年2月26日,国际权威期刊《自然》杂志以封面标题的形式发表了中国科大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实现多自由度量子体系的隐形传态这一研究成果。  该项研究工作打破了国际学术界从1997年以来只能传输基本粒子单一自由度的局限,为发展可扩展的量子计算和量子网络技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国际量子光学专家Wolfgang Tittel教授在同期《自然》撰文评论:“该实验实现为理解和展示量子物理的一个最深远和最令人费解的预言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并可以作为未来量子网络的一个强大的基本单元。”  据了解,“物理世界”网站在每年年底组织评选出十项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的物理学成果。近年入选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之榜首的成果有:2014年,欧洲航空局罗塞塔号探测器着陆彗星;2013年,南极观察站探测到宇宙高能中微子;2012年,欧洲核子中心发现希格斯玻色子。

12月8日下午消息,据大号@互联网的那点事 今日爆料,滴滴出行北京总部今日遭到出租车围堵,大量出租车司机在其楼下进行“抗议”,周围停有多辆警车。  自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展开专车业务后,国内多个城市曾出现出租车司机抗议打车软件的行为。最近一次发生在12月7日,青岛市福州路南向北方向,樱花小镇附近,多位出租车司机围攻滴滴专车司机,后经警方介入现场秩序才得以稳定。  出租车司机们此前曾多次向媒体表示,滴滴等打车软件以“专车”等形式鼓励私家车进行营运,破坏了市场秩序,损害出租车司机的利益。  截止发稿,滴滴方面对此事件不予置评。

本报讯(记者 周根山)12月16日,记者从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获悉,今年11月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833件,处理6565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5037人。  引人关注的是,11月有4名省部级干部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而上个月也有2名省部级干部受到处分,使今年以来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受到处分的省部级干部上升到8人。这有力地说明,对顶风违纪者绝不手软,无论职位高低,只要违反纪律,必然受到相应惩处,而且越往后执纪越严。  梳理2015年9至11月的数据,记者发现:11月与9月、10月相比,查处问题数分别增加38.5%、26.9%,处理人数分别增加41.3%、 31.5%,给予党纪政纪处分人数分别增加46.3%、44.9%。这说明,一方面,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铁面纠“四风”始终力度不减、驰而不息;另一方 面,“四风”病原体尚存,必须强化执纪力度,形成持续震慑,坚决防止“四风”反弹。  11月,排名前三位的问题依次是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违规收送礼品礼金、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分别为1091件、858件、789件,各占总数的22.6%、17.8%、16.3%。  来源:

原标题:台课纲或定调慰安妇不写被迫 被痛批维护日本皇民史观  台课纲或定调慰安妇不写被迫 被痛批维护“日本皇民史观”  【环球网综合报道】由台湾“教育部长”吴思华亲手挑选的17人专家小组成员之一、前“总统府国史馆馆长”林满红日前表示,小组初步已达成共识,17项争议中有12项直接改回课纲微调前。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2月23日消息,台湾自由作家黄智贤23日在脸书上痛批表示悲痛,她说这些“教育部”所聘请的专家,“正在告诉我们,做台湾人,是没有价值的。”  黄智贤称,慰安妇一生惨受蹂躏,至今还等不到历史给予她们的名誉回复。有的青春少女,是在上学途中被抓走,有的是被骗,有的是被卖掉。日本政府至今不肯对他们道歉认错赔偿,而我们的“教育部”专家小组,竟然坚持不肯在慰安妇这三个字前,加入“被迫”这两个字。而这样一来,也就是说慰安妇不写被迫、光复台湾改成“接收”台湾、不写“日本殖民时期”;“这是可以列入国际笑话的专家课纲共识,流露了对日本皇民史观的曲意维护, 对日本在二战时期暴行的掩盖。”  黄智贤嘲讽这样的课纲,“台湾光复节该废了吧!那以后光复北路光复南路,要改成接收北路、接收南路了。”  报道称,黄智贤质疑课纲微调小组历经2年,走完所有法定程序,“教育部”竟然可以因为违法和暴力的抗争,就自弃立场,向暴力和台独立场妥协,答应重审课纲微调。  黄智贤批评该小组荒谬地说要以“中性文字”取代“情绪化”的价值判断写历史。但是就算坚持中性,黄智贤还是质疑“请问写慰安妇是被迫的,写台湾是光复,写日本殖民台湾,有哪一句不是忠于史实?”  黄智贤脸书截图  以下是黄智贤脸书全文:  国际低级笑话之---不可以写慰安妇是被迫  “教育部”聘请的专家,正在告诉我们,做台湾人,是没有价值的。  这,让我悲痛。  “教育部长”吴思华亲手挑选的17人专家小组,其中林满红宣称,小组初步达成共识,17项争议,有12项直接改回课纲微调前。  也就是说,慰安妇不写“被迫”,光复台湾改成“接收”台湾,不写“日本殖民时期”等等。  这是可以列入国际笑话的专家课纲共识,流露了对日本皇民史观的曲意维护, 对日本在二战时期暴行的掩盖。  可耻。  为什麽课纲微调小组历经2年,走完所有法定程序,“教育部”竟然可以因为违法和暴力的抗争,就自弃立场,向暴力和台独立场妥协,答应重审课纲微调?  小组荒谬地说,要以“中性文字”取代“情绪化”的价值判断写历史。  就算坚持中性,请问写慰安妇是被迫的, 写台湾是光复, 写日本殖民台湾,有哪一句不是忠于史实?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于台北市公会堂(今中山堂)举行,图为装饰的会场大门彩牌。    请问专家小组,开罗宣言是不是说:“日本自中国人所得到的所有领土,比如东三省、台湾及澎湖群岛,应该‘归还’给中国”?  台湾是被归还给中国的, 请问用“光复”哪里不对?  归还的意思难道不懂吗?  巴黎曾经被德国纳粹占领长达4年。1944年,才在联军协助下光复了巴黎。  请问历史课本可以不讲“光复巴黎”,而记载“接收巴黎”吗?  请问韩国教科书是怎麽记载韩国土地重回韩国人民手中的?难道也用“接收”?  那以后台湾光复节该废了吧 !那以后光复北路、光复南路,要改成接收北路、接收南路了。  资料图:日本占领下的台湾旧影。    17人专家小组成员之一林满红说,小组可能不用日据与日治,而含混使用“日本时期”!  美国在独立建国之前,就是英国殖民地。  美国有哪一本教科书,是不用“英国殖民”、“殖民地政府”, 讲述那段历史的吗?  既然是英国殖民致府,那段时期,不就是“英国殖民统治”?  历史学者难道可以假装那段史实不是日本殖民统治?  为什么连教科书,都不能写“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不能出现“日据时期”,而可能要含糊写成“日本时期”?  殖民政府,是一个历史事实。可以因为要美化日本殖民统治,要掩盖淡化日本对中国侵略, 竟然连历史事实都要扭曲吗?  纳粹用武力占领法国长达四年,请问是该用“德国时期”, 还是用“德国占领时期”形容那段时期比较正确?  台独总是说,可是台湾是中国心甘情愿送给日本的,日本政府统治台湾有“合法性”。但日本发动的甲午战争,是侵略战争,在历史上毫无疑义。中国是被逼割地,而不是自愿割地。《马关条约》签约时,日本的军队还在中国土地上。中国是在武力胁迫下,不得不签,不得不割让台湾。  台湾是中国的土地,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强抢台湾。日本战败之后,台湾归还给中国。这样如果不是“光复”,什么才是“光复”?如果不用光复,就要用“返还”或“归还”。怎能用“接收”?用接收的意思,难道不是要表明,台湾不是中国之地?    使用理由荒诞绝伦,可以列入国际笑柄。小组成员中山女中老师李彦龙说,不必特别强调“被迫”,他问过高中女生,没有一个人认为慰安妇不是被迫的。既然大家都知道是被迫的,那何必写被迫?  专家小组要不要去问问韩国政府是怎么写这一段教科书的?要不要去问美国国会?要不要问联合国?联合国明载,日本强征的各国慰安妇是不人道,违反人性的。还建议被害国家联合申遗,将慰安妇历史列入人类文化历史中。日本却还用经费要胁不准这麽做。  事实上,严谨一点讲,连“慰安妇”这个词都不该使用。因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直接称被日本军强征的慰安妇是“被强迫的性奴隶”。台湾现存的慰安妇,只有两位,其余的人,都在等不到公平的对待以前,抱憾以终。  慰安妇一生惨受蹂躏,至今还等不到历史给予她们的名誉回复。有的青春少女,是在上学途中被抓走,有的是被骗,有的是被卖掉。日本政府至今不肯对他们道歉认错赔偿,而我们的“教育部”专家小组,竟然坚持不肯在慰安妇这三个字前,加入“被迫”这两个字。  一位女性,被日本殖民政府抓走, 被迫做性奴隶, 毁了一生。还要被台独说是自愿的。被“前总统”李登辉说, 问题都解决了。  而在教科书中有一群人坚持绝不可写“被迫”这两个字。这样的课纲,难道没有违反人性与人道?难道没有违反历史史实?难道没有违反联合国宪章与宣言,违反人类文明?责任编辑:

分类:利发国际

时间:2016-09-13 03:04:19